曾参与香港反国教、雨伞等运动的三名香港学生领袖抵台

2015-07-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曾参与香港反国教、雨伞等运动的三名香港学生领袖抵台。(夏小华摄影)
曾参与香港反国教、雨伞等运动的三名香港学生领袖抵台。(夏小华摄影)

曾参与香港反国教、雨伞等运动的三名香港学生领袖抵台,参与台湾太阳花、反课纲等运动的学生座谈。香港学生提醒,要认清运动过程中的对手是谁,在香港其实不是香港政府,在台湾也不是台湾政府,港台社运面对的对手都是北京。香港学生也提到,在香港搞运动的最大阻力,在于普遍香港人认知有钱赚、吃饱就好,上街争什么民主?

全台湾学生串联的反黑箱课纲运动遍地烽火进行之际,一个社运交流思辩的平台--「哲学『非』星期五@台北」,周二晚间举办「雨伞与太阳花的交会—从香港看台湾」座谈,邀请香港反国教、反洗脑及雨伞运动的张秀贤、罗冠聪、钟礼谦等三位重要青年领袖,与台湾参与太阳花及反黑箱课纲运动的学生,交换彼此在街头作战的心得和策略。

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香港中文大学大三生张秀贤提到,「学民思潮」只是高中生组织,本来没有知名度,多亏梁振英把国民教育列为施政重点,使议题被炒热,吸引更多学生加入。不过香港很崇尚中产阶级,中产会保护学生,但也会说:「学生快去读书,正事交给大人来做」。

张秀贤说:「所以当时香港人也有这么强烈的概念,虽然到现在好像好一点,但这个概念还是存在啊,譬如每到考试公布成绩的时候,记者就会找他们说、问(学民思潮、参与学运的)学生成绩如何啊,所以反课纲的(台湾)同学要注意啦!」参与座谈的台湾学生响起笑声。

张秀贤提到,梁振英上台后,当时的教育局长属亲北京人士,学民思潮每天追着他,坚持要求与教育局长公开见面,因为如果接受闭门秘密见面,全体公信力就会没了,学生团体立意单纯,不是要去妥协,与政党也刻意保持距离。

张秀贤还说,因为香港主流媒体大都是亲北京媒体,不会去报导学运诉求,只把焦点放在学生运动怎么暴力、激进,所以他们就用脸书宣传去反击,当时宣传战,一个星期在全香港摆一百多个地方,学民思潮有两百多个高中生,仅少数教授成员,他一个人负责管理所有加入的团体和成员,就是害怕被渗透。

张秀贤接着说:「因为我们的对手其实不是只是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实力其实不是太强,真正的对手是在北京嘛!譬如说台湾你真正的对手,也不是台湾政府,你真正的对手其实是在对岸。」他强调,学生在香港教育制度发展里没有角色,关于课纲、国教,只问老师、家长,如果家长不ok,也没办法推动,家长最有影响力。

张秀贤指出:「反国教令我影响最多的是,你要认清你的对手,要知道整个制度里面,谁才是大哥,如果你牢牢地掌握这个大哥的话,你可能得到成功的机会比较多,特别是在整个教育制度里面,我们学生其实没有话语权的。」

张秀贤提到,反国教启发他的是,关于课程问题,尤其是历史课、国教等具政治敏感的科目,最终是要争取民主的制度,除了学生、还需要不同的人参与,才可望解决问题。

学民思潮秘书处主席钟礼谦则坦言,反国教运动虽创造出香港史上中学生的大团结,但反国教之后,学民思潮遭遇低潮,因为刚开始只是因为单一议题集结,没有想过帮助基层、公益、要求民主选举等议题,当时曾讨论要结束或保留,有些人退出,大部份人继续向前走。学民思潮开始意识到,反国教不是单纯的教育问题,背后关联到政治问题,因为香港政府不是透过普选选出的政府,不需要向七百多万香港人负责,所以归结最后就是没有民主的选举。

钟礼谦补充说:「香港人对中学生的看法就是很单纯、政治的事情非常地脏,中学生不应该去干扰它或接触它,所以我们有不少的同学的家庭都会给一些压力给他们,甚至有些学生的家人是亲北京的人,他们认为什么民 主不重要的只要我可以吃、可以睡、可以住,就可以了。」

钟礼谦表示,香港人根深蒂固的这种观念,源自于港英政府领政时,不希望香港人或华人干扰英国人统治香港,因此给予香港人很多福利政策,这不只造成学生运动、乃至香港社会运动面对的最大困难。

这场座谈,在狭小的咖啡馆地下室挤满上百人,其中包括中学生、大学生、中学老师、学生、社会人士、台独人士、在台港生,也有远从中南部来的学生,及太阳花运动的学运领袖。

特约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