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台逾290天 异议人士刘兴联从台湾转往加拿大获庇护

2019-07-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抵达加拿大渥太华机场,早两个月抵加拿大的颜伯钧前往接机。(刘兴联提供)
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抵达加拿大渥太华机场,早两个月抵加拿大的颜伯钧前往接机。(刘兴联提供)
Photo: RFA

台湾政府成功协助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转往加拿大接受政治庇护。刘兴联感谢加拿大和台湾政府,也呼吁台湾尽快通过《难民法》,作为亚洲自由民主人权灯塔。非政府组织人士认为,刘兴联持有联合国难民总署核发的难民证,是他能加快赴第三地并获得加大拿接受的主因。

中国异议人士刘兴联滞留台湾超过290天,在9个多月后,最终成功入境台湾,并获台湾政府协助转赴加拿大请求庇护。

 

 

刘兴联在台湾时间22日上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我现在在渥太华,已经到了渥太华住宿,一切都非常好、非常顺利。渥太华的朋友提供很大帮助,非常感谢加拿大政府提供非常大的帮助,也感谢中华民国政府对我的照顾。”

刘兴联表示,台湾的移民局官员一路护送他登上飞机,他是该航班最后一位登机者。他20日搭乘中华航空,先到温哥华再转往渥太华。在入境加拿大时,加拿大移民局派翻译接待他,协助办里通关,抵达渥太华之后,救援团队接机,安排他住宿及后续生活问题,曾与他一同滞留台湾机场的中国异议人士颜伯钧也到机场接机。

 

刘兴联7月20日离开台湾桃园国际机场前往加拿大展开新人生。(刘兴联提供)
刘兴联7月20日离开台湾桃园国际机场前往加拿大展开新人生。(刘兴联提供) Photo: RFA

刘兴联:持移民签证进入加拿大

刘兴联说:“我是移民签证进入加拿大的,因为我本身的难民身分是得到他们认可的。”

对于在颜伯钧、刘兴联之后,陆续有“实名反习”陆生李家宝、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中国大陆秋雨教会基督徒一家六口和数十位香港示威者赴台,都希望寻求台湾政治庇护。

刘兴联说:“台湾应尽快通过难民法,对以后过来的同胞就有法可依了。因为我们要捍卫中华民国政府这一盏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明灯,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颜、刘两人成功赴加国 有联合国难民证作依据

担任颜伯钧、刘兴联在台湾的担保人、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会主席曾建元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台湾政府协助颜、刘两人的案件,在台湾营救异议人士的工作方面增加了经验。

 

2019年5月19日,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颜克芬抵达加拿大渥太华。(颜克芬提供)
2019年5月19日,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颜克芬抵达加拿大渥太华。(颜克芬提供)

曾建元说:“这次就是以联合国难民证作为主要认定的依据,过去我们对联合国难民证和联合国难民机制比较没有接触,这一次等于开了一个先例,也对于持有联合国难民证的人可以协助他们到第三国,建立一种合作的机制。”

曾建元说,对于各种短期庇护,也就是还没有《难民法》、无法给予正式庇护之下,在台湾短期居留、收容问题,台湾并没有相关安排和机制,必须依赖民间团体协助,如果人数少问题不大,但如果人数多或个案状况复杂,就需要政府有安置场所,提供生活照顾、医疗服务,维护一个人的生存权和尊严,呼吁政府应及早透过行政制度规划,考虑这个问题。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右)、颜克芬过境转机申请政治庇护,在台湾桃园机场滞留逾100小时。移民署将两人安置在机场酒店房间内,阻隔媒体采访。(颜克芬提供)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右)、颜克芬过境转机申请政治庇护,在台湾桃园机场滞留逾100小时。移民署将两人安置在机场酒店房间内,阻隔媒体采访。(颜克芬提供)

难民研究者贝岭:若香港恶化为军管 恐成千上万港人赴台

中正大学难民项目研究员贝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台湾由于跟香港有极好的签证互惠制度,大部份持香港身分证、尤其持英国当年颁给数百万人英国护照的人,他们第一个要来的地方就是台湾。台湾必须做好这样的准备,只要香港警察无力控制这样的局面,或者他们在香港特区政府要求下---因为香港没有军队,他的军队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旦军队介入,等同军管。悲观一点想,如果这个局面持续演化,可能到今年底就有成千上万的香港人会前往台湾。”

贝岭认为,一方面台湾应为此感到骄傲,香港示威者不要去威权国家,而选择相同文化语言而民主自由的台湾,而且香港人平均素质和教育程度远远高于中国难民。但另一方面台湾应做好万全准备,应该要面对而不是围堵。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刘兴联与颜伯均滞留台机场12天,遭酒店赶出后已另行安置。(颜伯均提供)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刘兴联与颜伯均滞留台机场12天,遭酒店赶出后已另行安置。(颜伯均提供)

即便过去异议人士透露赴泰国取得联合国难民总署核发的难民证存在着一定困难和人身安全风险。贝岭分析,有意循颜伯钧、刘兴联模式,以台湾作中介转到第三地者,先到泰国曼谷取得联合国难民总署核发的难民证是项作法,能减轻台湾和第三国的鉴别负担。他曾前往泰国了解联合国难民总署核发难民证的程序,包括面试、给予临时保护证,和经过近十位政治庇护专家做的评审和研究。

贝岭认为,抗争者的暴力化和黑社会对于抗争者的暴力化是非常复杂的问题,香港示威者必须认清他们的对手不是香港特区政府而是北京政府,了解自己的强项和短项,不要以卵击石,只有坚持和平非暴力,才能获得国际社会同情。

 

资料图片:2018年9月27日,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刘兴联(左),与新公民运动成员颜伯均(右),两人自泰国搭机抵达台湾转机时,请求政治庇护。(颜伯均提供)
资料图片:2018年9月27日,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刘兴联(左),与新公民运动成员颜伯均(右),两人自泰国搭机抵达台湾转机时,请求政治庇护。(颜伯均提供)

刘兴联和颜伯钧去年9月27日从曼谷抵达台湾后,滞留在桃园国际机场的管制区内达4个多月,在民间团体协助下,今年1月30日先出境到第三国,再由“永久和平发展协会”以专业交流名义邀请访台,1月31日重新入境,等待转送第三国。颜伯钧在今年5月18日先自台湾离境赴加拿大。

对刘兴联赴加拿大一事,移民署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不便对此案做说明。陆委会也说,不对个案评论,在台湾《难民法》草案尚未通过情况下,政府会整体考虑国际惯例、台湾相关法律规范、人权保障和国际视听等方面来处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