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派三大法座齐聚台湾 为世界及港台和平祈福

2019-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藏传佛教格鲁派祈愿大法会2号在台北登场,三位格鲁派仁波切同台祈福、讲经、辩经。(记者夏小华摄)
2019年藏传佛教格鲁派祈愿大法会2号在台北登场,三位格鲁派仁波切同台祈福、讲经、辩经。(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之一、格鲁派祈愿大法会2日起连续3天在台北登场,为世界和平,也为台湾与香港祈福。主办单位透露,因中国颁布赴台自由行禁令,有约50名中国大陆的信徒无法到场,十分遗憾。

2019年格鲁祈愿大法会2号在台北登场,约有1200名藏传佛教格鲁派信徒汇聚祈福。甘丹赤巴-洛桑丹增仁波切,夏巴曲杰-洛桑多杰仁波切,以及蒋孜曲杰-果硕仁波切,三大法座同台诵经讲课。3日则将举行格鲁派宗喀巴大师成佛600年纪念仪式。

 

 

香港市民持续两个月的反送中行动,已经发生多起港警暴力镇压、大逮捕,和白衣人殴打民众事件传出,甚至外界担心会有解放军进行干预。

 

藏传佛教诺诺格西。(记者夏小华摄)
藏传佛教诺诺格西。(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参与法会的西藏喇嘛诺诺格西(西藏佛学博士)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法会也会为香港祈福:“不管是香港,我们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有任何的困难,我们都希望他们能以善巧的方法、用善意解决问题,所以我们都会回向(分享、回馈、感恩)给他们,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诺诺格西说,这是台湾第二次举办格鲁祈愿法会,甘丹赤巴仁波切2日在台上讲经就提到,通过修行解决、断除所有的烦恼。

台湾佛教徒图敦法愿说,格鲁派是俗称的黄教,有台湾佛教团体在台湾举办格鲁派法会,就不需远赴南印度参加,仁波切告诉信徒,佛陀如何在身为人的时候,靠修行一步步修道成佛。

 

2019年藏传佛教格鲁祈愿大法会2号在台北登场,三位格鲁派仁波切同台祈福。(记者夏小华摄)
2019年藏传佛教格鲁祈愿大法会2号在台北登场,三位格鲁派仁波切同台祈福。(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西藏喇嘛并在三大法座前进行辩经,透过辩论探求佛法真理。

陆禁赴台自由行 约50名大陆信徒遗憾无法赴台

主办单位、台湾格鲁总会秘书长刘金钗说,今年是格鲁派宗喀巴大师成佛600年,全世界格鲁派信徒,都会举行法会,为世界也会为香港祈福。从佛法角度看,身在同一个国家是一种“共业”,呼吁执政者智慧处理,让香港和平,不要有暴力发生,也希望香港朋友保重自己。

 

台湾格鲁总会秘书长刘金钗。(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格鲁总会秘书长刘金钗。(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刘金钗提到,原有上百位中国信徒已经报名,突然因为中国宣布禁止陆客赴台自由行,最后约50人没办成自由行签证无法赴台。

刘金钗说:“有中国大陆法友之前已有报名,后来因为7月30、7月31日接到通知,8月1日个人自由行就不能进来。所以有些人都很失望,几乎都是打电话或写微信说,他们都很难过没办法一起来为世界祝祷,参加这个盛会,因为很难得,三位法座同时莅临台湾,为大家祈福、为世界和平祝祷。”

《西藏的天空》杂志主编卢惠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也提到,今年他们第二年在格鲁法会外,摆摊贩售雪域出版社出版的达赖喇嘛等藏传佛教有关书籍,发现和去年有些差异。

卢惠娟说:“去年印象很深刻,有不少拿人民币要给我,今年一个都没有!早上倒是有几位香港朋友,他的口音就是香港人,要这些文集,来自中国的信徒就没有。”

 

格鲁派夏巴曲杰仁波切。(记者夏小华摄)
格鲁派夏巴曲杰仁波切。(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卢惠娟提到,2号上午甘丹赤巴仁波切讲“菩提心”,提到要利益他人,不能只有自己好,要视众生如母,将一切生命看成是自己的母亲,要有慈心、悲心,所以对佛教徒来说,香港人像是自己的亲人,这个法会也要回向给港人。

西藏流亡高僧 为今香港流亡者祈福

卢惠娟提到,此次赴台的三位法座中的两位法座甘丹赤巴仁波切、和夏巴曲杰仁波是一九五九年跟着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从西藏翻越喜马拉雅山逃亡到印度。在1960年时,印度有个巴萨难民营,两人在难民营也过了一段辛苦的生活,印度政府后来才提供南印度的定居点让格鲁派三大寺在印度重建、传承。

 

《西藏的天空》杂志主编卢惠娟。杂志封面为格鲁派甘丹赤巴仁波切。(记者夏小华摄)
《西藏的天空》杂志主编卢惠娟。杂志封面为格鲁派甘丹赤巴仁波切。(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卢惠娟说:“西藏民谣里有提到,中共刚开始进到西藏的时候,说的话是花言巧语,像杜鹃一样好听,后来就露出鹞鹰,进行掠夺的本色。”

卢惠娟说,家乡变色,主人变共产党,藏人不得已流亡,格鲁派三大法座至今无法回自己家乡办祈愿法会。同样的情况在香港,回归中国才20多年, “温水煮青蛙”,这2个月反送中行动,港人必须出来做最后的呼唤,虽结果似不乐观,很多年轻香港人也被迫向外逃亡。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