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后代、流亡作家古华:中国阅兵是俊男美女的「艺文表演」

2015-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流亡海外的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夏小华摄影)
流亡海外的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夏小华摄影)

北京将举行九三抗战胜利大阅兵,作为参与抗战青年军的国军后代、流亡作家古华嘲讽将是俊男美女的「艺文表演」。前辈曾参与中国远征军的流亡民运人士潘晴则直指,这是实行专制意识型态的政权,所作的一次所谓暴力美学的展示。

旅居海外的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在台北举办「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国际研讨会」,流亡海外的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直指共军不但没有领导抗战,还勾结日军、打国军,不断搞内斗,且事实上掀起了内战,而习近平居然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欺骗全世界。

对于北京将举办九三抗日胜利大阅兵,郭国汀说:「中国人有一句话说:『我是流氓我怕谁!』他想做的就是这么回事,他也明明知道这抗日战争是怎么回事,他居然敢这样做,贪天之功归为己有,那只能是这种心态,也就是『指鹿为马』和『我是流氓我怕谁』。」

郭国汀接受本台访问时,对将赴邀参加北京阅兵的外国元首,也作出了评价。他说:「这些国家的元首,实际上不是认可共产党领导了抗战,而是认可了人民币,就是在国际交往中,他们主要是经济利益考量,对于他们来讲,是没有原则,只有利益。」

郭国汀还说:「那我们的连战先生啊,非常遗憾的,我们在网路上看到,他居然这么厚着脸皮到北京去参加阅兵,我昨天看到这个消息,我就说了一句话,我说他这是『无耻的勇敢』,他真的很勇敢,但是是无耻的勇敢。」

郭国汀认为,连战贵为国民党的领袖,也许连战是有把柄被中共抓住,所以不得不「勇敢」!而共产党故意邀国民党高干出席,目的在「强暴他的精神」,而且欺骗那些对历史真相不清楚的中国人。

郭国汀在演讲中表示,从毛泽东、胡锦涛到习近平,都称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称共产党领导抗战成功,但是从共产党在抗战中的战略和实际作为,就可证明不是事实。郭国汀说,共产党当时自称是「一分抗战、二分对付、七分发展」,而二分对付的是国民党,一个党在抗日战争时奉行这个战略,有没有可能领导抗战?不言而喻。

郭国汀还说,毛泽东在一九三九年的九月份,就居然跟日本人秘密建立了交易,而新四军在华中地区,也跟日本人建立了秘密交易。事后,毛泽东曾答覆两个日本的首相和一位美国的记者,那三次都明确地说,日本政府不用道歉,共产党要谢谢你,要是没有日本人打老蒋,共产党永远也不可能夺取政治权利,这是铁的事实,都已经出现了。

郭国汀并指出,最重要的是,从十多名共军的上将、中将,都在自传、回忆录里承认,一九三九年九月以后,共军几乎就没有再打日军,他们打了很多仗,但打的是「伪军」,也就是打抗日的国民党军队,而且以此作为他们的功劳和功勋,纪录在自传和回忆录里。

出席这场研讨会的中国流亡作家古华,以「我是抗战青年军的后代」为题,发表演说。古华说,国军跟日本作战,总结有四十四次重大战役,最近看到有大陆学者研究,十四年抗战,国军伤亡应超过一千万。古华说,父亲战后回到家乡、湖南嘉禾县府里做事,常教他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和「义勇军进行曲」这些抗战歌曲,结果四九年后,义勇军进行曲,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

古华说:「当时父亲和叔叔上前线作战,祖父祖母天天在家拜观音、吃斋祈求观音老母,保佑两个儿子在前线平安。」古华还说:「祖父祖母做很多修桥铺路的慈善事,说起来很悲惨,一九四九年以后,我祖父祖母手牵着手被迫去街上讨饭,父亲被抓走,也管不了他们,祖父母死的时候,还死在他们捐钱修的庙里头。」

对于北京将举行抗战胜利大阅兵,古华接受本台访问时说:「他们好像在做文艺表演,就是整齐划一,而且他那迈的阵步都像舞步,搞那些俊男美女,都是男的一米八五、女的一米七五,都很漂亮,而且都是细腰、细胳膊、细腿,我倒觉得这不太像军人,是吧,军人就应该高高矮矮、胖胖瘦瘦、威武雄壮,是吧,不能像一些演员,而且是经过挑选的演员,我觉得意义不大。」

前辈曾参与中国远征军的流亡民运人士潘晴表示,他觉得中共在四九年夺取政权后,随着经济发展、国力增加,习近平作起了「中国梦」,这隐含着非常深的险恶野心。潘晴说:「他为了攫取,不光是四九年以后中国的所有的荣光,他现在还想攫取四九年之前,以中华民国、以蒋介石先生所领导的,不管是十四年也好、八年抗战也好,建立的所有的荣光,他认为这才是中共举行九三阅兵最深沉的目的。」

潘晴批判习近平是「无耻之徒」,而在他看来,北京的九三阅兵,则是一个实行专制意识型态的政权,所作的一次暴力美学的展示。

特约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