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导演杜琪峰辞金马评审 台湾吁大陆停止干扰

2019-09-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中国影片退赛,今年金马奖将不见中国影人受奖。(摘自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
因中国影片退赛,今年金马奖将不见中国影人受奖。(摘自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

 

在中国官方禁止中国影视圈参加将在今年11月举行的金马奖之后,香港导演杜琪峰意外闪辞本届金马奖评审团主席,改由台湾导演王童接任。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陈明祺呼吁中国大陆停止以政治干扰影视文化交流。

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19号宣布,“原订担任第56届金马奖评审团主席的导演杜琪峰,现因与电影投资方的制作合约所限,提出请辞评审主席工作。杜琪峯导演表示,为此带来的不便,他深感抱歉。金马执委会以及主席李安对杜导演的处境表示理解,也祝福杜导演新作顺利。”

 

 

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并发布,由7座金马得主的王童导演,接替杜琪峰,担任第56届金马奖评审团主席。

第56届金马奖入围名单将于10月1日公布,11月23日举行颁奖典礼。在距离颁奖典礼只剩2个月,评审团主席突然请辞,外界指向与中国官方上月宣布禁止中国影片和影艺人士参加金马奖,具有连带关系。

 

陆委会副主委陈明祺呼吁中国大陆停止以政治干扰影视文化交流。(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陆委会副主委陈明祺呼吁中国大陆停止以政治干扰影视文化交流。(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在台湾,主管两岸事务的大陆委员会副主委陈明祺19号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此事,也认定是中国官方打压金马的后续效应,对香港导演杜琪峰请辞金马评审团主席表示遗憾。

陈明祺表示,金马奖是华人电影界最具指标性的殊荣,呼吁中国政府不要政治干扰。

陈明祺说:“我们这样的一个包容多元的创作环境,我们对于电影工作者创作自由的尊重,这是让金马奖成为所有华语电影工作者所尊重的国际奖项。我们呼吁大陆停止以政治的因素干扰影视文化交流,让两岸和海外华语工作者能够借着金马奖这个平台,分享彼此电影创作的成果。”

台湾导演:政治使今年金马乌烟瘴气

台湾导演杨力州20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对于杜琪峰请辞金马评审团主席,表示难过,但尊重每一位创作者的决定。

 

金马影展闭幕片《夕雾花园》。(摘自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
金马影展闭幕片《夕雾花园》。(摘自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

杨力州提到,金马奖自1996年起开放中国大陆电影作品参赛,1996年最佳剧情片,就是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该片成为第一部得到金马奖的大陆影片。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90年代反映“文革”题材影片中唯一一部在中国通过审查的代表作,后来在中国大陆遭到禁播,但是在台湾金马大放异彩。

杨力州说:“(对中国大陆影片)开放的那一年,也是他们得奖的第一年。透过这样一个竞逐的平台,好不容易金马奖成为一个华人最重要跟最公平的电影竞赛的舞台,但是要摧毁他也非常容易,很可惜。”

杨力州说,金马奖是华人电影圈期待的年度盛事,今年受政治力介入,变得乌烟瘴气,令人沮丧。

 

金马影展开幕片《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摘自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
金马影展开幕片《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摘自金马影展脸书粉丝页)

学者:金马起于动荡飘摇 世界巨星伊莉莎白泰勒曾是颁奖人

台湾政治大学广电学系教授、影评人陈儒修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杨力州拍摄华语电影50年流金岁月的《我们的那时此刻》纪录片,回顾“金马奖”起于台湾动荡飘摇的历史。

陈儒修说:“第一年(颁奖是)1987年解严之后,开始走向奥斯卡模式,就是先公布入围名单,再颁奖。那时候请的第一个国际的影星就是伊莉沙白泰勒,这么一个大的红牌好莱坞明星来这边颁奖,后来陆陆续续有很多世界各国的影人都来参加,逐渐接纳香港电影、中国电影,和全世界海内外的华人电影。”

陈儒修表示,今年受外交、国际情势,中国鸭霸作风影响,造成中国电影、香港电影退赛,影人不敢参加,并不意外,站在包容、同情立场,能够理解,事实上,不能参加金马是中国电影和电影人的损失,绝不是台湾的损失。

陈儒修说,金马接纳华语世界、海外华裔、两岸三地的影片,超越政治、国家、民族和文化的隔阂,不像香港金像奖和中国金鸡百花奖设限当地影片参赛的封闭性,更不像中国金鸡百花是官方办的奖项,创作自由度受限。

 

金马影展脸书公布第56届金马奖评审团主席、香港导演杜琪峰请辞,由台湾导演王童接任。(截自金马影展脸书)
金马影展脸书公布第56届金马奖评审团主席、香港导演杜琪峰请辞,由台湾导演王童接任。(截自金马影展脸书)

陈儒修提到,第50届金马奖勇夺最佳影片的,就是新加坡新锐导演陈哲艺的小品《爸妈不在家》,打败了王家卫导演的大制作《一代宗师》,那一年评审团主席,就是李安。

陈儒修认为,今年是华语电影圈非常好的一年,金马奖不会因为中国、香港电影拒赛失色。

台湾电影人会否可能“自我审查”而不敢参加今年金马奖?杨力州导演和陈儒修教授都感叹,不无可能。

陈儒修说:“我不否认中国电影产业受到中共政府的控制,会去记说谁去走红地毯、谁去参加金马奖电影,可能会有秋后算帐的可能性。我会同情与理解这些影人的决定。但相对地我们很多台湾的导演、台湾的演员,很清楚知道他们的根在台湾,他们的观众,他们希望对话的对象是台湾的观众,他们不是以中国市场、票房跟中国的观众为首要的考虑。”

陈儒修认为,台湾社会这么开放,什么尺度的电影都可拍、可碰,像新片《返校》,就是挑战台湾白色恐怖政治戒严的话题。当创作自由度不受限制,才能不违背艺术本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申铧  网编:瑞哲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