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大陆片的金马 资深导演李行:有什么影响?

2019-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第56届金马奖颁奖(台視提供)
第56届金马奖颁奖(台視提供)

 

台湾第56届金马奖日前落幕,对于中国政府禁令大陆影片参展,金马奖影展主席李安表示,“我们的双臂手永远是敞开的”。

“我要将《光明之日》这首歌,送给在香港坚持理想、、、”

尽管在中国官方下禁令抵制不参加的敏感氛围,上周六(23日)在台北举行的第56届金马奖,仍然有台湾电影人大声撑香港。

 

 

台湾金马得奖人撑香港:致自由

取材自台湾威权统治白色恐怖时代背景,获颁最佳原创电影歌曲、《返校》的《光明之日》创作音乐人卢律铭,手握金马在颁奖台上鼓舞着香港抗争者:“活下去,才有希望,因为在未来,才会有人知道这一切,多么得来不易。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你们的心中,可以阳光普照,致自由!”

以奇幻寓言形式描述极权统治者控制、剥削人心故事的《金鱼》,勇夺最佳动画短片。得奖人王登钰致词时也心系香港:“原本以为这部做的是一部预言,没想到竟然变成是现实,现实竟然胜过动画的想像,香港的现况令人非常的悲痛。”

中国大陆官方禁止中国作品、人员参赛,并刻意改期在同一天举办中国金鸡奖,令不少电影人被迫“选边站”。英国《卫报》就以《华语奥斯卡》为题,报道北京增强对台湾的打压,而金马奖主席李安则“张开双臂欢迎华语电影”。

李安是在金马奖颁奖典礼结束后受访,回应美联社记者提问:“中国禁止他们的电影从业人员跟电影来参加这届金马奖,对于金马奖是不是一个损失?李安导演对这件事情有什么评论?”

第56届金马奖颁奖(台視提供)
第56届金马奖颁奖(台視提供)

金马主席李安:张开双臂欢迎华语电影

李安说:“这个不好评论嘛,大家都晓得,损失当然损失,你可以看到不管是星光、参展的作品,当然我们最好的作品,我个人觉得不会比每一年的差,我们今年还是有很好的作品。”李安话未说完,现场响起掌声。

李安表示,不讳言,这次参加数量总体比过去单薄。在这么多前辈的努力和呵护,金马成长到一个在华语电影的大家庭一样:“这个东西不是有政治,不是有任何东西,而是我们做电影的亲切感,一种凝聚力,在金马这个地方,我相信所有来参加过的人都感觉到他有回家,朋友相濡以沫,互相帮助切磋的氛围,来过金马奖会非常怀念金马奖,所以我们大家非常珍惜。”

李安强调:“政治的情形是我们不愿意见到的,可是我们也必须面对,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 我去年有讲,希望我们这个文化能够尊重做艺术做电影的人,因为我们是没有分别的,我们是互相互爱的,相亲相爱的,每年都在这边印证到,我希望能够永远下去,今年少一点我们当然会有遗憾,可是我们的双手永远是张开的。”

李安说,“只要是说中文、华语的电影导演,我们欢迎你来。外面世界我们也管不了,作为电影人,我们有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我们非常的珍惜,非常希望这个世界为我们做电影的多一份尊重。”

在28年的时间内拍了52部电影,90岁高龄的李行导演,日前获颁台南艺术大学名誉博士。(台南艺术大学提供)
在28年的时间内拍了52部电影,90岁高龄的李行导演,日前获颁台南艺术大学名誉博士。(台南艺术大学提供)

被誉为“台湾电影教父”、90岁的李行导演,今年也在台下全程观看颁奖典礼。对中国、香港电影未参加金马,是否有影响?李行25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直率地说:“有什么影响?你今天看嘛,有没有什么影响?”

李行说,这个问题要问李安(金马奖主席)、闻天祥(金马奖执行长),他个人置身度外,没有意见。

李行接着就谈到李安的用心:“他也很辛苦啊,今天我看报纸才晓得,他昨天晚上到每一个得奖的影片,在大家欢聚的时候,他每一个地方都去,搞到天亮四点多钟都还没有完,所以他也是蛮高兴,鼓励年轻一代的影视创作,给年轻一代有机会表现。”

第56届金马奖颁奖(台視提供)
第56届金马奖颁奖(台視提供)

李行:纵使港片、大陆片参赛 台湾年轻一代今年还是强出头

李行提到今年的片子都很强,年轻一代有机会出头:“他们本来就很强,今年大陆没有来,大陆来的话,我觉得他们这些年轻一代的片子,还是可以强出头,票房也好,票房好的不得了。”

对中国大陆、香港影人纷纷缺席,李行说:“我不晓得他们为什么不来,当然是大陆限制他们不能参加金马奖嘛,我们也尊重他们的决定,我们没有意见 。过去50几年香港都来参加,现在因为大陆不来,香港人要争取大陆的市场,当然就不来了。”

对金马奖的走向,未来若仍遭遇政治力干预有何建议?李行说,他不主其事,没有意见:“大陆要怎么做现在也不知道,明年他是不是还是要这样我不晓得,但是昨天看他的新闻,他们明年起金鸡奖每年评选,往年是轮流,百花一年,金鸡一年,现在他们每年金鸡奖都要办,那也是很好,我想现在他们要重视金鸡奖,对大陆来讲也是件好事情。”

曾在李安执导的《禧宴》拿下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的冯光远,25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他长久以来主张,中国作为专制独裁国家,中国电影剧本内容仍受官方掌控筛选,先不谈意识型态,光是受庞大党国资本发展的中国电影,和多靠辅导金支持的艰困台湾电影,在制片各方面的条件,明显不成比例的对比。

《热带雨》陈哲艺(导演_剧本)、杨雁雁(女主角)、许家乐(男配角)、杨世彬(男配角)、陈思恩(出品)、黄文鸿(制片)(台视提供)
《热带雨》陈哲艺(导演_剧本)、杨雁雁(女主角)、许家乐(男配角)、杨世彬(男配角)、陈思恩(出品)、黄文鸿(制片)(台视提供)

曾获金马原著剧本奖冯光远:金马可仿奥斯卡设最佳华语电影奖

冯光远说:“今天如果一个台湾重要电影奖项,三不五时被中国以大量、极其不对等的竞争条件,大量‘洗’这个所谓的奖项,把它洗走。我觉得,这对台湾电影人是非常不公平的现象。”

冯光远说,像香港金像奖也是以港片为主,中国金鸡奖也以中国片为主,台湾作为独立自主国家,如果以“华语”概念为出发点,可参考奥斯卡有所谓“最佳外语片奖”,对其他国家同样使用华语、全世界华人电影,可另外设一个金马奖的奖项。“奥斯卡可以设最佳外语片奖,为何金马奖不可设最佳华语电影奖?”

冯光远认为,“今年因为中国共产党主动退出这个金马奖,所以我觉得今年是最舒服的一年。台湾的电影就跟台湾电影竞争,从电影竞争的角度非常公平。”

公开声援金马的港星杜汶泽在脸书发文说:“乐见金马奖变回属于自己土地的金马奖”。(杜汶泽脸书)
公开声援金马的港星杜汶泽在脸书发文说:“乐见金马奖变回属于自己土地的金马奖”。(杜汶泽脸书)

罕见公开声援金马的港星杜汶泽则在脸书发文说:“乐见金马奖变回属于自己土地的金马奖”。

不少中国大陆网友翻墙看金马奖。在中国豆瓣电影评论中,有网友就说:“平凡而自由,这就是金马遥遥领先的现状”、“虽然没有明星,但真的是纯粹的电影人和艺术家的聚会,今夜非常感动。希望这个世界可以阳光普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