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20周年专题节目(四):香港立法会议员看一国两制

2017-06-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在立法会大楼内与小学生会面。(刘慧卿提供,摄于2012年)
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在立法会大楼内与小学生会面。(刘慧卿提供,摄于2012年)

香港立法会主要以亲政府的建制派议员,及反政府的民主派议员组成。去年,新一届立法会选举中,有倡议香港自决的所谓本土派人士成功胜出,香港传统的议会文化受到冲击。

这一集节目,本台特约记者姬励思分别访问两位代表建制及民主派的前立法会议员,分析香港议会近年的变化,及他们对一国两制的看法。

亲中政党民建联的叶国谦及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两位都是资深的立法会议员,刚于2016年9月卸任。叶国谦及刘慧卿分别当了16年及25年的立法会议员,有丰富的议会经验,也代表了不同的政治立场。

说到立法会过去20年的变化,和面对的冲击,两人都感慨颇深。

刘慧卿指香港回归后,最大的问题是行政机关不愿意与民主派议员沟通,做成行政立法关系每况愈下,她认为责在政府。

她说: 因为回归后,多了民选议员,社会的文化也变了,人民跟议员的诉求比较多, 他们向行政机关提出了很多问题,但行政机关不跟议员讨论,因为有保皇党的支持,政府认为自己提出的议案,够票通过,就不理其他议员。

刘慧卿说,过去5年,香港行政机构和立法单位的关系跌入谷底。

她说:无论怎样的议员,我们都是讲理的,但你完全不理我们,就变得越来越差。尤其是梁振英(特首)这5年是最差,因为他敌视我们民主派。

不过叶国谦就认为,行政立法关系转差另有原因。他分析说,随着部份激进人士,及本土意识人士进入议会后,把街头抗争带入议会,破坏了以前的议会秩序和互相尊重。

他说:现在有些激进人士,用街头抗争的方法到议会,讲粗言秽语,扔蕉、杯,冲到主席面前,用肢体冲击等,严重破坏过去议会的规距,及立法会的形象。

叶国谦又说,部份民主派议员坚 持己见,拒绝沟通。

他说:自己的意见如果不被接纳,他们就用不服从或是拉布的方式,就是用很多拖延的方法,让政府的施政不畅顺,立法会在市民心中觉得很混乱,没有效率。

事实上,除了行政立法部门的关系之外,立法会内,建制派与民主派议员的合作模式也有很大的变化。

刘慧卿说,以往立场不同的议员,都会尝试在经济民生议题寻求共识。但由于中联办干预,这种合作的气氛遭到破坏。

她说:不同党派,大家会坐下来,谈的是经济,民生问题,但是在2004年的立法会选举后,自由党主席田北俊说中联办反对,因为香港是行政主导,立法会这个合作就是立法主导,挑战行政主导。

叶国谦就以立法会内担任不同委员会主席为例,指民主派议员破坏过往的协商,导致彼此合作越来越困难。

叶国谦说:过去我们都是按比例去竞选当主席,另有一些是轮流的,两年是建制,两年是泛民,但是后来他们反对,把过去谈妥的共识破坏。

就一国两制实施的成效,两人亦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叶国谦说:一国两制在香港是个很大的构思,20年我们说是成功的,实施过程有否问题,是有的。香港有些年轻人对一国这个概念,认识不足,是我们现在要面对的问题。

刘慧卿说:当然不是太好,很多人觉得我们的自由、法制越来越少,中央太多干预。我们希望中央政府不要干预香港内部运作,而且要尽快让我们有民主选举。

自由亚洲电台姬励思报导 责编:陈平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