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副秘书长揭秘一年内“复活”的内幕

2020-0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进党副秘书长揭秘一年内“复活”的内幕
民进党副秘书长揭秘一年内“复活”的内幕
Photo: RFA

 

在2020年台湾的总统大选中,民进党旗开得胜,继续完全执政。民进党2018年底地方选举大挫败后在一年内“复活”胜选,他们用了什么战略?为了找到答案,本台记者唐家婕采访了民进党史上最年轻的副秘书长、三十一岁的林飞帆。

民进党支持度“复活”的三大因素

记者:民进党蔡英文这次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得票数超过八百万创下历史纪录,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林飞帆:最主要原因,是从去年一月份习近平的讲话(《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开始,这是关键的一个转折点。2018年底,民进党的支持度跌到谷底的18%,丧失人民的支持。但是,很快在去年一月份的时候,整个执政团队有很大的调整。

第一个调整,总统在两岸、国际事务上的讲话与回应,越来越快速。第二点是习近平的谈话本身,对于台湾很多人而言是对台湾主权与国家安全上直接的威胁。配合后来香港情势的演变,台湾人看到一国两制并不是台湾要走的方向,而且捍卫台湾国家主权跟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去年有一些学界的民调发现,在意台湾国家安全跟主权立场的人,首次超过在意经济发展的人。

第三个因素是对比韩国瑜。韩国瑜从当选高雄市市长以来,他一连串的谈话,都没有办法符合台湾绝大多数人的期待。他在两岸政策,或是国家安全议题立场上,尤其非常模糊。

 

 

台湾大选结果:中国对台政策路线失败

记者:你曾说“台湾这个世代没有要向中国低头”。你从学生时代开始参与社会运动,2008野草莓、反红媒、反垄断、反服贸一路到2014年太阳花学运......,再到这一次的台湾大选获得大胜,这种对中国不愿低头、强硬的态度,是不是逐渐获得台湾民众的接受呢?

 

视频【一年快速“复活” 林飞帆:民进党大胆启用年轻世代接班 】

 

林飞帆:这次选举看来,大家在捍卫台湾国家主权、安全的议题、立场上面,有一个非常坚定而清晰的态度。我所谓的“我们不跟中国低头”,在蔡总统的两岸基调下,就是我们不主动挑衅中国,不去做区域安全、稳定的破坏者。

过去马政府执政八年的政治路线,其实为台湾带来非常严重的成本。这样的政治路线会让我们民主、宪政体制受到很大程度的破坏,也让我们在经济上面造成两岸不均等、不对等的一种经济依赖的状态。这必须改变。过去三年我们就在做这样的工作。未来的四年,其实也是应该延续这样的方向。

记者:中国国台办对于蔡英文大胜的回应是说,愿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基础上,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官媒新华社则骂民进党“利用欺骗、压制和恐吓等肮脏手段获得选票”。你怎么回应?

林飞帆:过去的两岸政策,不管是文攻武赫、惠台方案,还是对我们的民主进行大规模的渗透工作,从这次大选可以看得出来,台湾人民是不接受的。这些惠台措施,企图从宫庙、村里、农渔会系统、不同宗教系统、甚至媒体去笼络,台湾人是不接受的。大家对于台湾的国家安全跟主权,对于台湾做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现状,大家是极力要去保护跟捍卫。我很诚挚地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好好的看待这样一个新的民意。中国的一般的普罗大众,他们其实看到台湾民主的状况,也有一种期盼,希望中国有一天能够民主。我觉得这个是应该中共高层认真去看待的。

民进党大选战略:团结年轻世代

记者:过去几次台湾大选,20-40岁的年轻选民都比50岁以上的选民投票率低了许多。2016年40岁以下的选民投票率不到六成。有分析认为民进党这次是成功催出了年轻世代的选票,也就是被称为“天然独”的世代。是这样吗?

林飞帆:从2018年底的选举结果来看,民进党是受到大多数年轻世代的反感和厌恶。但是,2019年初,整个党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点,就是进行大规模改组,启用非常多的年轻人。包括党内的一级主管,很多都是我这个年纪、比我更年轻,三十岁到四十岁区间的年轻世代,他们掌管文宣、新闻、国际事务甚至各式各样的政策对话。

这些年轻世代投入在民进党里面,在最艰困的情形下,我认为是有助于民进党对外互动的政策与思维的转变。

过去一年,民进党参加很多公民运动,包含三月份反核大游行、九月份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大游行,民进党率领党工主动参与游行当中。民进党跟年轻人的互动增加。

还有一个蛮大的调整,就是我们这次选举的提名策略上的调整。我们脱离了过去传统的提名方式。党中央清楚的策略就是:拉抬年轻世代。

所以我们在九个选区,都提名了四十岁以下,跟过去的民进党没有太大渊源的年轻世代。比如赖品妤、吴怡农、谢佩芬,新北市有蔡沐霖、张铭佑,新竹的周江杰、郑朝方,台中有庄竞程等这些新人。成绩上面来看,我觉得,这些年轻人是能够带起一些风潮与风气。

 

民进党副秘书长接受本台专访
民进党副秘书长接受本台专访 Photo: RFA

国民党改革需解决两个问题:年轻化、本土化

记者:对比对手国民党,从培育接班人才的角度来看,你看两党有什么不同?

林飞帆:两个政党最大的不一样,在于给青年世代的机会跟栽培,两党的包容性跟开放性完全不一样。台湾有很多的新兴的小党、新的政治素人出现,年轻世代期盼他们来到政界发挥战力。

国民党却是在走另外一个极端。可以看到吴敦义主席在党内不分区提名过程当中,他是把吴斯怀、叶毓兰放在名单里面,甚至是一度要把自己放在安全名单里面,这样的思维是完全不同的。

我有些关系不错的国民党朋友,他们看到我接任副秘书长这个职务的时候,心里在想的事情是,为什么国民党没有办法?

记者:有分析认为,国民党可能慢慢走向泡沫化,民进党变成一党独大的局面会出现。有可能吗?

林飞帆:我觉得其实不会这样。如果说国民党有办法在这个过程中转型改革……转型改革,包含几个层面,第一个是国民党可以走向一个年轻化的路线,那民进党会备受压力。这也会连动加速民进党内部的调整。其实对于台湾的政治的民主发展,是一件好事。

第二个重要的改革是让国民党成为一个本土化的政党。国民党到今天为止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还拥抱着过去的一个中国的框架,没有有效的回应台湾主流社会的期待。

如果国民党修改他们的党章,把2005年,他们签订的“连胡公报”放入国民党党纲这样一个状况,如果能够有所改变,我觉得这会是国民党一个重生跟再起的机会。

台湾会继续扮演区域民主跟人权的倡议者

记者:跟你同龄的、在大陆的、香港的,尤其是走上街头、参政议政的这群年轻人,跟你生长在同个年代,却有完全不同的境遇。这次台湾大选结果出炉后,你会想对这些还在奋斗的人们说些什么?

林飞帆:先讲香港,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受到香港年轻人很大的启发。也是因为香港反送中的运动,让台湾年轻世代看到中国极权统治的本质。大家看到在中国统治底下,威权跟民主不可能同时存在一个国家。

香港在去年区议会的选举当中,展示了一个非常强而有力的追求民主的意志。

希望未来,我们也可以跟他们一起往民主的方向继续前进。台湾的朋友,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香港,不只是因为这次选举。而是台湾在区域当中,要扮演民主跟人权自由的倡议者的角色,所以我们继续关注香港、西藏、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

 

记者:唐家婕  责编:许书婷/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