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郑文杰: “被嫖娼”周年前夕被通缉是荣誉


2020.08.03 16: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t0803b.jpg 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前雇员郑文杰(视频截图)

 

一年前,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前香港职员郑文杰在反送中运动期间在深圳突然失联,其实是被中国政府指控涉嫌"嫖娼”一度被抓。郑文杰把真实遭遇公诸于众后,屡次遭中共当局威胁,后流亡英国。今年七月,他刚获得英国政治庇护,并表示正计划设立“影子议会”,向北京当局传递自由不能被摧毁的讯号。

7月31日,郑文杰与其他五位海外港人,被香港警方以涉嫌"香港国安法"正式通缉。以下是郑文杰接受本台记者唐家婕的专访。

据中国官媒央视7月31日报道,香港警方以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正式通缉六名逃往海外的港人,包括前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香港独立联盟前召集人陈家驹,以及《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的推手朱牧民、"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学生动源"前成员刘康以及刚成立英国港侨协会的郑文杰。

 

 

 

回应被通缉: 这是荣耀

记者:得知被中共及香港警方依国安法通缉,你的反应是什么?

郑文杰:对中共和香港警方对我的(通缉)指控,我就简单一个回应:如果我们没有违反任何的良心,如果我们做的事情都是去捍卫民众的福祉跟权益,如果这种行为都是一种罪行,(我)不会当成耻辱,而是一种荣誉。

记者:这是香港国安法生效后首次把手伸向海外,这代表着什么?

郑文杰: (中共)这么高调有言外之意,他(中共)就是想要高调对国际社会发出讯息:我们会毫不留情地执行这个国安法,不管你在哪里,你让北京不高兴,你就会被定罪。另外是中共企图孤立海外民主运动人士,希望减小他们的影响力,造成寒蝉效应。

记者:被通缉后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郑文杰:生活如常,黄台仰跟刘康讲了一句,太阳如常升起。影响不会特别大,就是一种心理的恐吓。周末我们有发现被跟踪,但也有报给英国警方,让他们知道这个情况。

 

持续推动影子议会:言论自由不该受限

记者:你在上个月提到香港流亡议会的构想,现在有哪些进展?

郑文杰:正式的名字叫影子议会。(中共)党媒《文汇报》说通缉我的原因是因为"影子国会",他们很有技巧的去扭曲我讲的东西。我从没有讲过国会这个词语,我们从头到尾也都没有讲过香港独立。我们只是提出一个构想,中共就怕成这个样子。

记者:影子议会的构想是什么?

郑文杰:影子议会是一个赋权。赋权的意义是当北京不给我们民主,我们自己(搞民主)。议会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议论的场所,希望香港民众可以透过虚拟的平台,体会何谓民主。透过论坛也好、议会也好,训练出香港年轻人有民主应变的技巧、有民主的精神,这很重要,香港长期缺乏政治人才。

记者:你在社媒写下这样的宣言:"毕生致力于争取民主、反抗极权的志业,而我们终将赢得历史和未来。"从政一直是你的目标吗?

郑文杰:民主自由一直都是我界定我自己是谁很重要的价值。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中共这个政权去压制人们的言论自由。我不在乎是否从政,我在乎的是我能不能把自己的话讲清楚,能不能号召人跟我一起,为我们的家乡争取多一点民主。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持(认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不是限制任何人去称许这样的政权,而是保障那些能批评权贵的权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反送中事件 "嫖娼"将满一周年

记者:马上就是你〝被失踪〞满一年的日子,回头看这一年,你觉得自己做得最正确的决定是什么?

郑文杰:我觉得自己做得最正确的事情就是讲出来,就是不要惧怕。有媒体、有大众在,我们不用屈就这个政权的恐吓,我们就是要站出来。我从不后悔讲出来,我可以提早半年的时间,告诉香港人、香港社会:秘密警察要到来了。

我(在深圳被抓后)看到的不只是我,还有一群(香港)抗争者,在大陆被关了起来。如果我不讲,可能没有人可以帮他们发声。

讲出来比不讲出来好,这是一个治愈我自己的过程,这是我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情的过程,我觉得问心无愧。

 

郑文杰:香港已成极权社会 权力决定"真相"

记者:一年前,你还是一个住在香港的白领、中产知识分子;一年后,你成为一个流亡者。你怎么看现在香港的局势?

郑文杰:香港人99%活在一个半自由、半独裁的社会,到现在已经是一个极权社会,那是很辛苦的。辛苦的感觉是你不能做你自己,你的所有行为都要事先审查,你生活在一个庞大的政治正确压力底下,人很难找回自己。

我们只是在作一个平常人,我们只是在说人话。我觉得很讽刺,为什么我们要做一个正常人、说人话还需要勇气?为什么一个人只是在说人话,他突然变成英雄? 这更加显得这个社会的病态,这个病态是权力决定了"真相",指鹿为马的社会。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