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第二任期:为台湾女性赋权重新定义

2020-10-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左)2020年5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府提供)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左)2020年5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府提供)

台湾第一位女性总统蔡英文正在运用她的第二任期,施展她赋权予女性的主控权。她如何利用台湾的国庆大典,为性别平权发声?两岸不同背景的年轻女性们,对此又如何看?

 

《kinakaian母亲的舌头》(Thank you)

这是台湾排湾族女歌手阿爆(Aljenljeng Tjaluvie)刚获得台湾金曲奖的作品《kinakaian母亲的舌头》,她的故事被写入十月十日台湾总统蔡英文的国庆讲稿中。

蔡英文:"他们用各种曲风,自信地唱着自己的母语,呈现对各种议题的价值观。……这些年轻的创作者,虽然风格各自不同,但都能在舞台上发光发亮,也为台湾的多元文化,做出最好的诠释。而支撑起这一切的,就是我们民主、自由的环境。"

蔡英文籍台湾国庆 为女性赋权发声

虽然台湾的国庆新闻版面,正在被中共军机扰台、两岸局势紧张所占据,但台湾第一位女性总统蔡英文,正在运用她的第二任期,施展她赋权予女性的主控权。

在约二十分钟的演说中,蔡英文除了点名原住民女歌手,还谈到护理师、女性军官。隔天,在联合国国际女童日、台湾首次加入庆祝"台湾女孩日"。蔡英文在社交媒体发文,呼吁台湾民众别再用带有性别歧视意味的"金钗"、称呼国庆典礼上的礼宾人员。

"当我们说'民主台湾,自信前行'时,我也期待台湾的女孩、女性,都能活在更好的世代,更平等的社会。祝福所有的女孩,能成为自己喜欢的自己、成为与众不同的自己。"蔡英文写道。

"两性平权到深层的文化,落实到每一个细节中。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台湾数字外交协会理事长郭家佑告诉本台。

台湾九零后女孩:"在台湾我很少特别意识到自己是个女生"

不满三十岁的台湾女孩郭家佑,大学期间就活跃于非营利组织,她专注在社会服务、人权及国际公益项目。2018年,她创立了台湾数位外交协会(Taiwan Digital Diplomacy Association),宗旨是透过民间的力量,"让台湾在其他国家公民心中留下印象。"

"通常我会和外国的朋友说,在台湾我很少特别意识到自己是个女生,因为在这里工作或生活,不会特别区隔性别。台湾的女权意识是落实在生活中,我们都可以在这片土地追求自己想追求的事情。"郭家佑说。

现任国民党籍台北市议员的徐巧芯在大学时代就参与政治,出生于一个经营早餐店的平凡家庭、年仅三十岁的她,政治履历表上已有国民党青年团团长、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的历练。

徐巧芯告诉本台,像她这样年轻女性从政的案例,在20年前的台湾可能还难以想象,现在却是一种台湾女孩习以为常的故事。她还正在推动女性从军权的议题。

"在台湾,从总统、县市长、立委到地方议员、里长,女性的声音都越来越大,台湾在对不同性别尊重上的进步是值得自豪的。"

"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破除性别平等,"在2020年大选以"政治素人"之姿,被民进党提名参选台北市重要选区的三十三岁的谢佩芬告诉本台," 我自己的经验,去年我在台北市参选立法委员、民进党提名后不久,有日本的政党青年局、政治人物来访……。他们听到我作为一个新人、竟然可以被执政党提名来参选首都的立法委员,都觉得不可思议。"

台湾性别平权纪录:首位女总统、女驻美大使、国会42%女性

事实上,2020年台湾大选在性别平权的历史上别具意义。除了首位女性总统蔡英文以57%的历史高票连任,还有近42%女性当选国会立委,创下亚洲国家之冠。蔡英文在第二任期,任命了首位女性驻美大使萧美琴,也在国际上引发讨论。

"(台湾女性地位的提升)并不是偶然,是长期以来法律的保障、以及社会大众观念的演化进步而来。"来自台湾的密歇根州立大学政治学博士陈方隅说自己的正职正是"家庭主夫"(Housedad)。他向本台分析,台湾女性地位提升的过程伴随着民主化运动,不仅有上世纪8、90年代民间人权组织积极推动的妇女运动,还有2000年初陆续通过的《性别平等工作法》、《性别平等教育法》、以及教科书对性别平权议题的修订。

此外,台湾宪法保障的妇女参政权,以及妇女保障名额制度,都有助于权力在台湾社会系统中,更均匀的分配。

中国九零后女权运动家:先有赋权于民、才有女权

来自中国的九零后女权活动家、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研究员赵思乐看蔡英文,有不同的视角。

赵思乐曾于2012年在台湾亲历过蔡英文的第一次总统选战。她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蔡英文打出了"台湾第一女总统"的招牌,却在当年落败。

"她从2012年用这个(女总统)标签,到2016年(再次竞选)不用这个标签,是有一个刻意淡化的过程,反映台湾社会并没有接受女性赋权的概念。但是到了她真正有权力的时候,再把这个议题提起来,这就是一个女性的成长过程。"

赵思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认为蔡英文正在经历一个"开拓性的过程",为将来的女性如何用不同的性别视角去谈论自己的社会实践,赋予权力。

"这个议题变得可以谈了,更容易被大家接受了。从蔡英文转变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女性在一个社会上的进步。"

赵思乐曾出版过记录中国女性抗争者故事的《她们的征途》。她说,以现实来看,中国很难模仿台湾性别平权的道路,但启示却是非常明确的。

"你只有真正去落实人民意愿和人民权力的社会,在具体议题上,才能看到一个推进的过程。中国的问题在于,她没有办法真的去谈论女性权力。中国本身对人民权力就不认可,你要去争取某部分人的权力会被删帖、被压抑,没有办法透过一个政治性的转变,去推进女性权力。"

赵思乐说,她的希望是,未来的中国,女性也能真正有权力的代表、有一个民意积累转化的渠道,把中国女权落实到具体政策跟结构上。

在台湾,与赵思乐年龄相仿的民进党发言人谢佩芬,对未来的性别平权描绘了一个不一样的期望。

她说,"(希望在二十年以后),我们就不会再觉得有一位女总统、女代表是一件要特别去强调的事情。 女性参政已经普遍到理所当然了。我自己期待看到台湾的未来。"

 

记者:唐家婕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