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抨击香港“占中”:极端反对派的“折腾”

2014-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香港占中去往湾仔方向的天桥。(忻霖摄)
图片:香港占中去往湾仔方向的天桥。(忻霖摄)

中国官方“光明网”周二发表文章,抨击香港民间“占中”示威为“极端反对派的折腾”,并强调爱国爱港就该为香港的前途着想。有评论认为,香港目前的局势凸显官民双方在“爱国”含义上的迥异。

中国官方“光明网”9月30日发表署名国平的评论文章,强调“爱国爱港就该为香港的前途着想”并指责目前争取2017年普选的香港民间示威为“极端反对派的折腾”。文章沿用官方的一贯口吻,抨击目前香港局势为个别西方国家插手、一些西方媒体遥相呼应,似乎正如极端反对派们所愿“公民抗命-瘫痪中环-外媒关注-施压中央-妥协‘真普选’等所谓步骤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不可能得逞”。

文章虽强调“爱国”,但通篇却忽略了要求港人热爱、遵从的爱国内涵,而是警告“中央政府的态度鲜明,坚决反对在香港发生各种破坏法治、破坏社会安宁的违法行为,并且充分相信并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置。”

香港1997年由英国殖民属地“回归”中国大陆后,其行政长官一直由中央政府提名出任。依照《基本法》规定,全国人大公布2017年实现香港特首普选以及2020年香港立法会议员实现普选等,被称为“双普选”时间表。

但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在今年8月31日公布的有关香港政改方案,因继续拒绝公民提名普选特首而引发“占中”示威。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部副总监何亮亮认为,中国官方媒体以“爱国”为旗号批评香港时局的目的,更多还是出于混淆大陆民间舆论对香港政改的关注:

“爱国爱港的前提没有意义,因为这是北京的要求。香港有一部分人同意,但另一部分人对于‘爱国爱港’的标准不一样。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官方媒体完全没有介绍香港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香港不但从97以来,可以说是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所以这个情况大陆民众不了解,也反映出北京现在还吃不准到底要怎么处理。”

海外中文政论刊物《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则指出,显然如何收拾目前香港的混乱局面,也使得多年泛泛标榜“一国两制”的中央政府难堪,而官方媒体的宣传则更在“爱国”还是“爱党国”的政治目的上显得捉襟见肘:

“关键的问题是由谁来定义?中共说这种话,是要由它来界定:什么叫爱国爱港?谁是爱国爱港?在这个问题上,中共根本就是蔑视民意。”

香港大规模的警民对峙,目前也成为各大主要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香港警方星期一承认,在周日与抗议民众的冲突中共使用催泪弹87次,导致41人受伤送医。香港立法会27名议员日前发表联合声明,谴责香港特区政府向和平集会民众施放大量催泪弹、威胁开枪,并呼吁香港社会守护争取普选的全民运动,敦促特首梁振英下台。香港政府虽在周一即宣布取消预订的所谓“国庆”烟花汇演,但截至周二四大主要街区仍有抗议民众集会。

何亮亮认为,目前梁振英政府撤出对公共场合的警方保护,似乎有意在为中央政府的军事介入提供条件。但显然今天的香港已并非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中共当局显然难以应对武力管制香港造成的影响:

“如果香港发生了普遍的、长时期的无政府状态,而香港政府又无力处理的话,它可以向中央政府求援。如果北京这样做,谁的损失最大?如果北京当局1989年可以武力镇压当时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的话,那么89年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是不一样的。很多香港人认为他们爱国,但是他们爱的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爱的是广义的中国。他们当然不是反对2017年普选,他们反对的是2017年普选的删选机制,问题是在这里。”

何亮亮指出,香港警方与民众发生严重冲突后,香港股市至今已连续两天出现下跌。目前的金融状况虽与市民“占中”没有直接的关联,但股市持续低迷很可能导致香港长期的楼市、物价过高,以及就业困难等连带性社会问题的爆发。

(记者:何平 / 责编: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