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发布:网络语言低俗需治理

2015-10-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官方有意治理网路低俗用语,台湾科技部次长林一平认为台湾人的礼节比较好一些。(苗秋菊拍摄)
中国官方有意治理网路低俗用语,台湾科技部次长林一平认为台湾人的礼节比较好一些。(苗秋菊拍摄)
Photo: RFA

中国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最近发表了“2014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这份报告说,对互联网上的低俗语言必须进行治理。

中国公布“2014 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指出网路低俗语言大量涌现,充斥于各报章媒体杂志,已到了非治理不可的程度,不过中国网友却打脸表示,最该治理的是领导阶层,“自己治理好,下面就好治理多了。”

中国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公布“2014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指出网路新词如“草泥马、“x丝”、“逼格”等,造词格调不高、品位低下,却被报纸、广播电视等媒体使用,甚至进入教科书,认为网路低俗语言大量涌现,聚集社会戾气,已到了非治理不可的程度。

不过,这种情况恐怕不只中国,台湾甚或全世界都如此。台湾科技部次长林一平表示:“网路乡民用语为了要凸显有梗,所以会用一些比较炫的名词,有些很巧妙,有些不文雅的字语就产生。全世界都如此,美国也是,很难防范。”

台湾的网路不雅用语则有“赶羚羊”与“草枝摆”(皆为台语脏话)、“乌鲁木齐”(乱七八糟之意)、“喇滴赛”(无聊搅和着)等;也有一些是网路流行用语,但没有明显不雅之意,例如“GG”(代表完蛋了)、“踹共”(出来讲)、“BJ4”(不解释的谐音)等,不过还未到需要“治理”的地步。

林一平说:“台湾的礼节比较好、较有礼貌,中国因为经过文化大革命所以没那么好。台湾的礼节与应对较有节制,至少是个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国家,所以语言上会比较小心,也对网路霸凌有些规范,应该还没有大问题产生。”

至于防范方式,林一平表示:“追根究底还是在教育,例如台湾教育部就有资讯安全教育,以免网路不雅字语进一步产生网路霸凌。”

励馨基金会执行长纪惠容则认为:“网路不雅用语是一个自律的范围,不认为要用国家公权力介入,否则会侵犯到言论自由。如果侵犯到别人的人权或人格,有相关法律处理,但是如果是用来辱骂特定的人或屈辱别人,会是比较严重的问题。”

虽然中国官员指出,由于网路“虚拟化”、“缺少把关”的特性,使得网路低俗语言大量出现,有意治理因应,不过中国网友却留言教育当局:“早该治理了,先把领导层治理好了,下面就好治理多了”、“还是先治理自己吧!”、“不干正事儿!”、“有毛用”...一片打脸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苗秋菊      台北报导

(责编:胡汉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