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万人游行后 北京表态支持修改引渡法

2019-06-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阵发起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参加者超过一百万人。(美联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阵发起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参加者超过一百万人。(美联社)
My Website

香港民阵本周日发起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参加者超过一百万人。但未能动摇北京的决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重申,坚定支持香港政府修改引渡法。《环球时报》周一凌晨就此发表社评,指主办方故技重施“报大数”,又指香港反对派早些时候到美国、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向美国“告洋状” ,与美方勾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在修例的问题上,自二月以来,特区政府就修订有关条例的工作,广泛听取香港社会各界的意见,两次调整修订的草案和就有关建议有积极回应。

他说 : “第一,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推进修订两个条例的工作;第二,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预香港特区立法事务的错误言行。”

 

 

耿爽表示,香港回归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得到切实落实,香港民众的合法权益都得到充分保障,香港市民亦有切实的体会,国际社会自有公论,不知道所谓的一国两制没有得到很好落实的说法从何而来。

2019年10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视频截图/路透会)
2019年10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视频截图/路透会)

《环球时报》在周一发表相关的社评。社评指出,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拼凑“声势”。社评还指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社评还说,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

中共惯常以勾结外国势力罪名指控反对派

旅居德国的学者席海明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勾结外国势力”早已成为中国官方用来攻击大规模示威的惯用词,比如对八九民运的定性也被指与“西方势力介入有关”。他批评道:“说西方要颠覆中国,用国家利益的大帽子,恐吓参与者。香港超过百万人大游行是人心所向,反对中国要强行通过的法律规定。香港人是因为关心他的法律制度,这是英国人在香港统治一百多年留下来的一个根本的,也是比较进步的好的制度。”

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亦在本月6日在一段视频中,将特区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的计划形容为对香港国际声誉的“可怕打击”。(视频截图)
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亦在本月6日在一段视频中,将特区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的计划形容为对香港国际声誉的“可怕打击”。(视频截图) Photo: RFA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订逃犯条例,曾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促请中国认真履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亦在本月6日在一段视频中,将特区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的计划形容为对香港国际声誉的“可怕打击”。环时社评回应称,“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也与落实“一国两制”主题背道而驰,并强调修例“绝不能半途而废。”

学者席海明表示,此前中方到香港抓人采取的是绑架等非法手段,逃犯条例获得通过后,当局就可公开把被捕者引渡到内地,香港的法治基础将荡然无存。他举例称:“抓(铜锣湾)书店的出版商、老板,都是非法,还有肖建华(明天系集团控制人)也是通过越境非法抓进来(内地)。修订法律后,他可以合法的在香港抓他们想抓的任何人。最后拉到中国内地审判。”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手持着“反送中”等标号。(美联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手持着“反送中”等标号。(美联社)

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的倡导者和主要推动者、前律师唐荆陵对本台表示,《环球时报》将香港反对派扣上“勾结西方势力”的帽子,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的视线。他说:“因为现在共产党想通过妖魔化搞一个所谓的西方势力,把国内民族主义情绪调动起来,转移民众对她的腐败,对政治独裁的注意力。这是很明显的,看香港人口的规模,很多人是全家出动(游行),共产党只能把这么多人的(游行),污蔑为是少数人的煽动。实际上是因为她自己在香港的统治不被香港人民所认可。”

由于香港立法会中,建制派占有优势,预计《逃犯条例》草案能够轻易获得通过。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会如期于周三(12日)在立法会进行二读。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