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系学生对片面报道失望 立志当记者客观报道

2014-10-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的两位同学谈占中行动。 (记者乔龙拍摄)
图片: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的两位同学谈占中行动。 (记者乔龙拍摄)

香港和平占中行动持续,参与示威活动的大部分是大学生。学生向政府提出搁置争议,进行对话的要求,没有得到回应。香港中文大学两名新闻系学生对香港多份报章和电视台的选择性报道,感到失望。他们立志毕业后做一名坚守客观报道的记者。

以香港各大院校学生为主导的要求真普选、“和平占领中环”的行动还在持续,在这次运动中,许多学生对民主有了更新的认识,他们从特区政府的强硬立场,到国务院港澳办表示坚决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置”占中行动,等一系列立场鲜明的表态,感受到权力的威慑。

香港学联曾在星期天傍晚表示,愿意搁置争议,与政府展开对话,但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就读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的谭智成本周一在尖沙咀东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对学生的一种敌对态度,他们(政府)觉得我们是在搞暴动,但是我们的要求很简单,要重启政改,谈判。他(特首梁振英)觉得我们毁了他的政治前途,如果他这时肯负责任的下台,起码还会觉得他负责任,而不是为了自己私利”。

对于最近有亲中媒体指“占中”发起人于9月28日凌晨在学生集会场合宣布启动“占中”,被外界批评是欲骑劫学生,令另行动“起死回生”。而许多学生都是未成年人,不懂什么是民主。谭智成回应说:“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是没有领导的,有学生自发参加行动,不仅是学生,还有香港人参加行动,因为我们都对政府(做法)受够了,你看一看整个时间线,四五年来,这几任政府都做了些什么。中国政府曾经说我们人心没有回归,但是在回归的十多年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而回归之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就知道为什么会对香港政府抱着很大的敌视态度,就是他们的施政倒行逆施,而不是为人民的福祉着想”。

谭同学说,学生希望通过一人一票,选出真正为市民服务的政府,他也强调占中行动是追求民主,而不是以一场革命:“自行决定我们的前途,而不是由(北京)高官去委任一个特首,来决定我们的命运”。

记者:你们这种意识是现在才有,还是一直就有?

回答:一直都有,因为民主不是由上而下的给我们,是由我们自己争取的,我们天生就应该有的权利。

另一位就读新闻系的许同学表示,政府应该与学生展开对话:“九天了,事态发展到现在,政府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对话,其实我们学生走出来,就是为了争取普选,我觉得走出(校门)来的不应该是学生,学生应该留在学校学习,走出来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占中三子突然说要占领中环,其实我们包括我自己也想,这下子给他们骑劫了,因为我们知道罢课和占中,是两回事。一个是犯法,另一个是我们只想用我们学生和平的表达方式,去引起注意,当然现在政府也回应很强硬,用催泪弹驱散我们示威者”。

许同学说,政府认为学生的能力有限,无视学生的诉求。但是,学生们觉得香港的民主之路漫长,他们会坚持下去:“其实自己在这次占中运动中,受到很大的启发,因为以前比较支持内地的政权,不是说支持,我认为世界没有一个百分之百好的制度。民主和共产,两者都有可取的地方。在这次运动中,我深深感触到人权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不是说你中国说什么,我们要跟着做什么。你说五十年不变,但是我们看到从回归到现在,中国越来越渗入我们香港的政权”。

立志做一名记者的许同学说,这几年香港的媒体越来越自律,客观报道的立场在慢慢消失:“这几年无论是新闻界,政权,很多方面我们都感觉到政府,很多东西,我们都感觉到政府开始要控制我们的言论,收窄我们的言论空间,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

记者:您对香港媒体在对占中事件的报道,有何看法?

回答:其实很明显的看到,有一部分,也可以说大部分媒体有一边倒的报道,说名字的话,就像东方、太阳报、成报,大公报、文汇报就不用说,然后就是香港的大台TVB(电视台),开始的报道有一点偏驳,不是公正的。我们看到他占中新闻报道很小,大量报道反占中示威的新闻”。

许同学平时喜欢运动,也经常上网查看发生在各地的事件,他希望毕业后进入新闻界,因此现在就要扩大视野。他也在此呼吁那些希望当记者的同学,要秉持客观报道立场:“将来想当新闻工作者,我在这里呼吁有良心的新闻工作者,要想好,你的报道是为了什么”。

对于香港目前的传媒环境,谭同学用“悲惨”形容,他说:“真的只有一张报纸肯去报道占中者意愿的就是苹果日报,我希望未来真的有很多人自愿加入新闻行业,而让更多人知道,我们不是强权机器下的一个奴隶”。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