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香港新法适用于美国人太离谱

2020-07-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联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联社)

在今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二十三周年的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出,《香港国安法》可能适用在美国人民身上“太离谱”,他还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喊话,香港“一国两制”的存亡,以及美国的反制程度,全在习近平作最终决定的一念之间。

《香港国安法》实行第一天,香港仍有成千上万的人自发地上街抗议示威,但是喊着“结束一党专政”口号的声量与人潮较去年减少,香港街头可以明显感受到寒蝉效应已经产生。

在和平游行的队伍中,有人手持“结束一党专政”的标语牌。按照刚通过实施的《香港国安法》,这是否涉及四宗罪里的“分裂国家政权罪”与“颠覆政权罪”,全由新设的“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与中央在香港设立的“维护国家安全公署”说了算。

不仅如此,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的蓬佩奥,时常批评中国不尊重人权、高声要求北京维护香港的自由与自治。按照《香港国安法》,只要上述两个机关认定蓬佩奥的喊话,引发港人“憎恨”港府与北京中央政府,蓬佩奥就涉及触犯“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而尽管蓬佩奥是美国国务卿,《香港国安法》第38条规定,不具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者、在香港以外地区触犯《港版国安法》中的罪行,都适用这部法律。

 


《香港国安法》长臂管辖地球人 蓬佩奥批离谱

在华盛顿,蓬佩奥周三在国务院新闻简报会上,针对这一点说重话。

蓬佩奥说:“这部新法律的第38条声称,在香港境外的非香港居民也适用此法,这似乎包含美国人在内,这太离谱了!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如此。”


蓬佩奥指出,《香港国安法》实行,导致香港法治荡然无存。北京恫吓言论与思想自由,美国对此深表关切。

他还说,这显示中国共产党最害怕的,竟是自己的人民;中国共产党给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带来的挑战,是“自由社会与专制独裁之间的挑战”,并不仅仅是美中之间的对峙而已,美国会持续与理念相近的国家联手,建立“抗中共全球大联盟”,更点名是习近平逼得美国出手,让中国自绝于国际社会。

“美国接下来的政策会如何对待香港、香港原有的特殊待遇是否遭完全剥夺,这全取决于习总书记的决定......我认为,美国对香港的作法是'可以改变的',然而,至少在过去48小时,中国政府的作法显示,他们无意改变。”蓬佩奥说。


在北京宣告制定《香港国安法》的消息传出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于5月底宣布,美国启动撤销香港特殊待遇的措施;法律通过前夕,美国则祭出针对中方少数特定官员的签证限制,以及撤销香港特殊地位,停止对港的优惠政策,包括禁止出口国防设备与敏感技术到香港。

外界分析,美国真正的杀手锏是在金融服务业。然而,对于在香港的众多外资企业、包括美国企业在内,一但美国为首的国际制裁杀向金融业,例如撼动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机制,美国企业也会受伤惨重。

截至发稿,最大的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未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置评《香港国安法》的请求。

 

美国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美联社)
美国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美联社)

不得妄议香港 北京欲管控全球舆论向世界宣战?

外资企业与商会对中共认定的敏感议题表现低调,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并不意外。曾任高盛副总裁,熟悉华尔街运作的他7月1日在安全政策中心一场研讨会上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美国科技业和金融业养大中共这一“怪物”,而现在香港的遭遇,是历史重演的开端,中共想主宰世界,西方社会不能再姑息。

“传统上,世界三大资本市场是华尔街、伦敦和香港。但你看看现在香港的遭遇,就像是1938年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在纳粹出兵并吞前的境遇。那曾是世界上重要的资本市场之一。现在,中国共产党基本上就是要整个封锁管制香港,紧接着就是东亚、然后整个亚洲,最终就是西方世界了。”班农说。

1938年,英、法等国与德国签定《慕尼黑协定》,在没有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参与的情况下,径自决定割让捷克斯洛伐克西部的苏台德区给纳粹德国;1939年,德国以接收苏台德区为由,出兵并吞捷克斯洛伐克。

在2020年的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的当天,北京不只是给港人送上《香港国安法》,也形同向世界宣告,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与任何时候,想要谈论任何关于香港的议题,都最好深思,会不会触犯北京认定那四宗罪,即分裂国家罪、颠覆政权罪、恐怖活动罪与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罪。

班农说,中国共产党现在是美国最难对付的国家安全威胁,这都是过去的姑息导致。自由社会现在必须反击,前方已无路可退。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