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军事冲突 台湾可能摊上大事?

2019-09-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解放军的海上军事演习(资料图/美联社)
解放军的海上军事演习(资料图/美联社)

今年以来,美国军舰穿越台海,已然成为每个月常态化的行动。对此,中国方面密切关注、甚至派军舰尾随,也已成为例行公事。《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发表文章说,台湾可能会成为美中两国爆发战争的导火索。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本台记者郑崇生邀请了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战略所副教授黄介正以及台湾健行科技大学企管系教授颜建发进行讨论。

 

 

记者:台湾会是美中爆发战争的导火线吗?

黄介正:台湾作为美中爆发战争的导火线,应该还有一段“相当遥远”的距离,主要因为现在大国间、尤其是强权要发生具规模的军事冲突,相对机率与比率都低。美中两国都是拥有核武的大国,为了避免不必要、或不可测的无限升高冲突,双方都会有更多考量。

颜建发:我同意黄老师的看法。最近一个例子就是香港,像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被流出的录音中,就提到中共不会用武力,不会派解放军去解决香港问题。香港情势到这个程度了,中共都不动用武力,更何况是台湾,还很遥远。而且,我觉得中国当前最主要课题还是中美贸易战,中国现在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台湾成为美中爆发战争的导火线,还太远。

记者:如果台海爆发战争,美国会出兵帮助台湾吗?

颜建发:这个就要看届时状况如何。如果美国当时内部发生大问题,美国可能无暇他顾。但如果是现在,中国要打台湾,美国绝对会出兵,因为美军就在附近,而且,这还牵涉到日本的利益,再加上美国还有《台湾关系法》,如果是现在,美国为了自身利益,一定会出兵,因为台湾位在第一岛链的地理位置很重要,但还是要看届时整体状况,美国当然会以自身最核心的利益为优先。如果届时第一岛链美国守不住,才有可能放。但目前来看,美国守得非常紧,这还有日本及韩国的利益在其中。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主动公布旗下的运输登陆舰绿湾号穿越台湾海峡,全程被解放军舰艇跟踪监视。(脸书截图/美国海军第七舰队)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主动公布旗下的运输登陆舰绿湾号穿越台湾海峡,全程被解放军舰艇跟踪监视。(脸书截图/美国海军第七舰队)

美中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较小

黄介正:我同意颜教授的看法。除此之外,美国判定出兵与否的基础,是在于台海发生军事冲突,是哪一方挑衅?这是很重要的关键。如果是台湾从来不挑衅中国大陆,而中国大陆出其不意、或为了达成某一政治利益出兵,这对美国来说,不论是依照《台湾关系法》,或是美国在印太的战略,这都关乎美国在众目睽睽下、对一个民主政体是否提供协助,这就很重要;第二,美国协助或出兵台湾,有很多不同方式。它可以是派美军在远端监控,也有可能是美军与台湾的军队,直接进行通联。

中国会透过各种手段干预台湾选情

记者:随着台湾总统大选的逐渐逼近,中国除透过军事上的威胁,还有哪些手段能干预选情?

黄介正:中国大陆意图干预台湾的选举,自从1996年台湾的总统直选以来,从来就没有断过。过去被称为“文攻武吓”,中国大陆都尝试过。现在比较新的态样,就是透过网路科技及社群媒体,更深入的影响、穿透台湾的公共论坛,这指的是网路上的论坛。

颜建发:就像刚刚黄老师讲的,这可以分作传统安全与新安全、也就是非传统安全,像是经济、金融、科技、骇客,以及制造社会动乱等手段。中国当然会想办法让台湾制造内部动乱,这对中国来说最好,甚至让中国有理由介入。可是,这段时间看下来,其实相当困难。基本上,台湾已经很民主化了,虽然在台湾内部来说,统独仍是个争议,但大家仍可透过民主机制,例如公开辩论、选举等来处理,现在有的就是心理威胁。

解放军的海岛登陆演习(资料图/路透社)
解放军的海岛登陆演习(资料图/路透社)

美中关系决定台海是否稳定

记者:美、中、台三方中,哪一方较可能是台海局势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颜建发:我想,台海不稳定的主要因素,反而现在是出在美中关系,这像是“修昔底德陷阱”的问题。美国感受到中国的挑战,而中国现在并没有能力与美国直接对抗,所以,双方一下子软、一下子硬,这反而是台海不稳定状态的根源。台湾其实是依变数、不是自变数,台湾绝对不是台海不稳定的主要来源,而是被动受影响,主要受美中对抗影响。

黄介正:台湾可以操控、影响两强之间的对决的能力是有限的。只能是因为美中关系的变化,导致台海危机的发生。从中国大陆的角度来讲,中国处在战略机遇期,就像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的,中国要走进世界舞台中央;美国也处在另一个战略机遇期,要防止或延缓中国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现在看到双方透过关税、贸易、科技,双方较劲。但不能忘记的是,双方也有可能透过一个局部军事冲突,来延缓或挑战彼此,而台湾很可能是整个印太区域周边,中国大陆最容易敏感的标的,台湾本身应该不会去挑衅或制造美中困境,反倒是美中双方因为彼此较劲,是否会在台海产生一个军事冲突的局部影响,有时候不是台湾自己可以决定的。

记者:谢谢二位参加我们的讨论。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