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区域竞争 台湾躺枪失邦交国

2019-09-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湾的外交部长吴钊燮(中)宣布遭基里巴斯断交(记者黄春梅摄)
台湾的外交部长吴钊燮(中)宣布遭基里巴斯断交(记者黄春梅摄)
Photo: RFA

继所罗门后,台湾外交部周五宣布,再被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断交。为何台湾这波断交潮,都集中在南太平洋?这在美中印太战略的竞争格局下,又有什么连动关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邀请台湾师范大学政治研究所教授范世平,以及前台湾总统府发言人、现任华盛顿台美研究中心执行长的陈以信进行讨论。

问:中华民国又少了1个邦交国,责任在哪一方?

陈以信:我认为,这个责任两岸双方都有,但你不能都只怪中共打压,这不是完全因素;台湾方面,两岸关系的政策,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以过去的例子来看,在前总统陈水扁执政期间,他丢了9个邦交国,但也增加了3个邦交国,所以,可以说是3比9;而马英九执政时,虽然邦交国丢掉了甘比亚,但是参与了一些国际组织(的活动)、包括参加“世界卫生大会”(WHA)及“国际民航组织”(ICAO)会议;但蔡英文总统执政到现在3年多,除丢了7个邦交国,台湾还退出WHA、无法参与ICAO会议,可以说是0比9输,以棒球比赛来比喻,等于是“被打爆的先发投手”,快被对方得10分、提前结束比赛了。

我必须要强调,蔡总统执政至今,在外交成绩上甚至

比不上陈总统,当时陈水扁总统还能用中华民国名义建交3个国家,而蔡总统至今1个都没有,我不晓得她是作不到、还是根本不愿意。

范世平:我觉得,这要把邦交国与非邦交国的关系分开来看。蔡英文上台后的台美关系,包括像是美国卖给台湾F-16V战机、M1A2战车等,蔡英文可以说“这是马英九任上做不到的”;另外,包括美国国会推动《台湾旅行法》、《台北法》草案,甚至台美之间的交流史无前例的高,这也可以算是蔡英文的外交成就。而且,美国已经有国会议员要求国会议长邀请蔡英文访问华府,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意,蔡英文在外交这一块,就不会因为断交这么多国家而产生影响或可以降低影响。

我觉得,其实台湾人对现有的邦交国,没有那么多的认识或感觉,台湾人也不会去这些国家旅游。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9月20日谴责基里巴斯与台湾断交(视频截图/台湾总统府)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9月20日谴责基里巴斯与台湾断交(视频截图/台湾总统府)
问:您的意思是,对台湾而言,在外交上是“邦交国无用论”吗?

范世平:那台湾要问的是,我们是不是要为了维持邦交国,而去承认两岸的“九二共识”?要问这个问题。我相信,绝大多数台湾人会认为“不需要”,尤其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九二共识”等同于“一国两制”后,大家更会认为不需要。台湾民众在邦交国维持方面会认为,我们希望跟对方交朋友,也很有诚意,但你如果要狮子大开口、要更多钱,我相信,台湾民众也不想当凯子,台湾社会也不支持“凯子外交”。

陈以信:中华民国的邦交关系,是一去不复返的,也是“不可逆的过程”。如果考虑国家的利益,不应该从民意的上下起伏、或是选举的一时结果来考虑,必须要从国家整体利益,长治久安来思考。所以,中华民国邦交国的数量,绝对不是选举议题,必须要以国家的长远利益来分析,才是最佳方式。

问:中国现在直捣南太平洋,不只让中华民国损失邦交国,中国在第二岛链插旗成功,突破美国的势力范围,在地缘政治上形成突破口。对美国来说,接下来该如何维护美国自身利益,以及协助台湾保住邦交国?

范世平:中共这种“大撒币”的方式,针对这些人口不多、但战略地位重要的国家精准打击,投资报酬率是很高,针对他们的国会议员、还有元首给予私人金钱资助,像是所罗门官员甚至一人拿到一百万美元。除了这些表面的,还有其他更多利益,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还能用多少力道?除非美国也用这种撒币的方式,但我认为,美国国务院可能也无法像中国大陆用同样的撒币方式,因为,美国是民主国家,美国的外交与国防预算,还是要经过国会监督;另一方面,美国的舆论和人民也不一定支持“撒币行动”,而像最近的《台北法》草案,要针对和台湾断交的国家实行相关制裁作为,但我认为,这些效果不会很大。

陈以信:我认为,现在不只是南太,在整个亚太、印太区域,美国的印太战略目前作法是“空洞“的,所以,当美国在区域寻求支持时,盟邦例如日本或印度,很难不心生疑问,导致美国在印太区域影响力全面下降。

所罗门及基里巴斯的个案,是一叶知秋,美国必须要调整自己在印太地区的策略,我认为,这样的区域趋势改变,并不是针对台湾的邦交,中华民国的邦交只是在美中对抗格局中代理人的战场,但损失最大的却是中华民国。

问:台湾有没有操之在己的做法,可以避免持续流失邦交国的有效行动?

范世平:我觉得,台湾这些邦交国,对台湾的实质意义“很有限”,而中共这样挖台湾的邦交国,台湾民众并不会怪罪蔡英文。当然,国民党可能会说,你看,谁叫你不承认“九二共识”、活该,这自找的。但我相信,台湾民众并不这么认为,因为长期以来,中共对台湾的外交打压,从来就没停止过,而蔡英文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挑衅行为。

陈以信:美中在印太区域的竞逐格局中,台湾最大的利益应该是要脱钩,而不是挂钩,不要成为美中竞逐的对象,才有外交上的安全空间。第二,在两岸关系上,台湾必须要有所挂钩,台湾必须要有能力自己处理两岸关系,才能稳定台湾的对外关系。而现在蔡英文政府最大的问题是,在两岸关系上是脱钩的,无法藉由稳定的两岸关系,来处理台湾的外交关系,使得台湾的邦交国数量为两岸关系恶化付出代价,台湾政府如果要找回在国际上的能动性,必须在美中竞逐上脱钩,第二,要在两岸关系上能挂钩。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