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对中国的国家认同感为何屡创新低?


2019.10.03 19: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HENG.jpg 香港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说,保全香港,是保住中国可以走向世界的唯一方法,而改革完善《基本法》,是把“一国两制”下中港分居的夫妻关系处理好。(记者郑崇生)

反送中运动三个多月来、香港人的身分认同达到1997年主权转移后新高,香港人对中国的疏离感从何而来?为什么香港人开始追求不同于中国人的身分认同?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专访香港新生代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更走入香港大学校园,了解香港不同年龄段人们的看法。

 

 

你是中国人?还是香港人?香港大学学生这么告诉我们。

问:你认为你是中国人?还是香港人?

答:香港人。

而一位先用英文回答自认香港人的学生,面对不同语言询问,喜好分明。

港大学生:我觉得香港人好团结,我好庆幸自己是香港人的一份子。

普通话问:那你是中国人?还是香港人呢?

广东话答:不需要问了,谢谢。

 

 

听到普通话掉头就走,当下香港年轻人的态度,恰恰反映今年6月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民调,在18-29岁受访者中,认同自己是香港人、而非中国人的,高达75 %,创1997年以来新高。这群千禧年世代过完暑假、重返校园,仍努力阐述自己为什么要参与反送中运动,同时也持续对警察暴力执法问责,这个夏天,他们把学校教育的社会或政治理论、化成行动实践。

“香港人加油”已成为反送中运动后、港人间互相问候的口头禅,五星旗与香港特区旗一齐高挂飞扬22年后,是什么让香港人这样的身分认同高涨?回顾历史,得从1997年香港主权转移说起。

英国国歌“天佑女王”最后一次在香港弹奏,英国王子查尔斯当年在交接典礼上忍不住回望联合王国旗那最后一眼瞬间、他脸部表情传达的复杂情绪,至今仍让人印象深刻,他最后致词不忘向中国强调,“一国两制”是庄严承诺。

1997年7月1日凌晨,中国五星旗及香港紫荆旗升起,时任总书记江泽民也不忘附和查尔斯。

江泽民说:历史将会记住,提出“一国两制”创造性构想的邓小平先生,我们正是按照“一国两制”伟大构想指明的方针,透过外交谈判,成功解决香港问题,终于实现香港回归祖国。

 

 

香港回归了,然后呢?构想需要人来实践,中港关系的磨合,在2003年SARS肆虐后,有了第一次冲击,港人至今仍没忘记,时任特区政府卫生署长陈冯富珍饱受批评处理SARS慢半拍、在香港备受责难,但中国仍推荐她担任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

SARS让香港经济受重创后,北京开放广东省4地民众自由行,中港签署实施《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的协议》(CEPA),双方经济深化整合,却埋下香港与大陆民间彼此看不顺眼的种子。访港大陆旅客暴增,带来观光收益,却也影响港人原有生活平静,最直观冲击的,当属来港大陆游客的不文明行为。

像是香港地铁里禁饮食的规劝,引来陆、港大妈骂战,这样的片段网上太多,而小事点滴累积,到了2008年北京办奥运,也没能让香港人找到同属中国人的光荣感。

香港出生长大、有北京大学博士学历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谈到认同转变的心路历程,汶川地震是个关键,对学社会学的他来说,当时天灾凸显中国豆腐渣工程的人祸,却没有问责机制,他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在香港发生。

郑松泰说:作为一个香港人,香港梦很简单,就是你不要管我,就好了。这是我们80、90年代说的,“井水不犯河水”,你越管,香港越糟糕,所以,现在应该要写清楚香港的《基本法》,就是分居啰!可是还有关系啊,但不是父母对子女的关系,而是两夫妻处不好,就分开,那就是要写清楚分居后的关系就好,就是“一国两制”。

 

 

36岁的郑松泰把自己喜爱的英超曼联队球衣挂在立法会办公室墙上,原因是风水师告诉他,挂红色物品在墙上,可以化解对岸的景观煞,他的东、西并蓄,反映香港人的务实,他就不认为追求港独,是对香港好的方式,而是写书呼吁北京,改革完善《基本法》,让“一国两制”迈向真正的“良制”。

郑松泰:我说为什么香港那么重要,其实,保全香港,是唯一一可以保住中国的方法,除了香港以外,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让中国走向世界。

“香港好、中国才好”,这是北京听得懂也在乎的逻辑,参与反送中运动的他曾一度被港警扣留,却没磨灭他为实现香港梦在体制内努力,他希望东方之珠这个有自治权的城邦,可以继续闪耀。对二十岁出头的香港年轻人来说,为香港争取民主,更是拼搏自己的未来。

参与反送中运动港大学生Patrick(化名)说:香港是很尊重西方的价值,例如说,民主、自由、法治,这些都是我们比较尊重的一些价值。我认为,现在中国,感觉像是一个被共产党绑架的一个国家,像一个党国,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自己是一个华人,但是我们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和现在中国走的道路,越走越远。

对香港的年轻人来说,身分的认同,关键还是在所追求的价值观与社会制度,而非无法选择的血统。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若真心在乎香港人的民心,切实执行“一国两制”架构下,还有很大努力空间。


记者:郑崇生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