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过后旧金山唐人街五星红旗卷土重来


2020-10-06
Share
M1006-SC1.jpg 2020年10月4日,记者看到积善堂、人和会馆、三邑总会馆悬挂着五星红旗,亦有机构房顶的旗杆空无一物。(孙诚拍摄)

 

2020年10月4日,记者走访旧金山唐人街,发现不少建筑悬挂着五星红旗。与此同时, 旧金山华人民运团体及洪门致公总堂继续进行“敦促摘除血旗”的活动。

据民运人士胡金炜先生透露,“十一”过后五星红旗在旧金山唐人街有卷土重来之势。当日,在花园角广 场,还有人因张挂旗帜声援香港抗争者,遭到亲共人士辱骂,并险些遭到殴打。

 

 

2020年10月4日,是中共所谓“十一国庆日”之后的第三天。这天下午,记者走访了旧 金山唐人街,发现当地有不少建筑悬挂着五星红旗。与此同时,华人民运团体及洪门致公 总堂成员继续进行着“敦促亲共侨团摘除华埠五星血旗”的活动。一批敦促亲共团体摘除 五星红旗的人士走街串巷、发放传单,并不断以扩音喇叭向悬挂五星红旗的建筑喊话。

 

民运团体以扩音喇叭喊话,敦促悬挂五星红旗者“摘除血旗”。(孙诚提供)
民运团体以扩音喇叭喊话,敦促悬挂五星红旗者“摘除血旗”。(孙诚提供)

参加活动的洪门致公总堂成员张牧之先生介绍了“敦促摘除血旗”活动的重要性:“ 中国城(Chinatown)插旗子是比较传统的事。清朝末年,一些侨社插的是清朝的龙旗,后 来又插民国的五色旗、青天白日旗,最近就插了很多五星红旗。对于美国人来讲,中国城 的政治表达就近似于华人的政治表达。中国共产党正在破坏大家的言论自由、人权,我们 不能让华人成为共产党的政治炮灰。所以我们坚决反对挂五星红旗,在中国城(挂五星红 旗)会给很多人造成一种误解。”

一位名叫塞斯•安德森(Seth Anderson)的旧金山本地居民自愿加入了“敦促摘除血 旗”的队伍。他说:“我不是他们的一员,只是住在这条街,碰巧遇见了他们。我加入他 们的原因是,我去过中国,知道中国政府是怎样的、对人民做了什么。”

进行喊话的民运人士胡金炜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敦促摘除血旗”活动到目前 为止的情况:“这个活动我们是从八月中旬启动的。每个周末我们都到三藩市的中国城, 看到哪里还在悬挂五星血旗,就给它发传单,让它摘除五星血旗。在之前的几个星期,我 们看到有些(机构)已经摘除了血旗。但是因为最近‘十一’的关系,这个星期,就是今 天,我们发现很多(机构)就重新挂起来了,我们已经统计了名单,比如说华商总会、冈 州会馆、中国驻旧金山的统促会。”

记者在唐人街部分街区走访调查时,则看到人和会馆、三邑总会馆、积善堂等机构房 顶悬挂着五星红旗。不过,也有不少建筑、机构房顶的旗杆上空无一物。

花园角广场上,张女士悬挂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美国国旗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随风飘动。(孙诚提供)
花园角广场上,张女士悬挂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美国国旗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随风飘动。(孙诚提供)

同一天,唐人街的花园角广场爆发了一场冲突。年过七旬的张女士独自在广场上悬挂 了一面“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一面美国国旗及一小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并在派发 写有“消灭恶魔中共”(Eliminate the demon CCP)字样的传单时遭一位亲共人士辱骂, 险些遭到殴打。冲突最后被到场的民运人士拦阻。张女士介绍当时的情形说:“我说‘你 了解一下,我这里有资料’,我就给他这个资料,说‘你看一下’,他说我‘卖国’。过 一会来了四五个人,又要打又要骂的。”

张女士还向记者解释了她悬挂旗帜、声援香港抗争者的原因:“希望香港人坚持下来 ,一定推倒中共,为了孩子们。尤其我是一个母亲,(想)为后代争取点自由,让孩子们 自由地活在阳光下。”

当日下午,旧金山唐人街的气氛大体平静。但许多机构悬挂的五星红旗、“敦促摘除 血旗”活动的进行,及花园角广场的冲突,则显示了其中涌动的不平静气氛。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