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青年選票 綠營中常會檢討"抖音重挫民進黨"

2024.01.18 12:26 ET
流失青年選票 綠營中常會檢討"抖音重挫民進黨" 2023年12月22日,兩部手機在臺北的 TikTok 應用程式上播放與臺灣即將舉行的選舉相關的影片。
法新社圖片

民進黨選後首次中常會檢討年輕人選票流失的問題,有中常委建言,應加強抖音等網路工具的經營和使用,而不是一刀切禁止不用。

民進黨的賴清德、蕭美琴當選總統、副總統,只獲得40%選票、558萬票,比4年前蔡英文獲得57%、817萬票,流失約17個百分點,只保住綠營基本盤。民衆黨主席柯文哲則獲得30%選票,不少民進黨的選票都流向了白營。外界分析,民進黨失去青年話語權爲警訊。

民進黨17日召開大選後首次中常會,爲此作出檢討。

擔任中常委的臺北市議員許淑華主張,不需要禁止抖音,禁也沒有用,應該要去面對。她指出,年輕票是民進黨急需處理的,民進黨長期疏於進入校園和年輕人互動,更忽略新媒體科技對年輕人影響,例如,當紅的抖音舞蹈“科目三”,並不需要禁止。

中國背景的抖音 民進黨主席賴清德帶頭不用

過去民進黨認爲母公司在中國的抖音,有國安疑慮,包括黨主席賴清德都不使用抖音作爲宣傳工具,大部分民進黨候選人也都未經營抖音。未來是否開放?引起黨內檢討聲浪。

請辭民進黨祕書長的許立明,17日答覆媒體時表示,這確實是困難議題,美國有些州禁止,但引起反彈,“禁也不能禁,用也不能用”。他表示,此次選戰以加強油管和IG爲主。然而,年輕族羣已是“後太陽花時代”,該如何與他們溝通對話?他認爲,擔任公職或黨內幹部的黨員日常就應經營社羣媒體,不是選舉時才處理。

民進黨祕書長的許立明(資料圖/維基百科)
民進黨祕書長的許立明(資料圖/維基百科)

禁用與不禁用該不該“一刀切”?綠營中常委辯論

中常委之一的立法委員王定宇說,抖音和TikTok有三大問題,包括資訊後臺和擁有者來自中共,有資安外泄疑慮。再者,短視頻成爲謠言、錯誤信息散播的溫牀,甚至有組織、有系統散播,傳播假錯信息,對自由民主開放社會造成分裂、紛擾,耗費社會成本。第三,短視頻“掐頭去尾式”的傳播方式,對認知真實的全貌是一種傷害,在年輕人中傳播常導致社會問題。

王定宇認爲,臺灣是面對資訊作戰、認知作戰重災區。這三大問題非常嚴重,呼籲各界不分黨派支持修法,強化管理甚至予以禁用。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副研究員曾怡碩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社羣媒體平臺、網路新科技本身應該都是中立的,政府應嚴守不能過度干涉私人企業和人民,但政府有責任向人民示警哪些科技平臺存在風險,民衆也必須負起責任。

學者:平臺的風險與平臺的內容應分開

曾怡碩說:“不只抖音,只要不應放上網路就不要放上,這是基本原則。比如機密、不能公開的,不會透露、不該透露的資訊應保護的個資。政府提醒你境外勢力可能造成的風險,並未禁止使用。”

曾怡碩提到, 抖音在全球使用者很多,也是青少年族羣愛用的,進而擴散到其他族羣。短視頻適合數位時代網路資訊多和大量化的性質,影音短,傳播受衆效果好,只要負責認知作戰單位都會想辦法使用。不只政治人物在選戰中使用,連一些國家政府單位也在使用。

曾怡碩舉例:“民衆溝通也好、公衆溝通、戰略溝通,包括美國政府也會採用,想募兵、招募人員,政府單位要招募人員、白宮、美國等國防部都可能採用短影音。反向思考,你想去影響其他地方,會去接觸大量使用者,當然要透過這平臺、管道接觸,任何管道都可以使用,這只是其中之一,而不只依賴單一管道,也可以不用去排除這一管道。”

曾怡碩提到,抖音母公司在中國,中國有國家情報法,雖然抖音高管在美國國會聽證宣稱,沒有提供中國政府其全球使用者資料,但是一旦中國政府動用國家情報法要求抖音母公司交出使用者資料時,也沒有理由相信他有辦法拒絕國家要求交出的風險。

如何找出和年輕世代溝通的方式和需求政見更重要

臺灣法律科技協會理事長、海洋大學法政學院教授江雅綺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執政黨一直有警告,抖音母公司在中國使用的若不是國際版,中國政府、共產黨影響力無庸置疑,資料收集、演算法確實有一定風險存在。但平臺和平臺上的內容可分開,年輕世代習慣透過短視頻、抖音平臺去消費、傳遞訊息,成爲流行媒介。

江雅綺說:“更重要也許不是這平臺本身,而是平臺上年輕世代習慣的溝通形式。可以看到不同平臺、也有其他大的社羣平臺陸續推出短影音功能、短影音內容傳播製造,如何更有效地和年輕世代溝通方式,是更關鍵的重點。”

江雅綺提到,一些民間團體、研究單位發出觀察報告歸納總結,認爲抖音控制後臺大數據,傳播有利中國論述一點不奇怪。但一個投票決定,一定有很多因素的總結。“也許看到一點抖音內容,又有其他因素影響,進行檢討時,應該要去開發更多有效、和如何跟年輕世代溝通的方式,及他們關心的內政議題、生涯發展、年輕世代關心的如房價等,執政者應多放力量在這上面。”

10幾秒的抖音視頻如何說好一個政見?

抖音短視頻動輒幾秒、十幾秒,如何說好一個政策或政見?江雅綺說:“的確,很多研究指出,短影音形式比較不利於把一件主題作深入的思考比較,比較利於一些民粹的結論,或傳遞一些似是而非、扭曲的不實的訊息平臺形式。但不要因此放棄這溝通方式。”

江雅綺指出,不可諱言,短視頻內容形式,是年輕世代很習慣去溝通、去傳遞信息的一種形式,執政者如何加以運用?還有很多其他工具可以一起運用,包括傳統媒體和平臺。“只是要如何統合媒體平臺形式,找出最有效、最能跟年輕世代溝通的方式,這不應該放棄,或認爲這種形式它不利於某一種思考,就完全不去考慮。”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梒青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