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给中方 “一国两制”带来什么挑战?

2020-0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召开研讨会,讨论2020年台湾大选的启示和影响。韩国瑜国政顾问、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右二)参与了讨论。(王允摄)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召开研讨会,讨论2020年台湾大选的启示和影响。韩国瑜国政顾问、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右二)参与了讨论。(王允摄)

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已落下帷幕,虽然现任总统蔡英文成功获得连任,但民进党在立法院选举中却有所退步。有专家在华盛顿智库研讨会上指出,台湾大选结果给中方的“一国两制”提出了挑战。

上个周末结束的台湾大选,虽然总体以蔡英文总统为首的民进党优势明显,但似乎也包含某种隐忧。

 

专家:大选结果要小心解读

1月16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会上,韩国瑜国政顾问、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问题是蔡英文政府到底得到了民众多大的授权呢?总统票很高,但政党票差距几百万,那显然还是有进一步分析的空间。”

在台湾大选票数统计中,蔡英文获得的选票是破纪录的817万张;民进党在立法院的立委席位也保持了过半,达61席,但比上一届立委选举少了7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分区立委选举中,民进党的政党票比蔡英文的得票差了335万,得票率为33%;比2016年的那一届44%的得票率大幅下挫,与国民党打了平手。

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在会上分析说,要慎重解读这一选举结果:“我们需要分清楚这些得票比例中,到底哪个才最准确地反映了台湾大众的民意。如果不知道哪个指标最好地反映出民众对你的支持,你就很难说你得到了充分的授权。”

台湾总统选举候选人蔡英文在投票。(美联社)
台湾总统选举候选人蔡英文在投票。(美联社)

两岸切断联系引民忧

黄介正认为,由于民进党在“九二共识”问题上立场模糊,北京4年前切断了两岸官方常态联络机构的联系,这让台湾民众对民进党政府颇有不满:“你知道吗?包括我一起当兵的同学,已经在北京滞留了22个月了,家属都不可以去看。给的理由,就是国家安全的原因。你连这种问题都不能处理?我以前是陆委会副主委,那我要你这个政府干什么呢?”

黄介正还指出,民进党政府急于在大选前通过针对大陆政治威胁的《反渗透法》,这也不必要地激化了台海两岸的矛盾。

蔡英文总统于周三签署《反渗透法》,并要求行政院继续宣传这部法律。蔡英文还表示,《反渗透法》不是要反对两岸交流,而是要维护正常交流,杜绝受中国政府操纵的、有害台湾民主政治的行为。

但台湾岛内对通过这部法律争论激烈,刚刚当选的台湾国民党籍不分区立法委员陈以信在研讨会上指出,这部法律的通过过于仓促:“这部法律写得很糟糕,也没有做好准备。尤其是,当它说,只有某些具体行为会遭到管制时,这些说法背后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澄清。”

有舆论担忧,《反渗透法》的主旨过于政治化,可能带来恐怖气氛。

台湾大选结果给中国政府带来挑战

在另一方面,台湾大选的结果也给中国政府处理台海关系带来挑战。蔡英文总统周二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北京要面对现实,台湾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称为中华民国(台湾)。

蔡英文的这种说法似乎照顾到了两岸关系的现实,没有直接把台湾冠名为一个国家。但这一表态,还是引起中国官方的激烈反应。中国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周四在新闻稿中表示,“台湾从来不是一个国家,台湾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妄图挑战这铁一般的事实,只能碰得头破血流,落得身败名裂。”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中国项目主任孙韵在会上分析说,台湾的局势的确给中国的“一国两制”提出了挑战:“我的观察是,现在中国方面没有能力来改变‘一国两制’的舆论导向,任何领导人要想改变由邓小平定下的这种政策设计,必须要有更好的替代方案,而且必须说服大家新的方案能够取得成果。”

孙韵指出,中方的问题是,目前没有人知道中国的台湾政策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走。

记者:王允    编辑: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