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示威者占中8日 盼以绝食换觉醒

2014-10-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前政府测量员莫绍文自10月2日起,已连续8日在金钟占领区绝食。 (记者忻霖拍摄)
图片: 前政府测量员莫绍文自10月2日起,已连续8日在金钟占领区绝食。 (记者忻霖拍摄)

香港占中运动踏入第12天,示威者用各种方式表达抗议,要求“真普选”的权利。其中,前政府测量员莫绍文从10月2日起已连续8日在金钟占领区绝食。他对本台记者表示,他愿以自我牺牲为公民抗命付上代价,希望香港的民主能在全民谅解、全民觉醒中到来。

本台记者连日来到金钟与莫绍文访谈,绝食第6日时,他表示,已经感到十分乏力丶站立不稳丶心跳加速丶肠胃抽筋及分不清方向;但到了第7日,他依然坐在原地绝食,坦言相信离晕倒入院时间不远;至本周四,他已经坚持绝食8天,步行须用拐杖支持。

他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眼见政府以武力对付和平示威者,让他下决心以绝食抗争。9月28日,警方向示威者释放催泪弹时,他曾跪在警察防线前,要求停止再使用武力,但随后警方又在他头顶释放了三颗催泪弹,令他感到无法用对话的方式和政府沟通。

记者:“你跪在地上的时候警察什么反应?”

莫绍文:“警察有一分钟不知道怎么办了,原来他们很顺畅地打了几个催泪弹,他看见我在烟雾里跪下来,他们停了一分钟,然后又多发了三个催泪弹。我认为我没有希望和这个残暴的政府商量什么了。我对整个运动的目的改变了,我希望占领人们的心中,不再是占领中环了。靠自己的牺牲让他们明白,民主的重要。”

莫绍文年逾五旬,至今未婚,绝食的8天来他均瞒着年迈双亲,怕父母伤心,而哥哥丶姐姐也是从新闻中才得知他在绝食:“我是一个糖尿病人,应该很快就会倒下来,我有一个哥哥丶一个姐姐,他们当然是反对的,但他们也知道从来都很难挡着我做我想做的事。我决定绝食前,考虑了三天,这是必须的选择。”

记者:“8天来有没有检查过身体?”

莫绍文:“这边很好,有义务的医疗团队他们经常来看我,检查我的血压丶血糖丶心跳丶体温。”

莫绍文表示,这8天来很多市民或途人专程来金钟看望他,为他打气。最让他感动的是,许多市民来到他面前,说着说着就开始抱着他哭,他还遇到过壮汉像小孩子一样忍不住流下男儿泪,他主动抱着对方安慰:“有些学生他们站在老远的地方看着我哭,他们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另外一类市民他们过来跟我谈,要我不要绝食,身体重要,一边说一边就哭。还有一类男的,跟我握手,之后就哭了,通常男的我亲自会去拥抱他们,越抱他们哭的越厉害,这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他们说也很想绝食,但后面有太多太多的包袱,不论是家庭还是孩子丶工作的负担,他都没办法出来做一些具体的事,这让他们觉得自己的没用。”

莫绍文的前同事邓小姐近日从新闻上看到他绝食5天的消息,既担心又感动,于是决定连续3天一有时间就到现场陪伴照顾。邓小姐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我是他过去的同事,现在的朋友,来关注他是因为一开始从新闻里看到他的照片,知道他有参与这个活动,他做这个事很伟大,是牺牲自己,要其他人和政府明白。我来就是想看看他情况怎么样。”

记者:“你来了多少天了?”

邓小姐:“今天是第三天了。”

莫绍文还对记者说,就算这次占中成功,也不是什么胜利,因为那样的民主不是由全民谅解得来的,社会需要的是全民觉醒:“公民抗命是觉醒的一部分,觉醒运动有很多不同方法,其中一个就是自我牺牲。就算公民抗命最后成功了,但人的心没有觉醒,这都不是一个民主发展健康的过程。”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