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9日接心理辅导个案50宗 社工自发金钟设站助市民

2014-10-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摆放在金钟救助站外的艺术创作“雨伞人”,鼓励占中人士坚持下去。 (记者忻霖拍摄)
图片: 摆放在金钟救助站外的艺术创作“雨伞人”,鼓励占中人士坚持下去。 (记者忻霖拍摄)

数以万计的香港市民连日来参与近年最大规模的公民抗命行动,许多社工在占领现场设立心理辅导站,轮流当值,即场为参与占中行动的示威者提供情绪辅导。有社工表示,在占中行动的这9天里,不单单是遭到或目睹暴力的示威者需要情绪疏导,与民众对峙的警察丶紧密跟进事件的记者丶救护员等均受到心理冲击。

占中行动进入第9天,集会现场除了有市民设立的数十个物资支援站保证示威者有源源不绝的物资之外,不少专业社工自发在集会地点成立心理辅导站,为市民提供心理支援。

社工冯先生表示,占中9天来,该站总共介入50多宗心理辅导个案,其中两宗令他难忘。

记者:“你接了多少心理问题的个案?”

冯先生:“在这几天里有50几个。”

记者:“主要是什么问题?”

冯先生:“分为四种问题。第一是立即受到心理伤害,受到冲击;第二是在现场看到冲突的路人他们产生的心理问题;第三是旺角过来金钟的示威者,他们看到这个站会来,我们也会出去找他们;第四是一路跟进这个事情的人,包括记者丶救护员丶警察。”

记者:“这么多个案那些令你印象深刻?”

冯先生:“有两个的。第一个是警察冲击的时候,她们受惊,有四个女孩子一过来不断大哭,因为在晚上,她们也害怕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能令她们冷静下来,我们唯有陪伴她们一路聊这个过程,说将来遇到着这样的情况怎样保护自己。第二个个案是令我感动的,求助人是一个牧师,他一个人来到这里,教会里面其他人不断致电他,要他离开现场,也带教会里的年轻人离开,因为很危险,但他不想,因为年轻人也不想走,他要陪伴他们,他说为什么其他人不了解他们,如果小孩在这里,他愿意挺身保护他们,哪怕子弹或催泪弹,也愿意为他们挡。因为他是一个人做这个事情,我想他受了很大压力,所以他到这里来,要我们和他一同祈祷,给他做辅导。”

一名心理辅导站的义工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前几天,那些便装警察在天桥上走近办公室的时候,有一些受伤的人或一些女生看到之后会比较激动,他们也有过来的,我们的社工也出去看到他们情绪不平复的时候,也会和他们谈一下,做一下辅导。”

一名在心理辅导站做义工的学生表示,他参加了9月27日晚学民思潮发起的“重夺公民广场”行动,目睹了警方武力清场,感到惊慌和恐惧,虽然当时很多受伤的同学都及时得到救治,但他们经历的情绪问题却被忽略。后来看到社工们在占中现场设立心理辅导站,遂决定在此做义工帮助运动中其他情绪受困的同学:“我们是早上7点多的时候被清场,当时情况很混乱,很多人除了受伤以外,他们的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所以我认为后期出了这个社工站是比较好的事情,对于受惊的市民,我们会做一些安抚的治疗,平定他们当时那种害怕和恐惧情绪,每个人心理承受恐惧和冲击的程度是不同的。”

记者:“占中行动之后,有心理问题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呢?”

义工:“应该说不是这场运动产生的心理问题,而是发生警民冲突时,警方的处理方式太过突然,我们没有预料到,所以产生的问题就更多了。”

社工冯先生还表示,政府有责任派社工到现场为有情绪受困的市民做疏导,但目前未见相关安排:“香港人通常比较难去说自己的感受,当天放催泪弹的时候政府应该派他们的社工或其他专业的人为现场的人辅导,但政府没有这样做。我们没有站在很高的地方辅导他们,我们只是布置了一个家一样的地方,如果需要他们可以坐在里面,喝一点水,舒服地和我们聊聊。”

据了解,香港红十字会也因应占中运动,自上周一开始与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属下的危急事故小组,提供心理热綫,同时,灾后心理辅导协会丶青协“关心一线”丶明爱“向晴热线”等多个机构都为占中运动提供情绪支援及相关辅导。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陈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