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渐显共识:清场不是结局 只是开始

2014-1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马上到来的圣诞丶元旦丶以致于明年七一丶国庆,甚至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再一次爆发公民抗命的开始(忻霖摄影)
马上到来的圣诞丶元旦丶以致于明年七一丶国庆,甚至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再一次爆发公民抗命的开始(忻霖摄影)

金钟“遮打自修室”被夷平 抗议学生恋恋不舍;香港社会渐显共识:清场不是结局 只是开始

香港回归以来的最大型的群众抗争运动——雨伞运动,周四遭遇终极清场。香港社会很多民众似乎已形成共识,那就是雨伞运动已经唤醒香港人不再对政治民主冷漠,马上到来的圣诞丶元旦,以致于明年的七一丶国庆,甚至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再一次爆发公民抗命的开始。

香港民众为争取真普选而持续70多天的占领运动,周四遭到警方终极清场。这场回归以来最大型的民主运动,号称令香港进入了抗命年代。但不合作行动至今,政府仍未回应民众的诉求,但同时,又有不少人因雨伞运动而觉醒,也留下许多思考。

在金钟占领了70多天的陆同学周四告诉本台,雨伞运动发展至今,市民们都清楚,无论占领下去还是行动升级,都不能令政府有丝毫让步,但对他来说,这场运动让她改变了对香港人的看法:“发现原来很多人愿意为政改这一件事而付出,他们的极限可以很大,例如一些抗争的方式,从来没有想过香港可以这样,以前都是叫叫口号丶坐一坐或者游行就算了,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另一位已经回到学校的林同学周四告诉本台,清场对政府来说并非是一场胜仗,经过这场运动,年轻的香港人不再是向“钱”看的一代,也许政改第二轮咨询以後,雨伞运动又会再次出现,到时候,香港人可能已准备好上战场了:“我觉得香港从前是一个只注重钱的地方,但这70天以来,我们看到很多人愿意付出很多,在街上睡觉睡了70多天。”

记者:“你对未来怎么看呢?”

林同学:“我比较灰心,因为运动清场,问题还没有解决。”

记者:“以后还有这样的行动你会出来吗?”

林同学:“我会出来。“

对于学生们的决心,“伞下爸妈”的负责人Vivian表示理解,她告诉本台:“他们不想他们的血白流,所以他们还不想回家,他们还想做一点什么,占领是有一个地方,让他们跟政府有一点抗争的味道。”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傍晚接受传媒访问时称,未来半年是雨伞运动的下半场。届时他自己的身份角色会有改变,在支援的岗位,探索其他不合作运动的方式。对於政府声称愿意和学生对话,周永康指若对话只用作拖延,其实没实质意义。

同时,也有市民提议在金钟“鸠呜”,马上到来的圣诞丶元旦丶以致于明年七一丶国庆,甚至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再一次爆发公民抗命的开始。

也有市民在网络上号召以“行动降级”继续抗争,称既然行动“升级“未必有效,不如“降级”,简单如每天带着黄伞上街丶逢假日穿黄衣郊游丶去政府机构附近散步,持续日常的抗争行动正是提醒香港人,雨伞广场虽然被清场,但这只是追求民主运动的新开始。

对此,月前就开始思考如何在雨伞运动结束后进行不合作运动的 “良心抗税”发起人丶香港大学的蔡老师对本台表示:“我们在这一方面争取到的成果真的不多,有我们这么多青年人带头,我希望我们其他年纪的人都支持他们,我相信香港有很多的人是想用这些合法的方式。”

曾在金钟绝食40天的莫绍文,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占领运动似乎改变香港很多,但也似乎改变香港很少,因为香港仍然没有真普选,民主程度更是寸步未进,但同时,又有不少人因雨伞运动而觉醒。下一阶段,他要做的就是到国外去开展绝食行动,以此再引发国际关注:“我再第二阶段有另外的目的,我会去国外绝食,可能半年之后整个运动在香港结束了,我就开始我的第二阶段行动了。”

目前,香港社会有许多共识,清场标志着以占领手段来争取民主的行动结束,今后的争民主运动需要以另一个形式进行。而未来的主要问题则是行动目标,行动理念和组织方式。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