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版业寒冬 又一禁书店"1908书社"结业

2016-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受铜锣湾书店事件影响,香港出版业进入寒冬(忻霖拍摄)
受铜锣湾书店事件影响,香港出版业进入寒冬(忻霖拍摄)
Photo: RFA

受铜锣湾书店事件影响,香港禁书市场接连受压急速萎缩。近日,香港另一家面向中国自由行游客、主营中文政治类书籍的书店“1908书社”悄然结业。有评论人士分析,香港出版业的寒冬已经来临,面临的政治压力远高于经济压力。

香港禁书市场近年来从作者、出版到发行环环受压,铜锣湾书店人员连环失踪事件更令业界雪上加霜。近日,坐落于尖沙咀闹市区的大陆禁书店“1908书社”突然结业。

与1908书社有密切联系的一名匿名知情人向本台透露,书店未正式发出停业通告,但已经于2月1日停业。由于近年来大陆游客被导游告知不允许携带禁书或杂志,专营禁书的1908书社经历了业务上的显著下滑,上月发生的铜锣湾书店事件也成为了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知情人:“书店老板还没有正式对外发表公告,不过确实在2月1日开始已经关门了,客流量太少、营业额太少,几年来都是亏本经营。很多人都关心说是不是和李波、阿海事件有关,铜锣湾书店风波以后,大陆人来买书的少了,是有点影响。”

记者:“1908书社卖的书和铜锣湾书店买的书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知情人:“很大的不同,这个书店基本没有进巨流出版社的这些书,最敏感的就是《墓碑》、高华那些书,由新世纪、田园、或者五七出版社、夏菲尔出版社出版的,名气没有铜锣湾书店那么大。”

据了解,1908书社社长李丹是中国一家关注人权问题的NGO负责人,据他2012年在书店开业时向媒体表示,开书店最直接的目的是通过盈利支援他所在机构的行政运转。书店取名“1908书社”,意在向1908年中国第一部宪法致敬,希望将法治等精神透过书本传回内地。开业的3年里,1908书社逐渐成为一个连接社会组织、媒体和社会运动群体等方方面面的中转站。而各地人权团体的干事们,记者、教师、中国维权律师也频频出现在书店的讲座中。

但知情人告诉本台,1908书社并没有像其所期望的那样,成为呼唤宪政和推进社会运动的中心,书店举办的活动屡次受到干扰,特别是在去年该书店举行的两场西藏电影节放映会上,连日遭到不明人士骚扰和放火。

知情人:“有一次西藏电影节的时候,有几个人进来喊口号,当时我跟他们讲,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到外面去自己搞活动,人家来搞活动你来冲击,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而且你这种方式没有办法让人家接受。他们当时听了我的话之后都离开了,第二天有人在垃圾箱里面放火,但是不是跟这个事件有关我就不知道了。搞西藏电影节是另外一个机构借这个地方做的,跟1908书店没有什么关系。为了普及宪政我们也做了一些这方面的研讨会,但是旺丁不旺财,来的人很多,但是买书的人很少,没有达到普及宪政的目的。”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告诉本台,对于书店停业,他感到可惜,认为出版业面临的政治压力远高于经济压力。

蔡耀昌:“1908书店关门当然是很可惜的。我们也看到过去一段时间,香港有一些书店,他们出版的无论是探讨中国的问题或者有一些可能存在的一些秘闻,有很多尤其是内地的人士来香港很有兴趣买这些书,这些表现了香港出版资讯的自由。铜锣湾书店这个事情当然令人非常担心,引发包括其他出版社和书店考虑到风险,也影响了他们的生意,所以就出现了像1908这样的情况。”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