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众志罗冠聪:引渡条例修订断送一国两制

2019-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在接受本台记者石山的采访。(RFA)
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在接受本台记者石山的采访。(RFA)
Photo: RFA

专访香港众志罗冠聪:引渡条例修订断送一国两制

香港特区政府正在全力推动香港引渡条例修改,未来可应中国大陆要求引渡嫌疑犯至中国,这引起了香港社会的严重担忧。香港青年政治组织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最近前往美国活动,希望美国对香港政府施加压力,停止引起极大争议的《引渡条例》的修订。5月13日,罗冠聪在华盛顿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专访,谈到了引渡条例对香港一国两制的影响,以及香港社会的未来。

记者:欢迎。对于香港以外的听众来说,最关心的是,这个条例的修订,会对香港一国两制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罗冠聪:这个条例对香港自治和一国两制将带来无可挽回的影响。香港回归二十多年,一直没有和中国谈引渡法,因为中国本身没有公平审讯,也没有一个和国际接轨的法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经公开说,中国不走司法独立的道路,法庭审判要服从党的领导。这对崇尚司法独立精神的普通法地区不能接受的。香港在世界上司法排名是十六,中国大陆是八十多,这个差距是很大的。

记者:你的意思是,一国两制中的“两制”,司法制度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罗冠聪:对,所以这个引渡条例将大大影响香港的法制。

记者:对很多大陆地区的听众来说,一个罪犯就应该引渡,香港政府也说了和政治有关的问题不会引渡,你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罗冠聪:香港和任何一个地方的引渡协定,一定要首先确定那个地方是否有公平审讯。犯了罪受惩罚是合理的,但是,象中国这样没有司法独立的地方,提出的个案是否真实,是否会捏造罪名,去针对政治异见者,或者是针对不喜欢的香港人。如果这样,等于香港市民的权利就会受到严重的侵害。

记者:就是中国政府即便是因为政治原因,它也会提出刑事案件的要求去引渡?

罗冠聪:过去发生过。比如桂敏海,他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中国抓他是因为政治原因,但抓的时候却说是因为多年前一起车祸。所以(如果有了引渡条例),就会用非政治的案子把你抓回去。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任何机制,去监督这些案子是否是正当的。所以这引起了香港社会普遍的忧虑。

记者:我听说香港商界也非常担心。


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左)在接受本台记者石山的采访。(RFA)
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左)在接受本台记者石山的采访。(RFA) Photo: RFA

罗冠聪:过去商界都是不作声,配合政府,但现在他们也发出声音。包括自由党,包括很多大商人。因为在中国,税务和营商条例常常朝令夕改,在这个三十多条的条文中,税务和行贿都在其中。

记者:在中国不行贿很难做生意。

罗冠聪:对。比如自由党的主席就公开说,在中国经商,小额行贿是无可避免的,所以他们会有很大的忧虑。

记者:香港众志是支持香港未来地位自决。中国政府把自决等同于独立。你怎么看自决和独立的关系?

罗冠聪:自决就是未来由自己决定。如果一国两制行之有效,大家都选择一国两制。事实上过去民意调查中,港人一直都支持一国两制。但如果一国压倒了两制,一党专政压制了香港的民主发展,我们就应该还有另外的一个选择。

记者:你这次到美国来,是有不少活动吗?

罗冠聪:明天就有一个听证会。

记者:香港修改引渡条例,和美国有什么关系?

罗冠聪:香港有八万五千个美国人居住,有一千多家公司,引渡条例也会影响到他们的权利。香港是开放的国际城市,你不能说要资金、技术和人才的时候,就欢迎别人来,要修法例就不许别人说话。在这方面,美国有他的角色在。

记者:很多朋友谈到香港时说,香港有自由,没民主。您对香港未来的民主怎么看?是悲观还是乐观?

罗冠聪:如果说在习近平的管制下,我们不乐观。但民主是未来的潮流之一,在香港我们肯定会去自己争取。

记者:非常感谢!

您刚才听到的,是本台记者石山对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的专访。

记者:石山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