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具象征意义

2019-09-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12日,美国大西洋学会就香港问题举办研讨会。(记者石山摄影)
2019年9月12日,美国大西洋学会就香港问题举办研讨会。(记者石山摄影)
Photo: RFA

美国驻港澳前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星期四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美国国会正在讨论的《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大部分内容在其它法规中已经存在,但通过该法律具有美国支持香港民主进程的象征意义。

香港反送中运动引发的乱局,引起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将讨论《香港人权民主法案》,以国内法的形式要求行政当局调整对香港政策。众议员吉姆·麦戈文和克里斯·史密斯,周三也提出《保护香港法案》,要求停止向香港警方输出防爆装置、设备和其它服务。

 

 

美国驻港澳前总领事唐伟康周四在美国大西洋学会举行的一个有关香港问题的研讨会上表示,事实上《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有关条文,在其它立法中已经存在,当局可据之调整对香港的政策。不过他也认为,美国通过人权民主法案,可以凸显美国的立场:

“这个法案有两个实质的部分,一是针对具体机构和个人的制裁,这部分其实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中已经包括了;第二部分是定期检讨香港包括司法和自由方面的状况,以决定具体行政政策,这在《香港关系法》中也已经有具体的规定。所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这个法案的实质内容并不多,但却具有明显的象征性意义。”

他介绍说,中国越来越多地介入香港和贫富悬殊日益严重使香港的前途蒙上阴影,港府推出引渡条例修订引发大规模的政治危机。不过即使如此,唐伟康认为,过去多年以来香港的一国两制实践仍是成功的,他认为中国政府应该更多着眼在香港对中国的正面因素。

美国驻港澳前总领事唐伟康在研讨会上讲话(记者石山摄影)
美国驻港澳前总领事唐伟康在研讨会上讲话(记者石山摄影)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表示,在香港出现大规模示威抗议之前的三、四个月时间,香港社会对当局推动的引渡条例修订表达了大量反对意见,但港府充耳不闻,强行推动立法工作,激化了社会分化。她表示,人民在保护已有的自由权利时,会比争取没有的权利更加激烈:

“香港的自由分数在逐年下降,2014年以后更加严重,包括言论自由和法制等方面,这也是一般港人的感受。和中国大陆人民,在争取自己还没有的权利不一样,香港人是在保护他们已经有的权利,所以这是不同的。”

周四大西洋学会的研讨会,也邀请了美国研究亚洲事务的学者卜睿哲(Richard Bush),和美国财政部主管国际事务的助理部长克莱·罗沃理等专家。

美国学者卜睿哲(Richard Bush)(中)在研讨会上讲话(视频截图/大西洋学会)
美国学者卜睿哲(Richard Bush)(中)在研讨会上讲话(视频截图/大西洋学会)

卜睿哲表示,香港回归之后,在维护公民权利、独立司法和自由市场方面都相当成功,但民主选举制度迟迟没有进展,也是香港冲突的根源:

“我觉得,政改的失败,导致中国政府采取更强硬的政策。北京觉得港人并不感激,所以要强化干预。引渡条例,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他认为中国政府应该面对现实,避免干预香港内部事务,港府则应努力解决房屋等香港年青人面临的现实问题,北京和香港特区政府都必须展现更大的诚意,否则无法解决港人对政府的信心问题。

曾长期在美国财政部工作的克莱·罗沃理表示,香港的GDP虽然不大,但作为全球第三位的国际金融中心,对中国却极为重要。他表示,短期内虽然影响不大,但如果社会分化持续,独立司法受到限制,中长期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可能受到影响。

唐康伟则对香港前景保持谨慎乐观,他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正面态度对待香港,包括放宽港人赴美签证等,而不仅仅只是挥舞制裁的棍子。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