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聪:自由民主需要斗士,威权崛起是生存危机

2021.12.14 15: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罗冠聪:自由民主需要斗士,威权崛起是生存危机 香港民运人士罗冠聪(左)的新书《自由─我们如何失去,我们如何奋战重夺》发布会
记者吕熙摄影

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本周二出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举办的一场活动,介绍他的新书《自由─我们如何失去,我们如何奋战重夺》(Freedom, How We Lose It, And How We Fight Back),回溯自己的政治觉醒和成长历程,继续呼吁国际社会联手对抗中国的威权崛起,捍卫宝贵而脆弱的民主自由。



流亡海外的香港立法会前议员罗冠聪在1214日的讨论会上强调,香港痛失民主的悲剧值得西方世界吸取教训,“如同我在民主峰会所说,我们必须要把威权主义的崛起看作是全球危机。过去二十年,我们太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最近才看清中共的本性……我们必须视之为生存危机,和气候危机、核武器扩散一样的危机,必须建立全球化的议程和行动方案。这本书传递给国际受众的最重要的讯息就是,不要认为自由民主是理所应当的。《国安法》实行后,香港在一年之内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自由。”

罗冠聪近日在民主峰会上呼吁自由世界团结抗中,被中国政府攻击为“现代汉奸”、“提线木偶”。

过去一年,香港公民的活动空间和言论自由显著下滑。1213日,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邹幸彤、前记者何桂蓝等八人,因为涉及去年六四集会案的控罪,而分别被判监四个半月至十四个月

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美联社图片)
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美联社图片)
 

罗冠聪:追随良知,心系香港

据香港媒体《立场新闻》报道,黎智英在法庭上的陈情信中重申,自己没有参与去年六四维园集会。他还称,如果悼念六四有罪,就让他受罚,与亡魂共同承担追寻真善与公义的责任。

邹幸彤在陈情时表示,本次审讯并非针对她本人,而是针对支联会过去31年来悼念六四的传统。受良知驱使的人不会被牢狱吓怕。无论法律及禁令如何严苛,烛光必定会延续下去。

尽管饱受背井离乡之苦,罗冠聪在会上说,比起还坚守在香港本土奋斗的战友,自己并不是受难最多的人,他在流亡中时时谨记三件事:

“首先,试着更多地了解香港,因为在海外很容易脱离现实,不能和当地人接触。穷尽一切渠道去了解香港是很关键的,尽管你在海外做倡议活动,仍然知道香港人是怎么想的,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他们。其次,我们要有自己的社区或者草根运动。维吾尔和西藏人社区做得很棒,把大家凝聚在一起,才能保持势头和发挥影响力。而且我们要积累公信力,了解当地的政治,和人权组织等各方成员互动。”

1993713日,罗冠聪在中国大陆出生。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农村闹饥荒,不少人靠挖树皮度日,资源极度匮乏。他的父亲从中国逃到香港,扭转了全家的命运。

今天的香港不再是逃亡者的救赎,沦落为中共治下的棋子。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历史的讽刺,“当时活下来的唯一希望,就是逃到香港。对于那一代人,香港是希望之城,一个避难所。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政治迫害而逃离香港,香港不再是庇护,而意味着迫害和压制。”

罗冠聪描述了自己政治觉醒的过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捷克共和国前总统哈维尔、黑人民运领袖马丁路德金等人发挥了重大作用,他从一个享受岁月静好的年轻人蜕变成民主斗士,“引用哈维尔的话来说就是,当人们说出真相、追随良心的时候,渐渐就变成异见者。成为一个政治家、立法者、活动家从来不是我的主动选择,而是追随良心的结果。”

对于即将于19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罗冠聪呼吁香港选民抵制这场不合法的选举。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的最新民调显示,有32.8%受访选民表明不会投票,52.8%的人表示不会关注选举。

在这次线上讨论会中,还有其他人士为中国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作证或发表看法。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倡议主管茱莫泰(Zumretay Arkin)已经和新疆的家人失联多年,她在活动上分享了流亡中的困境,包括人身威胁和极度的心理创伤:

“我知道至少有四十多个人失踪或者被关到集中营。情况肯定比我了解和想象的更糟糕。我有侄女和阿姨,只要一想到她们可能会在营中被性侵或强迫节育等等,我的心都碎了。所有流亡的维吾尔人精神上都不稳定,20162017年以来,我们必须忍受这种极端的创伤。中国政府可以追踪我,我知道他们在监视我。在德国或加拿大,我都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不能当一个普通公民……我必须要让自己的声音以各种形式被听到,不管是联合国还是其它地方。”

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的新书《自由》(记者吕熙摄影)
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的新书《自由》(记者吕熙摄影)
 

全面抵制北京冬奥

由于外界广泛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的暴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正面临着一场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外交抵制风波。

西藏、维吾尔、南蒙古、香港及台湾的维权组织一同发起“#NoBeijing2022(不要北京2022)”倡议。“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倡导主任派玛‧多玛(Pema Doma在会上呼吁全面抵制北京冬奥,所有参与者都要反思自己是否构成共犯:

“所有参加这场奥运会的国家、外交官、运动员和赞助商,或者说自己不了解政治问题,或者认为商业利益比西藏人和维吾尔人的安危更重要 。我认为,红线就是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还有对西藏人的残酷镇压和强迫迁移儿童,也是种族灭绝的标准之一。”

前知名中国人权律师、目前在纽约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任教的滕彪也强调,外交抵制还不够,“即使不能立竿见影,抵制北京冬奥是正确的选择。赞助商、运动员和政府代表全都不应该去北京,否则就是为中国共产党犯下的暴行背书。”

国际奥委会(IOC)高级委员迪克·庞德(Dick Pound)周一对德国媒体表示,他并不后悔选择北京作为东道主,也并不了解有关种族灭绝的暴行指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