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现代奴隶之都”? 再审虐佣案

2014-03-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月20日,涉嫌虐打印佣的女雇主罗允彤(布袋蒙头者)在离境时被警方抓捕。(网络图片)
1月20日,涉嫌虐打印佣的女雇主罗允彤(布袋蒙头者)在离境时被警方抓捕。(网络图片)

引起广泛关注的香港雇主虐待女佣案周二再次在提审,被告被控7项罪名,案件押后至下月29日再审,等待印尼方面提交的报告。而民间组织前一天发布的报告显示,香港没有全面阻止贩运人口的法律,令强迫劳动的现象持续,呼吁港府修法以防止同类事件继续发生。

今年1月,香港发生的虐佣案引发广泛关注。

1月13日,香港《苹果日报》报道了23岁印尼女佣Erwiana首次来港工作便遇到雇主暴力对待,她在受雇八个月内多次被雇主用衣架、木棍殴打,睡眠及进食严重不足,致使其不良于行,薪水也遭到克扣。Erwiana被送回印尼后同乡揭发了该事件。

1月20日,涉嫌虐打印佣的女雇主罗允彤在离境时被警方抓捕,后被允许以100万元港币保释,不过期间不准离港及骚扰证人,并需每天到将军澳警署报到。她被指先后共虐待三名印佣。

香港目前有33万名外佣,其中大多数来自印尼与菲律宾。曾有调查显示,约18%的外佣受到过雇主虐待。而随着多宗虐佣案接连被曝光,香港也被不少媒体称作“现代奴隶之都”。

本周二,罗允彤在律师陪同下前往观塘法院应讯,她被控1项有意图伤人、1项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1项普通袭击及4项刑事恐吓罪。为等待印尼当局向控方提交4份医学报告及1份病理学报告,案件押后至下月29日再次提审。多个外佣团体到场声援被虐外佣,要求政府保障外佣权益。

亚洲外佣协调会发言人Eni Lestari周二告诉本台,在香港,“强迫劳动”的情况十分严重,她认为,如果香港政府愿意阻止贩运人口,这并不困难,但港府并没有这么做。

“强迫劳动的情况十分严重,例如薪水被克扣,护照被中介或雇主扣押,没有假期,外佣不被允许随意更换雇主,更换工作等,最典型的就是Erwiana一案。我认为主要的问题在于Erwiana只是个案,因此香港政府并不想去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站了出来,越来越多的人有过同样的遭遇。我认为如果香港政府想阻止贩运并不难,只是他们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是如果港府什么也不做,这样的问题会不断发生。”

而就在开庭前一天,周一,Justice Centre Hong Kong(香港正义中心)以及Liberty Asia(自由亚洲)两个民间组织发布联合报告,指香港的相关法律缺失,无法阻止对于外佣的贩运。

报告指,不同于澳门和台湾,香港并没有全面地反对贩运人口的法律,而是依靠《刑事罪行条例》、《入境条例》、《侵害人身罪条例》等措施处理问题,且香港与贩运人口有关的法律只针对卖淫,没有考虑到更广泛的“强迫劳动”问题。而造成贩运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香港对于廉价劳工有大量需求,周边亚太地区的供应量也很丰富。

报告认为香港政府应当把“贩运”的定义拓宽到强迫劳动,并立新法以杜绝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就在去年10月,加拿大温哥华判处了一起“贩运人口罪”,2008年,50岁的柯耀昆从香港移民自加拿大时将菲佣萨米恩托也带至温哥华工作,萨米恩托在2010年报警称自己被要求每天工作16小时,一星期工作7天,不允许一人出门,且一个月的工资只有500元。柯耀昆最终被判处贩运人口罪成,入狱18个月。

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香港的法律对于海外中介公司并无规管,令不少本地中介公司钻空子,与外佣原籍国的中介相互合作,收取高额的中介费,通常约为7个月的薪金,这令外佣在港工作的首几个月内几乎没有收入。更糟糕的是,香港不但没有有效的法律保护外佣不被贩运,一些现存的条例更使得外佣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

“香港政府本身一些措施,比如‘两周为限’,也令外佣出现很多担忧,那种‘卖猪仔’的情况更加恶化。这个‘两周为限’要求一个合约完结或者被提早辞退的外佣一定要14天之内离开香港,即使她有新的雇主也要重新回去申请,此外阻止她们在不同雇主中跳来跳去。但是这样一种不平衡的安排及雇主可以换外佣,外佣不可以换雇主,使得香港外佣在遇到一些剥削、不公平的处理都不敢进行投诉。”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