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网媒“主场新闻”突然结束 港新闻自由恐再受打压

2014-07-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主场新闻”创办一周年时蔡东豪和员工合影。(网络图片)
图片:“主场新闻”创办一周年时蔡东豪和员工合影。(网络图片)
Photo: RFA

香港网络媒体“主场新闻”周六突然宣布结束,创办人称关闭的原因是由于政治压力及无法达到收支平衡。不少人对“主场新闻”关闭感到惋惜。有评论认为,主场新闻因其支持“占中”的立场令中央不悦,担心北京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打压蔓延至网络媒体。

成立于2012年7月28日的香港网络媒体“主场新闻”周六突然宣布正式结束。创办人之一的蔡东豪当天在网站上发布告别信,称由于无法达到收支平衡以及受到压力决定关闭“主场新闻”。

告别信中写道:原来今天的香港已经变了,做一个正常公民、做一个正常媒体、为社会做一点正当的事,实在不容易,甚至感到恐惧。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踪、被抹黑、被翻旧帐,一股白色恐怖气氛在社会弥漫,我亦感到这种压力。作为一个经常往返内地公干的商人,我得承认,每次过境都会提心吊胆。家人也感受到这股压力,终日替我担心。

信中还写道:在不正常的社会及市场气氛下,主场新闻的广告收入跟它的影响力,不成比例,创办至今,每月从未达至收支平衡。最大问题是在可见将来,香港社会气氛只会更见紧张,从生意角度,主场新闻实在看不到曙光。有人问我,主场新闻有没有出现抽广告情况,答案是没有,从未落,何来抽?香港不单止核心价值被扭曲,市场也被扭曲。

而在“主场新闻”结束后,其昔日博客作者之一,资深媒体人区家麟在Facebook上开设了“主场新闻博客群”的专页,邀请其他博客作者继续在该平台上发表文章。也有网民发起“自己文章自己救,主场文章再现”的行动,搜集旧文章重新发表。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邱林川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对“主场新闻”的突然结束感到惋惜,认为匆匆关闭网站的决定过于仓促。

“网上媒体如果不采用收费的形式的话,往往来说比较难达到收支平衡的。这个想法(结束“主场新闻”的决定)一出来我就看到网上有人说我们可不可以一起来捐款,让它维持下去,但它已经‘关门’了。我虽然也见过蔡东豪,我也很佩服他,但我觉得他们这一次的关闭有点仓促。毕竟它有30万的受众群,你是站在民主派的角度,它要促进香港的政治民主、社会民主、经济民主,那么自己作为媒介的运转也应该有个民主的因素在里面。我觉得它这么仓促‘关门’,所有其他人都不知道,很关注它的读者,包括它的专栏作家都不知道,我觉得这个有欠民主精神。”

“主场新闻”是由蔡东豪、梁文道、刘细良与宋汉生共同创办的,以“我城.我观点.我主场”为口号,类似美国《赫芬顿邮报》,内容涵盖政治、财经、生活、文化、科技等。曾大篇幅报道反对国民教育大游行、“占领中环”运动等。

据了解,“主场新闻”曾与香港《苹果日报》合作,蔡东豪在该报“金融中心”专栏撰文,每月可获可观稿酬。但由于《苹果日报》的广告不断被抽走,收入大幅下跌,今年4月被迫削减经费,取消“金融中心”专栏,令“主场新闻”丧失了主要收入来源。

香港记协主席岑倚兰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香港传统媒体越来越多的自我审查,不少读者开始青睐敢言的网络媒体,其读者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而“主场新闻”的突然结束令人担忧北京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打压已蔓延至网络媒体。

“蔡先生是很高调地出来支持占中,你可以看见近期北京对这方面的打压是很厉害的,用尽所有的方法,动员香港亲中的势力来打压占中,主场新闻就是其中受到很大打击的一个对象。从去年开始,在一些左派报纸里面,看到一些文章,大力批评、抨击主场新闻的。这个情况发生以后,对香港的网上媒体的打击还是很大。香港的(传统)媒体绝大部分都已经归编了,现在轮到网上媒体了,开始(对)网上媒体的打压了,这是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

(特约记者:扬帆 /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