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国两制”白皮书持续引发争议 香港舆论忧损害司法独立

2014-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2014年6月11日,香港的示威者们在中联办前集会,抗议中国国务院早前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法新社)
图片:2014年6月11日,香港的示威者们在中联办前集会,抗议中国国务院早前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法新社)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香港“一国两制”白皮书引发的争议进一步发酵。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白皮书将法官和司法人员视为“治港者”,会发出错误信息。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则强调,白皮书无损香港司法独立。但评论担忧,白皮书有损香港司法权威,进而损害司法独立,并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北京发布《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三天来,引起社会各界巨大反响。

白皮书除了宣称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外,还提到:在“一国两制”之下,包括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它司法人员等在内的治港者,肩负正确理解和贯彻执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担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职责。

有关内容引发巨大争议。

周三,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批驳白皮书误将法官和司法人员视为“治港者”,会发出错误信息,令人误以为法院是政府机器一部分,两者互相配合、同声同气。并引述当时公会前主席,现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08年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港要求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构互相支持“三权合作论”后发表的声明,称香港的司法一直与行政、立法分离,不应该是管治团队一部分,司法要真正独立,否则就未能履行监察政府依法行事的角色。

袁国强当晚则反驳指公会错误理解其当年陈述。周四,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强调,白皮书无损香港司法独立。

“我们一直说的司法独立,其核心是当法官、法庭处理诉讼、案件、司法程序时,不受任何其它人,包括政府或者行政机关的干预,这个是司法独立的核心。大家也都会发现在白皮书的内容里,完全没任何表述去干预‘司法独立’这一概念的。”

袁国强又指,白皮书所说的“治港者”是在“港人治港”章节内,“治港者”包括行政长官、行政机关、立法会及司法机关,是指整体政治体制,因此并无违法《基本法》。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也指,白皮书只是说明了香港司法也是政治体系的一部分,但无损香港法院的独立性。

对于上述说法,香港执业律师、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这样勉强的解释并不能消除法律界的疑虑。

“从比较大的角度去看,当然司法机关是政治体系的一部分,但只是讲这些没有意思。他的重点就是说要配合,不要说独立,不要再重视独立的概念,再不要强调司法独立之下来监督行政机关。可能要改变法官的心态,不要只是重视监督,最重要就是你要想想行政机关怎么样去管治,你要好好的配合他们。这样心态的改变可能已经造成很多基本的改变,对于我们长期以来司法机关维持独立的传统来履行法治原则,可能带来一些深层变化。”

何俊仁又指,在大陆没有“三权分立”的概念,白皮书也是强调了单一权力,违背了宪政主义。

“以前邓小平不是这样讲过吗?我们不谈三权分立,否则就是三个政府。中国是不可以有三个政府,它就是这个概念,大一统、单一的权力的概念,跟外面分权、宪政主义的概念是完全违背的。”

香港各家媒体周四也纷纷就有关问题发表各种不同观点的评论。

《苹果日报》刊登署名评论文章指:白皮书不断强调治港者必须爱国,并说:“爱国者治港也是具有法律依据的。”像“有法律依据”这种话,和香港某些建制派警告“占中违法”一样,都是“法制”而不是“法治”思维。法制就是以法管治,当权者制定一条法律,任人鱼肉的民众就要执行,法治恰恰不是这样,首先要问法律本身是否合法。说白了,《基本法》的制定,完全由中英双方权贵话事,有悖于现代法治精神,其本身是否合法都是值得商榷的。

《明报》的社评说:若按白皮书的论述,法官和司法人员要做到对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的同样要求,则法院为政府、政治服务,沦为政治工具,就是合理推论。因此,法官和司法人员不应该被看作是管治团队或“治港者”的一部分,是法律界、相信也是社会上的广泛共识。

而由大陆官方在港创办的《大公报》则刊登题为《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不容争议》的社评,称一国两制白皮书的发表,并不是什么权宜之计,而是要从根本上在港人社会再一次明确树立中央的宪制地位和一国两制方针、基本法的宪制权威,不能容许任何人企图将之否定和动摇。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周四向本台表示,若依照《白皮书》施行,必然会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同时也会带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如果他(司法机关)是体制的一部分,是行政管制团队的一员的话,怎么样告诉我们他的判案是公正的?大家根本不相信你没有受到任何外力干扰,你的司法权威如何建立?那这跟中国大陆有什么分别?香港现在已经那么多争议,如果连司法都没法解决这种争议,就会回到街头,所谓争拗、冲突一定会更加严重。官民之间的冲突必然会非常地严重。他是一个连锁的反应,香港之所以受到国际的重视,特别是国际投资者的重视,原因是因为你的司法独立和司法能让人放心,觉得你会是一个公平的体系,但是如果你现在破坏了这种独立性的话,那肯定完蛋。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在国际上的声誉等等都会受损。”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