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罢课学生“公民课堂”学民主 六行业发起“保卫中环”行动

2014-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2014年9月23日,香港高校学生的罢课行动进入第二天,当天约有4000人在添马公园聚集。(法新社)
图片:2014年9月23日,香港高校学生的罢课行动进入第二天,当天约有4000人在添马公园聚集。(法新社)

受到外界广泛关注的香港高校学生的罢课行动周二进入第二天,当天约有4000人在添马公园等地聚集,开设“公民课堂”学习民主知识。有评论认为,追求民主的精神比罢课本身更重要。此外,香港金融、旅游、地产等行业成立“保卫中环”的组织反对占中,认为占中会破坏社会秩序,令不少行业蒙受经济损失。

香港24间大专院校学生周二继续罢课抗议人大关于香港政改的决定。当天在添马公园、政府总部露天剧场及立法会示威区均设置了“公民课堂”,共有21位教师轮流上台,从各个方面向公众讲授了民主、公民抗命、香港未来等问题。

主办方香港学联宣布约有4000人出席了罢课行动,并再次强调要求香港特首梁振英和政改三人组在48小时内到添马公园与学生对话,回应他们的诉求,否则不排除会将行动升级。

学联常委方志信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虽然参与罢课的并不是大多数的学生,但仍有不少同学愿意走出校园,以非暴力的方式向公众表达对于整个政改方案的不满,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而这种对于民主的追求精神,是比罢课本身更重要的东西。

“比方说当年黑人维权运动,他们为改变社会,为社会发展作出很多贡献。今天尽管可能不是大部分的学生都愿意走出来,我觉得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而这一要求真普选的罢课行动获得了外界广泛关注,包括英国广播公司、法新社、美联社、路透社在内的全球多家媒体均报道了此事。

香港多家媒体周二也纷纷刊登了评论文章。

《信报》的社评说:学生罢课与富豪访京于同一日两相对照下,让人充分体会到香港目前何等撕裂,尤其让港人忧虑的是,习近平在谈到一国两制之时,强调的是“中央领导”,而不是历任国家主席言必不忘的“港人治港”。重一国而轻两制,对于北京来说可能是天经地义的价值观,甚至是拨乱反正之举;然而对于渴求高度自治的港人而言,恐怕满心不是味儿,甚至怀疑中央不再坚守港人治港的允诺。

《明报》的社评写道:学生一腔热情,没有利益,他们提出的诉求去到最尽,可以理解;不过,泛民党派、特别是泛民立法会议员有政治身分,有政治权力,他们与中央、梁振英、特区政府官员一样,都要服膺“掌握权力的人要负起政治责任”这一条,而中央权力最大,须负起的责任也就更大。只有解决中央与泛民的深层次矛盾,香港事务才有机会踏上正途。

《苹果日报》的署名评论文章则说:这是回归以来,最大型的大学师生合作社会运动。不同年代的学者,纷纷响应,就是温和派,也公开承认,透过对话争取实现真普选,已走到尽头,形容是不合作运动的开始。这些看法,在学界引起巨大回响与共鸣,就是过去低调的老师,也被迫站出来,反映几代师生,对人大罔顾民意,肆意为普选落闸的极度失望和不满。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非常支持及尊敬罢课的学生。目前香港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民主选举制度,也涉及保卫社会核心价值及港人尊严。

“我们不愿意看到香港变成中国大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城市。所以抗争、罢课是有它积极的意义的,这个积极的意义就是我们不放弃。我们一天不放弃,一天也不算是失败,起码我们能维持我们的尊严,我们的原则。”

此外,香港金融、零售、饮食、运输、旅游及地产界六个行业周二组成“保卫中环”的反占中组织,认为占中会破坏社会秩序,令不少行业蒙受经济损失。

发起人何君尧表示,会在不同行业中传递反占中的信息,又强调,组织的成员没有政党背景,也不会对抗社会,只是一群关心香港的人士。

对此,郑宇硕认为:“大家也知道,这些公开反对占中的团体都是亲中阵营里头所能动员的力量的一部分。我们同意,也得承认,从事违法的公民抗命行动很难得到绝大多数市民的支持的,这个我们得接受。但是你看民意的支持度一直维持在25%到30%左右,有这样比例的香港人支持一个表面上是违法的公民抗命行动,是很强烈的一个意愿。因为大家都知道手法很重要,但是面临大家基本的政治权利被剥夺的时候,大家是愿意作出牺牲来表示争取起码公民权利的决心。民主不一定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你要解决现在社会所有深层次的矛盾不能没有民主的元素。”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