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梁国雄等获准保释 旺角再生冲突11人被拘

2014-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金钟占领区的天桥上有不少警察驻守(扬帆摄)
图片:金钟占领区的天桥上有不少警察驻守(扬帆摄)

在香港旺角占领区清场过程中被捕的学生领袖黄之锋、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等周四获准交500元保释,但保释期间不准进入旺角指定地区。梁国雄向本台表示,有关条件比禁制令更苛刻,违反人权,会提出上诉。此外,旺角周三晚至周四凌晨再发生示威者与警方的冲突,共有11人被捕。

香港警方周二、周三连续两天协助执达吏完成旺角清场行动,期间,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社民联副主席黄浩铭、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等人遭警方逮捕。

周四上午,九龙城裁判法院审理了包括黄之锋等人在内的31名于执行禁制令期间被捕的人士,他们被控妨碍公务人员执行职务。

控方申请将案件押后至一月,部分被告获准以500元保释,但要求保释期间,被告不准进入旺角指定范围,部分因工作需要必须进出旺角的人,容许他们在指定时间内前往指定范围。

缴纳了500元保释金的梁国雄周四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会提出上诉。

“我们会上诉,这个取保候审的条件是违反人权的,我们会到高等法院去上诉。这个(要求)是不对的,我们保释的条件比原来那个禁制令范围还要苛刻很多。我们现在还没有罪,只是嫌疑犯,不应该单方面地根据片面之词去申请一个保释的条件,也是一个变相的禁制令。”

梁国雄又强调,警方的抓捕行动带有明显的针对性。

“我被捕是没有理由的。我是夹在示威者和警察的中间,我是把他们分开,然后让示威者慢慢地向后退,警察就把我抓了。他是针对我,因为当时也有好几个立法会议员(在场),张超雄议员就在我旁边,警察没有抓他。”

同样被要求于保释期间不得进入旺角指定地区的黄之锋的代表律师认为,控罪有政治动机,缺乏事实根据。质疑当局以此令当事人不能前往旺角参与占领运动。

黄之锋则向传媒表示,被拘捕的时候遭到多名警察暴力对待,被强迫压在地上,令其颈部及脸部受伤,扣押期间还被污言秽语辱骂,对此感到极度失望,并促请警方交代。

黄之锋又指不会要求示威者重新占领旺角,但即使少了一个占领区,政府都不能漠视民意。

日前,学民思潮曾公开一个黄之锋录制于被捕前的录音,其中呼吁示威者坚守金钟及铜锣湾两个占领区,认为这场运动争取的是成果,而不是退场,希望大家坚持。

另一方面,此前因涉嫌“袭警”被捕的NOW新闻台工作人员李小龙在被扣押24小时后无条件获释。李小龙表示,自己不会以暴力进行采访,对被捕感到突然,很高兴获释,认为还了自己一个清白。

而周三声称从网上片断中看到被捕的工程人员用梯子打人的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国谦周四“服软”,表示如果now新闻台工程人员感到不舒服或不公道,愿意向他道歉,又指早前的表述不准确,但不会就早前的描述再讨论。

此外,旺角西洋菜南街周三深夜至周四凌晨再发生警民冲突,大量示威者深夜时分占领街道,直至凌晨四点多,道路才重新疏通。警方表示,截至周三晚11点,共拘捕11名男子,他们涉嫌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及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

一名曾在旺角清场过程中遭到警方暴力对待的占领者Anson,周四在金钟占领区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完全没办法,我不知道现在的司法程序是怎么样的,我们香港现在处于不公义的社会,总之政府一天不回应我们的诉求,我一天会留在这里。昨天,有旺角市民想回家,(警察)说这里已经封锁了,不能走,那不是让人睡在街上?这样的政府真是(令人失望)。”

采访过程中,Anson向记者展示了其手臂及背部的多处伤痕,并感叹警察已经疯狂,他们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能做的只有继续坚守直到最后一刻。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申铧)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杜导正的“妙棋”算准了吗?

《炎黄春秋》杂志社上月底宣布,由已故总书记胡耀邦之子、前政协常委胡德平出任社长,由前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长子陆德作常务副社长、法人代表,杜导正自己转任名誉社长。一时引起境内外媒体和一些网民的关注。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杜导正为了抗拒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将《炎黄春秋》换“婆家”,采取所谓以“红二代”制约“红二代”,最终保住自己对杂志社控制的招数。杜导正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称这是自己的一招妙棋。那么,他的妙棋算准了吗?
据笔者观望,他的妙棋并没有算准。胡德平先生未出任社长!杜导正宣布几天后,胡德平没有表示接受,到现在也未表示愿意担任《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杨继绳等人解围,对外说是要办理手续。但据知情人讲是胡德平认为自己领导干部身份退休后,不符合担任杂志社社长的规定条件,并且有领导对他讲《炎黄春秋》太复杂。是啊,一个月刊杂志社,居然任命了4位社长,2位总编辑,个个有名有真相,分别是:名誉社长杜导正,第一社长胡德平,第二社长陆德,常务社长徐庆全,总编辑杨继绳,总编辑吴思,后面还有一位大权在握的副社长兼秘书长、杜导正的女儿杜明明。纵使没有其他要素,胡德平这个社长也没法干呀!
杜导正倒是对陆德算准了。陆德,一个原先从事科技和经济工作的人,进入《炎黄春秋》杂志社“风风火火”干了起来,看来“无知者无畏”大有人在。有信息显示,陆德1942年生人,今年72岁,办报刊的经历为“0”,这样的人进入杂志社,他的激情能否“燃烧”掉《炎黄春秋》?

2014-11-27 19:4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