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出版新书(组图)

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最近出版了她的新书「走遍艾滋村揭开中国爱滋疫情的真相」,10月7号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座谈会上,高耀洁介绍了中国的艾滋病疫情。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自纽约报道

2010-10-08
Share
gao-305.jpg 图片: 高耀洁医生(紫荆摄)
Photo: RFA


gao2-305.jpg
图片:高医生发现的首例输血感染病人(紫荆摄)
高耀洁表示,2009年8月被迫离开中国时带出三本书稿。「走遍爱滋村 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的真相」由博大出版社出版。高耀洁称这本书的内容比其他其他两本还重要,之所以选择在台湾出这本书,也是希望台湾人知道中国大陆造假的情况。

原来中国政府宣传的原因是吸毒和性传播。高耀洁的书中介绍,中国的艾滋病通过性传播的不到10%。 1996年,她从一个患癌症的妇女那里发现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后来得知,在农村因为输血感染的病人一批一批的死亡,在她去的一个村子一天埋了六人。

高耀洁走访了中国13个省的几百个农村,一直到中国南方,接触几千名艾滋病患者,自费印制防艾滋病手册,她对卖血感染的艾滋病人非常同情,她认为这是人为的灾难。她说,在中国1984年就发现艾滋病,但是被压下去了。

高耀洁:“河南1995年,血站的大夫发现血中有艾滋病毒。按照血站算人头,估计有500万人,还不包括输血在内。”

她说,联合国说中国是艾滋病低发区,控制得好,是听信了一面之词。 有一些在政府宣传中被药物治好的艾滋病人其实不是艾滋病。还有很多人做假药卖给艾滋病人。做假药的有无业游民也有干部,因为有利可图。政府并不管,因为行贿可以把干部搞定。还有贪污艾滋款项,也有没下过农村的人,盗取她的资料,到美国骗钱。有一个老太太要把一些旧衣服送给中国的红十字会,转交艾滋病人,而红十字会说只要钱。

高耀洁:“16年过去了,估计中国的艾滋病人有一千万,但是政府捂得很好。温家宝与艾滋病人握手的画面中,那个病人是演员。”

有的人卖血感染后被家人遗弃,流落郑州街头,最后按无名尸处理了。有的艾滋病人心怀怨恨,要用自己的血去洒当官的----那些大腹便便,在舞厅搂着女人跳得最欢的人。

一次艾滋病人跟县长吵架,县长对死几个人不在乎的态度,使病人恨得想咬他。

高耀洁:“他问县长,他说:张县长,我们这里艾滋病死了这么多人怎么办?张县长说:人,总是要死的。早死晚死不一样?死几个人算啥?他叫陈言军(音译),陈言军恼了,他说:我是艾滋病人,我咬你。结果县长吓跑了。这件事炒的很多人都知道。”

高耀洁说,中国政府现在的态度是对一些地方树立典型,有38个典型,包括河南的文楼村。她决定不再去政府树立的典型村。

高耀洁说:“政府去的地方就不再去了,她拿自己的钱在做,病人却感谢政府感谢党。”2000年她给一个病人送药的时候,对方还问,是不是毛主席叫你来的。

十三年来,深入艾滋疫区,挨门挨户调查,高耀洁靠自己得奖的奖金,先后花了一百万元人民币。有人的捐款她都让交给印刷厂印材料。知道她不要钱,人们就给她寄邮票,一位艾滋病人甚至给她寄了一千块钱的邮票。

高耀洁的努力受到国际尊重,曾获得联合国乔纳森-恩曼健康与人权奖,以及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 拉蒙麦格塞塞奖」。

但是高耀洁去农村也面临阻碍。政府给举报她的人500块钱奖励。她一次和香港银行家、智行基金会创办人杜聪一起下农村,发现情况赶紧离开,仍看到30多警察和一群民兵来抓捕他们。

高耀洁说,自己得奖也怕了,一知道得奖的消息就担心再次被软禁。她看到谭作人被捕,感到自己的危险,因此决定2009年8月离开中国。

她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把中国艾滋病广泛传播的真相写出来,让世人知道造成这场血灾的原因,进而引起关注和救助。下周将在纽约举办新书发表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