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数千女工抗议补偿不足 与公安冲突大批工人被抓(组图)

陕西省宝鸡市的一家大型国企因破产补偿不足,星期天引发两千多名女工抗议,当局出动近千名防暴公安镇压,双方发生冲突,各有受伤。据一位工人告诉本台,数名工人被抓,当局还在搜索被指闹事的工人,并封锁消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1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当局出动大批警察与工人发生冲突。 (工人拍摄/记者乔龙)
图片: 当局出动大批警察与工人发生冲突。 (工人拍摄/记者乔龙)
Photo: RFA


 
位于宝鸡市岐山县蔡家坡镇的一家有六十多年历史的陕西第九棉纺织厂(简称:陕棉九厂)近日破产,工人不满厂方未按照国家政策,提供补偿,星期天全厂罢工,并扣押二名副厂长。大批公安到场镇压工人,双方发生冲突。该厂一位匿名女工星期二告诉本台:“警察镇压我们,19号凌晨四点半,过来了黑压压的一片,他们(有)六百多人,工人(被惊醒)都一起来,人就多了。有几个警察拽工人,就发生冲突,把工人在那儿连摔带打,反正有三、四个住院了。(冲突中)工人把警察可能是打了几下,人家就说我们殴打公务人员。现在把我们厂的工人带走好多了,还在搜捕拿着照片搜捕工人。”
 
该名工人表示,全厂有三千多名工人,日前听闻厂方口头传达补偿条件后,大为不满,约两千工人抗议:“停产(罢工)以后都在闹,有退休的,有未退休的,正儿八经的工人肯定只剩一千多人了。总经理躲起来了,就剩下两个副职在那儿,我们工人把他围在中间。”
 
本台致电镇政府办公室查询,官员承认有两千工人参与抗议:“这个冲突发生过了。”

记者:有没有人受伤?

官员:这个还不清楚,具体问一下陕棉九厂。

记者:今天还有冲突吗?

官员:今天好像还没见。

记者:多少工人包围工厂?

官员:两千多吧。

记者:出动了多少警察?

官员:不知道,不清楚。

记者:围那工厂围了几天了?

官员:不清楚围了几天。

记者:三、四天有吗?

官员:可能有吧。市公安局或者是宝鸡市国资委的。

记者:现在市公安局在处理这个?

官员:嗯。

记者:有没有工人被抓走?

官员:不知道。
 
记者致电宝鸡市政府值班室,官员称,国资委和公安局在处理事件:“我们这儿是值班室,现在没接到啥情况。我们这儿不掌握。这个省(省政府)上应该知道,国资委(管),我们没参加处置。”
 
据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称,示威者扬言要卧轨截断东西交通大动脉陇海铁路,有示威者称,若当局不解决问题,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当局派出数千名公安和防暴武警戒备。
 
“陕棉九厂”是中共 40年代在延安时期就创建的企业,鼎盛时期有逾万员工,是陕西大型国企之一。因经营不善,近年濒临破产,现有在职员工三千多人,退休职工三千多人。该厂一位女工表示,早在六月份已传出破产消息,但厂方始终没有公开宣布,上周做了非正式的口头宣布,另一位女工称,有人试图贱卖国企,再重聘被“买断”工龄的工人:“国家有规定破产企业退休职工年龄是40、50,但是我们厂是破产以后,他们还想重新私人再干,不想让我们走,(我们)还变成临时工。”


图片: 百度搜索引擎找到的帖子大部分无法打开。 (记者乔龙网络截图)
图片: 百度搜索引擎找到的帖子大部分无法打开。 (记者乔龙网络截图) Photo: RFA
该名工人续称,目前工人每月的工资只有七百元,如果被辞退,生活将无以为继:“工人还没上班。工人就是因为给我们买断,合同工一年是一千五百多,正式是两千五百三十多,我们25年的三万多块钱。他弄的不公平,像我们社保肯定没有了,推向社会谁管你,没人管。我们干了二十五、六年的,现在都老了,工作也找不着了。”
 
记者周二下午致电该厂车间,一位工人不愿多说:“这个问题你不要问我了,我不太清楚。”

记者:现在的情况如何?

女工:这个问题,我现在不好跟你说。

记者:机器是全部开了,还是开了部分?

女工:部分开的。算了算了不说了,这点事我挂了。
 
据当地的知情者称,星期一开始,当局调来大批武警:“第二天中午人家来了六千多人,我听说。昨天都在街上围着,警车、警察都一直不停在这儿围着。今天还没答应工人任何条件,又让工人去上班。”
 
而当地媒体不但没有报道这次工潮,工人发在互联网的消息,大多被屏蔽,记者在百度论坛搜索到的相关帖子,大部分无法打开,工人说:“工人现在是有苦有怨没处发,人家都封锁了,不让我们外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