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讨论《七七宪章》《零八宪章》异同 哈维尔曾支持刘晓波得诺贝尔和平奖(图)

应捷克布拉格查理大学邀请,中国流亡作家贝岭先生到布拉格演讲讨论有关《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的异同问题。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自德国报道
2011-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正在欧洲进行访问交流的中国流亡诗人贝岭(左一)在德国的一次讨论会上(天溢提供)
图片:正在欧洲进行访问交流的中国流亡诗人贝岭(左一)在德国的一次讨论会上(天溢提供)
Photo: RFA


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初开始,流亡美国的中国诗人贝岭先生应欧洲的一些机构和大学的邀请,再次到德国等欧洲各国进行交流访问。一月七号,贝岭先生在《七七宪章》的发源地布拉格和当地关心中国问题的学者、学生等各界人士就中国问题做了一次报告讨论。有关这次活动,记者采访了贝岭先生。贝岭先生对记者说,“我是应捷克布拉格的查理大学的汉学系,蒋经国汉学研究中心的邀请去访问的。蒋经国汉学研究中心是台湾蒋经国基金会在欧洲唯一的一个汉学中心。他们放在了欧洲汉学最早的发源地,布拉格查理大学。我主要是讲《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的异同。我跟听众讨论了《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之间的历史变化中的相似和不同性。讨论非常好。因为相当多的关心中国这一年多以来变化的汉学家、学生,和捷克社会科学院中国所的人都来了,就是不仅是查理大学的学生老师。”
 
对于这次讨论会,贝岭先生特别介绍了主持这次活动的罗然教授,“主次这次讨论会的是汉学中心的罗然教授。罗然教授是哈维尔的主要的中文翻译,也是哈维尔中国问题顾问之一。她曾经在九九年的时候,最早的时候帮助给我跟哈威尔接洽。在零三年时曾经一起和我翻译过哈威尔的《反符码》这本书。”
 
在这次研讨会上,罗然教授特别第一次向贝岭先生以及听众介绍了,哈威尔和汉学家们对于刘晓波先生的一些思想的不同看法。“在讨论中,罗然教授就特别对我谈到了她本人,和她在向哈威尔先生介绍刘晓波先生的时候,对于刘晓波先生在一九九零年代对于中国文化和中国传统的激烈批评和激烈抨击,这个部分,罗然教授说,她向哈威尔介绍这一部分的时候,哈威尔和她本人都认为,对于中国文化的否认是他们并不能够接受的。因为中国的古典文化和传统文化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中曾经起过非常大的作用。今天甚至仍然是中国社会向自由民主转型中,不可能废弃和无视的一个重要的思想、文化和文明遗产。这个部分是罗然女士在和哈威尔探讨、了解和熟悉刘晓波这些年的思想的变化时候都曾经讨论到的。”
 
尽管如此,贝岭先生说,“罗然教授也强调,对于哈威尔先生来说,任何对于中国异议份子一个思想或者其他的一些部分的不认同,或者说对于他的这个部分表示异议,这并不能够影响哈威尔先生他本人坚定地、想要在有生之年要帮助中国尽早地有一个更强大的、争取社会民主化的力量的努力。所以呢,他仍然是坚持推荐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个部分是我们这次讨论会上,罗然教授特别像我披露的。我这次没有见到哈威尔,所以整个这些信息都是我从罗然教授那里得到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