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撰写《刘晓波传》始末(图)

去年十二月八号诺贝尔奖颁奖前发行的,由德国里发(Riva)出版社出版的贝岭撰写的《刘晓波传》,是欧洲第一本西文有关刘晓波的传记。有关这本书的出版情况,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自德国报道
2011-0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贝岭撰写的德文版《刘晓波传》一书。(天溢摄)
图片:贝岭撰写的德文版《刘晓波传》一书。(天溢摄)
Photo: RFA


去年十月八号,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宣布该年度获奖者为刘晓波后,德国的一家出版社迅速在十二月八号颁奖典礼前出版了一本德文版的《刘晓波传》,作者是流亡美国的著名作家贝岭先生。这本传记应该说是西方世界第一本有关刘晓波的传记。该书出版后,出版社以及一些研究机构大学再次邀请贝岭到德国及欧洲其它国家进行访问交流。为此,在贝岭在德国和欧洲的访问期间,记者请贝岭先生介绍了这本书的出版及成书的情况。
 
贝岭先生说,“这本书的出版其实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的原因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出版社说,欧盟整个缺乏对于刘晓波的整个生平的了解,他们只知道一些新闻事件里面的内容。所以他们就委托了欧洲的一些出版社,设法寻求出版关于刘晓波的书。
 
德国的一家出版社,在慕尼黑,叫Riva,他们是专门出版非小说类传记的出版社。这个出版社就开始设法想要在刘晓波得奖前后出版一本介绍他的传记。他们很偶然地从《法兰克福汇报》上看到我二十一年前写的一篇关于刘晓波的回忆文章。这篇文章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其实还没有翻译准确,我原来的题目叫‘别无选择——记一九八九年前后的刘晓波’。”
 
关于他的写作构想,贝岭先生介绍说,“我跟出版社强调,如果是用我的身份写作,最好的身份是我作为他的一位老朋友来写。我说,我既不是他的好朋友,也不是他的亲近的朋友,就是老朋友。因为我们认识已经超过了二十四、五年了。我跟晓波是一九八六年认识的。从这么早的时间认识刘晓波,我觉得,我可以试着写这么一个人。尤其是我在我自己的回忆录中,有些地方涉及到刘晓波,比如说在创办独立笔会的一些过程中等等。”
 
关于这本书的成书过程,贝岭先生介绍说,“他们本来是想要找一个影子作家来给我一起写。后来我觉得,如果我和一个影子作家一起来写,我完全不能够掌控这个东西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后来我就答应我自己来完成。现在这本书实际上是从十月十七、八号,当时开始他们决定让我写,我试写了一部分让他们看,最后到十月二十一、二号,他们初步决定可以往下写。其实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影子作家都是准备出手。也就是说如果我写不了,或者写不好,他们看了不行,他们就出来跟我一起写,或者他们来接着写。他们有三个翻译,就是我写十页,他们翻译十页,然后送给他们出版社的编辑,从而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了这本传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