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称平静度过“七五”周年 民忧维汉矛盾随时爆发(组图)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在武警和公安的戒备下,星期一平静度过“七五”事件一周年,官方媒体中新社发表记者全天直击街头巷尾及市民小区,发现该市留有忧伤。一位市民当天乘车环绕乌市,他告诉本台,汉族人担心日深的维汉矛盾,随时可能爆发。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07-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吾尔人的摊位门可罗雀,部分摊主歇业(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维吾尔人的摊位门可罗雀,部分摊主歇业(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乌鲁木齐星期一度过了不平常的一天。当局为了防范悲剧再次发生,到处布下重兵,也因此,周一的乌市格外“平静”。中新社是这样报道的:记者5日深入乌鲁木齐街头巷尾、商场夜市、居民小区,发现这座城市难免留有淡淡的忧伤,但并没有被不安所笼罩,平静成为真正的底色,安保力量的加强,也增添了市民的安全感。
 
不过,一位当天乘公车绕市25公里的市民,耳闻目睹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李先生周二告诉本台,他下午到平日车水马龙的乌鲁木齐南北干道北京路和东西干道河南路交汇处,却发现人流稀疏,地下市场因“七五”周年关闭。李先生登上一辆开往城南维族人居住区的公车:“从车窗外看过去,有警灯,来来往往的一般是两辆以上的军用大卡车,前面就是军用吉普车,还有就是装甲车,最多的就是军用吉普车,军用卡车和地方上(公安)的车”。
 
李先生说,巡逻公安装备齐全,戴头盔,盾牌,步枪,木棒,还配有对讲机,二代身份证扫描仪等,一队大概有三、四十人,少的六至十人。每个巡逻队比以往多配了一个灭火器,有的队是用手提着,有的队是队员背在身上。
 
当进入维吾尔人聚集的天山区后,李先生说,路面沿街店铺和几个市场,部分摊位当天停业。他终于看到一位认识的维族人,笑问“卖出多少?,看你压了很多货”。对方小声笑笑说,没事,没事。立即岔开话题,看来他不愿触及这个敏感的日子。
 
李先生说:“现在去那边消费的人少了”。
记者:现在维汉矛盾比较突出的,是不是汉族人不买他们的东西?
李先生:对,不买东西,再一个感觉,本地好多汉民感觉,好像这些事件随时有可能会发生。所以尽量不去那边(维族人聚集区)。特别感觉,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发生这种事。
 
市民杨先生说,在“七五”事件后,民族对立情绪上升到抵制商品:“情况(维汉矛盾)是有,一直都是这样,以前肯定没有这么激烈,现在发生这个事情(“七五”),肯定对情绪有一定影响,现在大家还一直认为有武警巡逻(保护汉族),二道桥那边(生意)比以前差一点,现在如果是有一定文化的(汉人),可以不去。到其它地方也可以”。
 
一位酒店职员告诉记者,部分酒店有武警进驻:“有,有,有,有四星的酒店,三星的也有”。
记者:这个费用谁出?
职员:都是政府。最早之前有一批,好像是去年的,从外地过来的,酒店免费(招待),但是现在您是酒店不可能免费,毕竟以营业(收入)为主,不可能一直这样支持的,肯定政府要出一些钱。
 
去年7月5日和7月7日发生的两次维汉冲突事件,造成197人罹难,一千七百多人受伤。李先生告诉记者:仍有部分死者家属不满赔偿,拒绝领取四十万元的抚恤金:“政府不是刚开始只给二十万元,好多乌鲁木齐本地人对政府不作为提意见,让政府给一个说法,当时就拒绝这二十万,后来没办法,增加到四十万,好多本地人还是拒绝,还是不依不饶地,要政府给个说法”。
 
接下来的是死者家属发起万人签名,要当时的中共新疆自治区书记王乐泉下台:“要求王乐泉下台,他们的要求现在也得到了部分满足”。
 

图片:乌鲁木齐的维吾尔人街道是当局监控重点区域(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乌鲁木齐的维吾尔人街道是当局监控重点区域(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香港媒体星期二对乌鲁木齐事件也做了报道和评论。《苹果日报》,“尽论中国”发表题为“重建互信离不开公正舆论”的文章称,新疆 7.5骚乱一周年,当局、民众戒心重重。街头荷枪巡逻的军警,网络上的鸦雀无声,与官方宣称的汉维一家亲局势格格不入。当局一直将骚乱指斥为境内外疆独分子策动,将国际社会的关注指斥为意图搞乱新疆,拒不承认民族矛盾已激化到随时会再爆发大规模仇杀的地步。越来越多的维族优秀大学生走上与中国当局对抗的道路,这岂是反华势力以经济手段收买可以解释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