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岑溪五千中學生罷課抗議食堂漲價(圖,視頻)

廣西壯族自治區岑溪市第三中學約五千中學生不滿食堂擅自加價,本週三發起罷課抗議。校內的國旗被撕,學生用垃圾怒砸校長,當局出動公安到場平息事件。該市教育局一位官員星期五對本臺表示,和學生協商之後,食物價格回落到原來水平,事件已經平息。

2011.10.28 09:3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1028-ql2p.jpg 圖片:10月26日,廣西岑溪三中學生抗議食堂飯菜漲價。(新浪微博)
Photo: RFA



視頻:廣西岑溪五千中學生罷課抗議食堂漲價(網絡視頻)


繼半月前,貴州遵義東方小學食堂被揭食物質量問題引起數千家長和市民抗議後,近日廣西的中學也發生抗議事件。岑溪三中學生星期三集體罷課抗議,事件星期五在微博流傳,也得到許多網民和學生支持。網民“楚卿”轉貼一段文字寫道:岑溪市第三中學學生反抗大運動,國旗被撕,垃圾砸校長,警車有進沒出,學校領導連車鑰匙也拿不穩,持槍民警不敢走近飯堂半步。該貼還稱,岑溪物價不高,只比香港貴一毛,工資不多,是香港的十分之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地區動亂,佛山、長沙、溫州、肇慶等地動亂皆是,只是封鎖消息。
 
另一位網民寫道:三中飯堂起義,因學校飯菜漲得太離譜。打電話去電視臺,他們竟裝打錯電話,更可惡的是電視臺不爲民請命,爲所謂的領導“服務”。若飯菜不降價,全校的學生將會不打飯,繼續起義。
 
從學生拍攝的一段五分多種的視頻及多張照片顯示,大批學生擁擠在飯堂內外,有的高舉手臂,高叫校長的名字,也有的站在露臺上聲援。
 
記者致電該校辦公室,但對方不願多談。

記者:您好,三中?
回答:對。

記者:我想問一下是不是有學生不滿食堂伙食抗議?
回答:嗯。

記者:什麼時候發生的,是昨天吧?
回答:你們是哪裏的?

記者: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想了解一下,因爲網上看到很多照片。
回答:哦,因爲我是剛來這裏,這個辦公電話我剛來這裏的,具體的情況我不太清楚。

記者:大概是因爲什麼引起的?
回答:我不太清楚這個事情,我到底下去處理一些事情好嗎?
 
該市教育局一位官員對記者稱,事件是個別學生挑動的結果:“他們建了一個新的飯堂,增加了一些菜,把那些全部的菜進行公示。好像有三樣還是四樣菜加了一點價格。26號的那天中午,有一個學生他就很不滿,他說‘你這個雞腿怎麼加五毛錢那麼多?然後他就堵在食堂門口,就在那裏不許別的學生進來打飯,然後再挑動了別的學生,然後一幫人就在那裏圍起來看”。
 
網民“天樂凌雲”寫道,學生集體抗議事件後,學校召開“學校—學生面對面”大會,要求各年級各班選派三名代表參加,和市領導、教育局領導、學校領導共同商討如何處理此次事件。但據到會學生代表反映,在會議上,學生代表根本就沒有發言權,只能以班爲單位以書面形式遞交意見,並且每班只能提三至五條意見!校長聲稱:“學校飯堂的飯菜並未升價,是由於飯堂工作的阿姨文化低,操作不熟練,算錯數引發‘加價’。引起學生不滿。”
 
教育局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則承認漲價,並對記者說,價格已經回落,對於記者追問承包商和校方領導是否有特殊關係時,她否認:“教育局、市委市政府馬上過去處理,我們馬上召開班主任會議把這件事情搞清楚,召開學生會議,由學生代表把這件事情看一下怎麼處理。現在價格應該已經回落下來了”。

記者:這個食堂是誰承包的?
回答:好像是一個姓唐的人承包的。

記者:這個人跟學校裏面的領導有沒有關係?
回答:沒有,是統一招標的。新菜沒有跟別人說就直接漲價了,學校方面之前並不知情的。
 
這位官員說,約五千學生參與行動,但當天已經復課:“每個班級都選了代表,然後跟學校、跟承包方三方一起開了會。那裏學生大概是五千左右的人”。
 
許多網民對學生抗議漲價表示支持,一位網民說:“工資不見漲,物價漲得飛快!前幾年肉五六塊一斤,現在18塊,連網費都漲了2倍了,他質問有幾個人工資翻倍了。網民“邪影獨舞”寫道,聲援岑溪三中“10.26”抗議活動,希望此事鬧到全省,甚至全國,一個縣級市的物價超過首府南寧,可與廣州相比。“小深圳”之稱的岑溪市是靠壓榨市民來獲取的。又指多年來,岑溪的投資商都被岑溪政府以不同的理由,騙取投資資金。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