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西拟立法艾滋病检测实名制引争议

中国广西将立法规定,艾滋病检测采用实名制,艾滋病感染者有义务将病情告知性伴侣,或委托疾控机构代为告知。引起争论。
2012-0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说,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卫生法制与监督处处长刘莉介绍,从2010年1月开始,广西艾滋病确诊实验检测就已实行实名制,从两年多实践的效果看,接受艾滋病检测的人数不降反升,上涨幅度在50%左右。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一例艾滋病患者信息被泄露的事件。不仅在广西,目前湖南艾滋病确证实验检测时也要求实名检测。这两个省区拟推行的实名制检测,是为了让艾滋病检测在初筛阶段实施实名制。北京公益组织“益仁平”中心负责人常坤说,他坚决反对广西的这一做法,

“法制不健全,法制意识又这么薄弱的情况下,实名制必然带来很多的后果。因为对政府和法律的不信任,包括没有完善的制度约束,社会的道德伦理又处于非常迷茫的状态下,很多人处于隐私保护的问题,而不愿意前去检测。如果他不进行艾滋病毒抗体的检测的话,他对自身的状况更缺乏了解。而逃避的后果会带来更广泛的传播。”

常坤表示,广西近日计划立法规定,艾滋病检测采用实名制,艾滋病感染者有义务将病情告知伴侣,或委托疾控机构代为告知,这些规定会危害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隐私,

“我们应该加强检测前的咨询工作,这中间不仅仅要加强艾滋病的基本知识和他们可能面临的一些心理问题,也要强调这种权力意识、责任意识,把这些归结成公民价值。只有这样的话,当一个人他经过艾滋病的知识、心理问题包括公民的价值权利的认识之后,即使他检测出自己是阳性后,他为什么还会逃跑呢?他为什么还会离开呢?”

目前中国多数地方仍与国际通行惯例一致,没有要求HIV病毒筛查,必须实名登记。根据中国2011年艾滋病疫情评估报告显示,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有78万人,截至2011年9月底,累计实名报告的人数只有34.3万人。这表明仍有大量感染者和病人尚未被发现,存在进一步传播的危险。常坤认为,应该鼓励更多的人进行艾滋病毒检测,必须为检测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还有另外一点,中国的社会是人情社会,是熟人的社会。在北京、上海、广州的大城市可能不显,但是在很多的县城,很多的基层谁不认识谁啊,大街上走几步都是熟人儿。说不定周围这些工作的就是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呢。如果实名制的话还得了啊。”

北京的公共卫生活动人士陆军表示,在中国大陆,目前艾滋病检测实行自愿原则,检测机构为自愿进行艾滋病咨询和检测的人提供免费服务。但这种服务往往不到位,加上很多地方仍存在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造成一些艾滋病毒携带者在检测后“失踪”的问题,

“广西这次提出来要实名制,其实是非常愚蠢的。也可以说它完全缺乏防治的基本常识。我觉得他们提出的理由及原因根本站不住脚。比如它里面确实提到比如是匿名检测的话,无法联系到被检测的人。其实这完全不是理由。因为你如果要想联系到此人,只需要他留下的联系方式就可以了,不需要他实名和个人信息。”

陆军说,在中国,艾滋病病毒检测实行实名制后,有些人就不去检测了,一些本来可能发现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病人反而不能及时发现,

“之所以仍然有一些地方的卫生部门敢于提出谬论,应该讲表明我们国家对待艾滋病的态度和防治政策的贯彻落实方面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不然像这样荒谬的提法是不应该提出来的。”

接受采访的两位接受采访的人士都表示,在中国目前还存在歧视艾滋病患者的情况下,实名制检测不应该在全国推广,中国各级卫生部门应该把更多的资金和人力放在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提供各种服务,促使高危人群进行检测和及时采取预防措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