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组织认为中国防治艾滋病的新五年计划侵犯艾滋病人人权(组图)

北京的民间公益组织发布报告,关注中国国务院有关防治艾滋病的“十二五”计划中存在侵犯艾滋病患者及感染者人权的问题。
2012-10-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现在美国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维基百科)
图片:现在美国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维基百科)

 

中国国务院2012年1月发布了《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二五”行动计划》,这是中国的第三个国家防治艾滋病五年行动计划。2012年10月12日中国民间公益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布报告说,在新的防治艾滋病五年计划开始之际,就此进行评议,希望关注中国政府的政策走向,及其对与艾滋病相关的人权问题的影响。

现在美国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对本台记者表示,中国国务院遏制与防治艾滋病新五年计划出台的背景是:中国大陆部分地区和人群疫情已进入高流行状态;艾滋病传播方式更加隐蔽;国际援助资金缩减或终止;当局维稳机制下政法系统介入对艾滋病患者的管理与控制等。他说:

“十年前,中国制定第一个艾滋病防治五年计划的时候,世界上的艾滋病防治基金大量进入中国,比如世界艾滋基金,比尔盖茨基金,这些国际基金对中国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影响很大。现在国际基金开始退出中国,中国政府投入的资源比较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国际组织对中国防治艾滋病政策游说的能力就很有限。”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报告收集整理了2011-2012年中国各地政府出台的艾滋病防治相关法规政策的大量条款:包括:对艾滋病检测“知情不拒绝”原则、伴侣告知、故意传播艾滋病责任条款、重点公共场所服务人员体检规定、监狱艾滋病防治规定等。

报告观察到,《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二五”行动计划》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情况,已经导致或可能导致严重的人权侵害,例如:艾滋病检测实名制和缺乏知情同意原则;“扩大监测检测覆盖面”严重侵犯人权;打击卖淫嫖娼政策和公共场所服务人员健康体检政策互相矛盾;打击政策不能回应“性传播已成为主要传播途径”的现实。万延海说:

“过去的十年,也是中国维稳制度疯狂发展的10年,去年年底的时候,中央政法委也开会讨论艾滋病的管理问题,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中国对性的道德观念比较保守,喜欢管制人的生活,公安开始从政治层面开始管制艾滋病人的事情,国际组织在中国的影响力开始削弱,艾滋病人的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

图片: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资料图片)
图片: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资料图片)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报告认为,在一个人口众多和越来越开放的世界里,中国社会需要学会和个人打交道的方式来处理艾滋病相关的个人行为和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学会通过教育和与个人协商的方式来鼓励人们拒绝危险的性行为,或采纳安全的性行为。提供性的教育,和人们协商安全的性行为,需要一个基于自愿、尊重和对个人而言安全的社会环境。万延海认为,过去中国艾滋病病毒检测初测是可以不用实名的,但是中国卫生部希望推行初测就使用实名,他说:

“实名制当然有很多好处,便于管理,但是如果百分之百强调初次检测就使用实名,由于中国有很多方面的歧视,有些人就不愿意检测艾滋病毒了,我认为,初次检测可以允许匿名检测。”

北京的公共卫生人士陆军对此表示,中国的一些艾滋病高危人群不愿意实名检测的原因是政府在很多方面对艾滋病人有歧视性的政策,他说,
“歧视艾滋病的现象还很严重,比如公务员体检标准就明确规定艾滋病毒携带者,被排除在外,在教师体检标准上,也有同样的规定。”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报告还表示,艾滋病防治工作应当基于人权理念与公共卫生准则。他们希望,中国政府能修改歧视艾滋病人的法律条例,允许民间机构监督政府部门落实相关法律政策的情况,推动艾滋病防治健康发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