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組織認爲中國防治艾滋病的新五年計劃侵犯艾滋病人人權(組圖)

北京的民間公益組織發佈報告,關注中國國務院有關防治艾滋病的“十二五”計劃中存在侵犯艾滋病患者及感染者人權的問題。

2012-10-12
Share
Wan_YanHai.jpg 圖片:現在美國的“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創辦人萬延海。(維基百科)

 

中國國務院2012年1月發佈了《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十二五”行動計劃》,這是中國的第三個國家防治艾滋病五年行動計劃。2012年10月12日中國民間公益組織“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發佈報告說,在新的防治艾滋病五年計劃開始之際,就此進行評議,希望關注中國政府的政策走向,及其對與艾滋病相關的人權問題的影響。

現在美國的“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創辦人萬延海對本臺記者表示,中國國務院遏制與防治艾滋病新五年計劃出臺的背景是:中國大陸部分地區和人羣疫情已進入高流行狀態;艾滋病傳播方式更加隱蔽;國際援助資金縮減或終止;當局維穩機制下政法系統介入對艾滋病患者的管理與控制等。他說:

“十年前,中國製定第一個艾滋病防治五年計劃的時候,世界上的艾滋病防治基金大量進入中國,比如世界艾滋基金,比爾蓋茨基金,這些國際基金對中國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影響很大。現在國際基金開始退出中國,中國政府投入的資源比較多,在這樣的情況下,國際組織對中國防治艾滋病政策遊說的能力就很有限。”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的報告收集整理了2011-2012年中國各地政府出臺的艾滋病防治相關法規政策的大量條款:包括:對艾滋病檢測“知情不拒絕”原則、伴侶告知、故意傳播艾滋病責任條款、重點公共場所服務人員體檢規定、監獄艾滋病防治規定等。

報告觀察到,《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十二五”行動計劃》出現了一些令人擔憂的情況,已經導致或可能導致嚴重的人權侵害,例如:艾滋病檢測實名制和缺乏知情同意原則;“擴大監測檢測覆蓋面”嚴重侵犯人權;打擊賣淫嫖娼政策和公共場所服務人員健康體檢政策互相矛盾;打擊政策不能迴應“性傳播已成爲主要傳播途徑”的現實。萬延海說:

“過去的十年,也是中國維穩制度瘋狂發展的10年,去年年底的時候,中央政法委也開會討論艾滋病的管理問題,在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下,中國對性的道德觀念比較保守,喜歡管制人的生活,公安開始從政治層面開始管制艾滋病人的事情,國際組織在中國的影響力開始削弱,艾滋病人的基本人權得不到保障。”

圖片:河南艾滋病維權人士田喜。(資料圖片)
圖片:河南艾滋病維權人士田喜。(資料圖片)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的報告認爲,在一個人口衆多和越來越開放的世界裏,中國社會需要學會和個人打交道的方式來處理艾滋病相關的個人行爲和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學會通過教育和與個人協商的方式來鼓勵人們拒絕危險的性行爲,或採納安全的性行爲。提供性的教育,和人們協商安全的性行爲,需要一個基於自願、尊重和對個人而言安全的社會環境。萬延海認爲,過去中國艾滋病病毒檢測初測是可以不用實名的,但是中國衛生部希望推行初測就使用實名,他說:

“實名制當然有很多好處,便於管理,但是如果百分之百強調初次檢測就使用實名,由於中國有很多方面的歧視,有些人就不願意檢測艾滋病毒了,我認爲,初次檢測可以允許匿名檢測。”

北京的公共衛生人士陸軍對此表示,中國的一些艾滋病高危人羣不願意實名檢測的原因是政府在很多方面對艾滋病人有歧視性的政策,他說,
“歧視艾滋病的現象還很嚴重,比如公務員體檢標準就明確規定艾滋病毒攜帶者,被排除在外,在教師體檢標準上,也有同樣的規定。”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的報告還表示,艾滋病防治工作應當基於人權理念與公共衛生準則。他們希望,中國政府能修改歧視艾滋病人的法律條例,允許民間機構監督政府部門落實相關法律政策的情況,推動艾滋病防治健康發展。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