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御用"学者预测经济面临最困难时期

2021.12.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御用"学者预测经济面临最困难时期
法新社资料照

被称为中国“御用”经济学家的李稻葵在最近一次公开演讲时提到,中国经济在未来五将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时期”,他并建议把地方债改为国债。李稻葵强调,“若政府激励不到位,那就不是有为政府,是乱为政府”。香港《信报》专栏作家高天佑认为,这意味着“中国准备过苦日子!”

中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验研究院院长李稻葵122日在线上出席新浪财经2021年会时提到,恐怕中国经济未来若干年运行发展,可能是相对比较困难的,从五年整体来看,是改革开放过去40多年以来,可能是最困难的一个时期。

李稻葵:“总书记在历次重要讲话里,包括19大报告讲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要做好更艰苦复甦的准备,我的理解在经济工作方面,我们也需要做出更加艰苦的思想准备。”

李稻葵:中国内需不足、国家限制多企业茫然

李稻葵分析,中国国内的经济不可太乐观,一个重大问题是内需不足。他举“双11”买气为例,现在的增长速度已经降至20%以下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工资的上涨没有跟上,百姓的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跟GDP基本上是同步的,并没有超出多少。

另外是企业界茫然,找不到投资方向。李稻葵进一步指出,很多产业现在国家限制,也应该限制,要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百分之百都要支持国家的政策。但是大家总得找一个新方向,地产现在下行,带来一系列各种各样的观望,投资者观望、消费者观望、买房子的人观望,地方财政也更加困难。

李稻葵提解方:农村四亿人引进城、地方债转国债

他提出未来经济两个解方,一条是还没有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这十亿人口在农村,至少四亿应该有希望用十五年的时间把他们吸引到城里来,在城里安置,成为新的中等收入人群。

李稻葵提到,党和国家的党的领导核心反覆讲到,“新时代的思想新基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么落实习近平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思想,要重修政府与市场经济学。

李稻葵:“如果政府自身的行为、自身的激励不到位的话,那么它就乱作为了,那不是有效、不是有为政府,是乱为政府了。”

此外,李稻葵提到中国地方政府过去十几年主要是在经济问题上就忙活一件事“搞基建”,地方政府债务负担沉重,占GDP50%以上。他强调,1534“一定要把现有的地方的债转到中央去,地方债应该变成国债,不仅利率降低了,因为国家信用担保,而且对外也可以搞人民币国际化。”

香港《信报》专栏作家高天佑在新闻点评引用李稻葵的警告写道,“中国准备过苦日子!”文章称,中国今年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兼且从“富起来”向“强起来”,不过在一片形势大好之下,似乎仍有不少隐忧。

中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验研究院院长李稻葵预测中国经济将面临四十年最困难时期。(网络截图)
中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验研究院院长李稻葵预测中国经济将面临四十年最困难时期。(网络截图)

谢金河:中国借御用学者预告要过苦日子 割韭菜要有心理准备

台湾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在脸书发文分析,由御用经济学家亲口说出中国要过苦日子,非常不寻常,因为,别人说中国经济不好,中共总是归诸恶意攻击,会被封锁帐号,这回是御用经济学家示警,而且是在已经被中央监管的信报刊出,这更不寻常。

谢金河的看法认为,“中共中央有意透过体制内经济学家之口,来对仍生活在厉害我的国的蚁民打预防针,告诉他们苦日子要来了,别再醉生梦死,要勒紧裤带,面对未来割韭菜,要有心理准备。”

丁学文:中国第三季经济数据出现负面阴影

“以第三季度经济数据来说,确实有负面阴影开始出现,加上房地产恒大这件事情一直暧昧不明。间接影响地方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心态。”金库资本管理合伙人兼总经理丁学文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

丁学文分析,中国最新的通货膨胀数据CPI只有1.5%,但是中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却高达13.5%12%的差距代表生产成本高,但是厂商却压着不敢涨价,看起来没有通货膨胀,但是企业压力大。此外,采购经理人指数PMI 49.2(荣枯线是50),代表企业采购新的supply(供应)比较犹豫。

丁学文也提到,房地产是中国经济重要支柱,占了中国GDP三成左右,过去地方财政靠房地产,房地产不涨,地方政府就有压力,企业也有压力,因为房地产供应链还有水泥、建材等产业,房地产一旦不能涨,老百姓会觉得没那么容易赚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个月发布的声明显示,“中国经济复甦进展顺利,但不平衡,势头在放缓,下行风险也在积累。”IMF将复甦放缓归咎政策支持的快速撤回、新冠肺炎疫情打击消费、电力短缺和房地产投资放缓。

王剑:中国经济国进民退失去活力、透支增长、出口独木难支

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对本台表示,中国经济前景不妙的大背景是中国“国进民退”造成经济失去活力,没有了增长动力,这才是真正根本的问题。另一头现在各种经济状况,之前透支过去10年增长的资源,现在全是负债。第三中国经济现在只靠出口独木难支。等全世界疫情结束经济活力恢复了,那中国经济就麻烦了。

王剑:“眼前的问题是房地产,房地产对整个经济、金融市场的冲击,最终会影响人民币汇率。宏观上来说,如果你的金融系统被冲击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人民币一定会被冲击。”

中国房企恒大、阳光100中国 违约地雷连环爆

房地产地雷之一恒大终于爆开,恒大集团3日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收到一笔2.6亿美元的私募债偿还通知,未能履行偿还。广东省政府立即约谈恒大创办人许家印,并同意派工作组进驻恒大。

中国官媒新华社引述分析人士认为,“恒大问题属个案风险,处置出关键一步。”文章还提到“三个有利”称,有利于进一步全面清查恒大整体债务规模,有效化解风险;有利于降低上下游企业和相关房地产企业面临的不确定性风险;有利于维护各方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定。

王剑分析广东省政府接管恒大,主要是防止资产遭查封,企业一旦发生问题所有债主都会跑上门拿回值钱的资产,接管是控制防止出现这种情况,并想办法把值钱的资产还给银行,因为银行是政府的机构,他不能让恒大无序破产。

王剑:“所谓的有序破产是先把银行的债还掉,恒大表上借了2万亿,还有表外的1万亿,总共3万亿的债,拐来拐去都是银行的钱。中国GDP一年才100万亿,恒大居然占3%,如果恒大破产,肯定是银行的冲击最大。”

除了恒大之外,又一家中国地产商爆出债务违约,阳光100中国在公告中称,将无法支付2021年到期、票息10.5%优先票据的1.7亿美元本金和超过890万美元利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胡力汉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