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老汉遭县建委粗暴执法,跳楼抗议

河南民权县城关镇62岁的村民陆学佩因为对民权县建委粗暴执法不满,从建委大楼跳下,以示抗议。分析人士认为,“陆学佩跳楼事件”只是中国千百万弱势群体面对强大执法机构、而无能为力的一个缩影。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0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大陆多家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中新河南网上周五的报道说,城关镇赵沙沃村村民陆学佩年前在村里租赁了一片空地,临时搭建三间敞篷房子,准备养殖兔子。因为没有经过民权县建委的审批,上周日也就是正月初八一大早,县建委执法人员来到赵沙沃村,开着铲车要推倒陆学佩搭建的房子。因为和陆学佩言语不和,执法人员将其一丝不挂地从床上拖到院子里,引来全村观看。当天下午,陆学佩来到民权县建委执法大队讨说法,在三楼的办公室,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陆学佩一怒之下,从三楼的楼梯处跳下,后被送往民权县人民医院治疗。

本台记者致电民权县建委以及城关镇镇政府值班室,电话均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记者又致电民权县人民医院。

 “不好意思,你们这边有没有一个病人叫陆学佩的?”
民权县人民医院:“可能没有。”

旅居纽约的“中国人权”高级研究员何清涟女士告诉记者,如果村民陆学佩的确是搭建了违章建筑,在他搭建的时候就应该由有关部门出面加以阻止,而不是等他建完了之后,执法人员才来野蛮执法。

 “基层组织到底在这里起什么作用?如果真的是违法的话,就应该在建的时候就由当地的村委会出面劝阻。”

据报道,在发生跳楼事件前几天,民权县建委的执法人员就向陆学佩开具了处罚决定单。陆学佩和家人要求自愿拆除房子免于罚款,遭到执法人员拒绝。民权县建委主任张友才表示,他们主要对那些没有土地证及相关部门手续的违章建筑进行罚款,但罚了款也并不代表就是合法,只不过允许他们盖房。

何清涟女士表示,民权县县建委动辄对所谓的违章建筑进行罚款,这里面一定存在着利益驱动。何女士说,她相信在所收到的罚款中,民权县建委肯定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留成。

 “每年的这种行政罚款有好多亿,中国政府应该取消这种方式,因为一有这种方式存在呢,政府的这种行政执法人员他就有一种多收罚款的冲动。”

旅居华盛顿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也认为,在中国,执法者不执法、野蛮执法,甚至是违法地进行所谓的执法的现象无处不在,河南老汉陆学佩的悲剧只是中国千百万弱势群体面对强大执法机构、而无能为力的一个缩影。陈破空先生说,民权县建委“以罚代管”的做法,更是非常典型地反映了中国官场普遍存在的以权谋私、滥用权力的现象。

 “权力它没有受到监督导致种种的社会怪象。如果说中国它有媒体监督、有在野党的监督或者司法独立的话,那这些事情如果摊在阳光下看的话它只会越来越少。正因为中国社会这个制度缺少制衡、缺少监督,所以权力者可以为所欲为而在中间中饱私囊,认为是正常的,而人民跟他们的利益来比那是微不足道的。”

据报道,村民陆学佩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但其大腿呈粉碎性骨折,意识仍不清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