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河北维权人士徐义顺再度被劳教

本周四,河北保定维权人士徐义顺,又名山东老孔,再度被警方送回河北高阳劳教所。去年8月,徐义顺因为抗议中国劳教制度而数度绝食,导致心脏病发作,后被允许保外就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1-0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徐义顺在本周三致电自由亚洲电台“老百姓的声音”节目时,告诉主持人谷季柔,周三当天他接到了警方电话,说要抓他回高阳劳教所过年。

“我刚才给这位领导也说了,我是高兴呢?还是应该痛苦?他笑了笑说他也不知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鱼肉有选择高兴与痛苦的资格和权力吗?”

徐义顺在“老百姓的声音”节目向主持人谷季柔表示,他很庆幸自己活着爬进了2011年,他要感谢警方没有在高阳劳教所让他“自然死亡”,或是“被躲猫猫死”之后,消尸灭迹。

徐义顺在电话中说,自从被保外就医后,他白天一个人不敢出门,晚上更不敢出门。因为出门怕象浙江乐清原村长钱云会那样“被交通事故死”,而在家,也担心会“被自杀”死亡。

“我们全家的肾及遗体全部都要捐献给阳光公益组织了。主要原因是担心一旦遭遇钱云会被交通事故的下场,我们的遗体谁是谁就都不知道了。”

本台记者在周四晚间致电徐义顺的妻子刘南萍,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不过,河北一位热心听众钱先生向自由亚洲电台提供了在徐义顺被抓回高阳劳教所之后,他和刘南萍的通话录音。

听众:“暂时还没有消息。”

记者:“就是说现在带回劳教所了是吧?”

听众:“对,我们还以为人家想着让我们去请他吃顿饭还有酒什么的,还等着人家。结果来了三个警车就带走了。”

刘南萍在电话中告诉钱先生,她担心徐义顺这次被抓,会一直关押到原本的劳教期满。

“是到今年的十月二十六号。”

本台记者周四晚间致电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又致电高阳市公安局了解情况。

公安局:“他是被哪个单位带走的?”

记者:“他说是带走之后就送到保定市高阳劳教所。

公安局:“他现在在保定高阳劳教所呐?”

记者:“说是送到那面去,但是我打电话过去好像没有人接。”

公安局:“这个真不清楚。”

徐义顺笔名孔繁重,人称“山东老孔”,原系《民意》杂志社记者,曾参与寻找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并一直为刘晓波、郭泉等异议人士人鸣不平,为此,他曾多次被软禁或治安拘留。

2010年5月25日,徐义顺被当地劳教委员会以所谓“诈骗”的罪名判处劳教一年半,关押在保定市高阳劳教所。因为在押期间多次遭到暴力殴打,徐义顺几度以绝食抗议中国的劳教制度,并在2010年8月6日起诉保定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但并没有结果。

在美国纽约的中文期刊《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告诉记者,他非常同情徐义顺的遭遇,虽然国内外关于废除劳教劳改制度的呼声不断,中国当局却一直把这些制度当作任意关押民众的方便手段。

“按不出罪名,或者它懒得按罪名,就径直把别人给扣起来,剥夺别人的自由。既然别人已经身体有病,已经出来了,又没有做出什么让当局能够抓住更多的把柄去治罪的事情。这样它就可以以劳教的名义把你随便地带走,隔离起来。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当今中国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胡平表示,在狱中饱受折磨的浙江诗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力虹,在去年年底刚刚因病去世。

现在有关河北警方又把保外就医的维权人士徐义顺押送回劳教所,中国当局对人权的践踏可以说是愈演愈烈。

“‘六四’之后,当局知道已经不可能再用过去那种方法利用群众去对这些异议人士,对敏感话题提出不同声音的人进行镇压。它就更多的直接的诉说政府的这种暴力,而且发现政府的暴力还不够用,所以就直接采取一些类似黑社会式的这种手段。”

徐义顺的妻子刘南萍在和河北听众钱先生通话时表示,徐义顺在被警方带走之前告诉她,这次回到高阳劳教所,他还是会想有关当局进行绝食抗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