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出狱维权理念不变 艾未未四义工有条件获释(视频,图)

被当局判刑三年半的北京艾滋病维权人士胡佳,星期天凌晨回到家中,但依然受到严密控制,禁止接受采访,但他表示会继续维权。此外,艺术家艾未未的四位义工全都获释,其中一人被以涉嫌经济罪取保候审。学者批评当局的行为违反自己签署的国际公约。
2011-06-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视频转载:胡佳两年前向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等人讲述被便衣殴打经过(msgch/YouTube/乔龙提供)


图片:胡佳一家三口合照(网络资料/乔龙提供)
图片:胡佳一家三口合照(网络资料/乔龙提供) Photo: RFA
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半的维权人士胡佳,星期天刑满出狱后,由公安送回住所。

周日凌晨,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推特上发消息说:不眠之夜,两点半胡佳到家。平安,很开心。需要休养一段时间。谢谢诸位。不周之处,请见谅。

本台周日及周一试图联络胡佳和曾金燕,但其手机一直关机,家中座机显示忙音。

胡佳在周日夜间接受香港有线电视的电话采访时表示,这几年很对不起家人,但他仍会继续维权工作。

“中国自古说忠孝不能两全,在这个时代忠孝的忠不是忠君忠帝了,不是忠实于这个而是忠于道理,忠于公民的权利,忠实于自由。这个时候你的选择,你想我的父母这么大,可是有多少人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一样他们也承受痛苦,而他们没有我这么受到你们的关注,没有受到你们这么多的帮助,那些人的处境更凄凉。”
 
胡佳还说,他父母年纪大了,还是尽量去安慰。

“我能安慰我的父母尽量安慰他们。他们明确跟我说了让我做好小老百姓,不要去和这个体制冲撞,因为这个体制非常非常的残暴,比如使用国家的强制权力去无所顾忌的侵犯公民的尊严,但是我只能跟我的爸妈说我会注意,我会注意。”
 
另据报道,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表示,今后胡佳是否继续维权要由他自己决定,她本人不会要求丈夫停止维权活动,却担心胡佳接受采访会带来问题。

曾金燕向路透社表示:“胡佳已见了父母,他的精神状态保持得较好,不管怎样,回到家总是比较好。”
 
记者从国际通讯社发出的照片看到,胡佳通州区的住所楼下,明显加强了保安,当局还在社区五百米范围拉起封锁线,有警车和公安戒备,到处是便衣和戴红袖章的居委会人员,进出车辆及行人,须接受盘问。

在胡佳住所楼下,试图采访的境外记者被驱赶。而在胡佳出狱前,他曾任职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顾问彭定鼎也被公安控制。为此,曾金燕在推特上说,对有朋友因胡佳而受牵连,表示歉意。
 
今年37岁的胡佳曾致力帮助艾滋病及乙肝病人维权,2007年被捕,第二年被当局判刑三年半,期间因肝硬化,多次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
 
而被当局拘押八十一天的北京艺术家艾未未上周四获“取保候审”后,他的四位被同期关押的义工文涛、设计师刘正刚、会计胡明芬、司机张劲松也先后获释,文涛的同事在推特上说,文涛健康尚可,现时与家人一起,但不方便对外发言。

艾未未工作室的刘艳萍对本台说:“他们有一个是23号的下午张劲松获释,然后都在24号的晚上、剩下的三名员工都获释了。

记者:文涛是什么时候获释?

回答:文涛他是24号晚上大概七、八点钟的时候回到家里,文涛是被禁止谈论在这段期间内发生的事情。张劲松是涉嫌经济犯罪“取保候审”,他是不能离开北京。

记者:现在工作室可不可以再恢复工作呢?

回答:暂时没有。
 
另一位与艾未未工作室有合作关系的建筑师告诉记者,如果艾未未工作室恢复运作,还会继续合作。

回答:我相信应该有的。我是建筑师,如果有这方面的业务,我想肯定还是会有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

记者:最近您跟艾未未通过电话吗?

回答:对,我们相互就问候了一下。他很忙,我也不想打扰他,他应该出来后,好好休息一下。
 
一周内两位先后获释的维权人士都遭到当局所谓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警告,禁止接受采访。

对此,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表示:“艾未未释放出来之后,最初开始还要说英文,随后继续说他的感受。中国政府现在用的方法是把他们剥夺政治权利,也是非常不合理的一个条件,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条件之下,胡佳他还是敢去说他还会继续努力去做维权的工作。”
 
他批评当局的行为有违国际公约:“我们也可以看到政府用的所谓的打压他们这些维权人士或者是异见人士释放之后,不让他们接受太多访问的做法完全是违反了中国的宪法,还有中国有签署的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国际公约。”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