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取消户口制度(图)

总部在纽约的“人权观察”16号发布题为《缓慢的进展: 2009年对迁徙工人权利的保护》的报告。报告概述了中国、古巴等国迁徙工人的权利受歧视的状况。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9-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来源:互动百科网
图片来源:互动百科网
Photo: RFA


“人权观察”的报告一开头就把迁徙工人比作“被从岸边推向大海、行将溺毙的一群人”。报告专门关于中国的部分不长,其中有这样的评述:“中国有大约一亿五千万从农村到城里打工的迁徙工人。中国政府根据一个人的出生地确定的所谓户口,继续使大批迁徙工人无法得到公共福利,包括医疗照顾和子女的教育。”

“人权观察”亚洲维权部主任芮莎菲博士星期四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再次指出,中国的迁徙工人—主要是农民工--备受歧视,根子就在于户口制度:

“在中国迁徙工人是指境内的迁徙者。主要是从内地进城务工的人。对于中国的迁徙工人最大的问题,总的问题就是户口问题。这些农民工往往受教育较少,也没有什么钱,在政府的衙门里说不上话,他们因为没有城市户口,所以不能享受政府提供的一些基本服务。我们不断地跟踪了这些农民工的问题和困难,包括他们的孩子在城里上学的问题。就在几个星期前,我们看到北京市政府准备向市民提供HINI疫苗,但就是没有农民工的份儿。我们继续看到农民工受到与其他阶层的人有不同等的对待。”

芮莎菲博士呼吁中国政府取消户口制度:

 “无论是从继续发展经济来讲,还是从应对潜在的社会的骚乱来讲,取消户口这类法律和制度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这些法律和制度将歧视常规化,给人们带来太多的挫折感。这对过去10年中为中国沿海城市的经济成长作出了杰出贡献的农民工来说尤其不公平。”

美国约克学院教授周泽浩表示,“人权观察”有关中国农民工受歧视的观点符合实际情况:

“我总的来说是同意‘人权观察’的报告的观点,中国大面积的民工他们的基本公民权和人权受到剥夺,这个是不容质疑的。根本的原因还是一个制度问题。就是说农民的话,比在美国的话,他们都是有自己的议员,州里有州议员。市里有市议员。州里有联邦政府的议员。他们一层一层都有自己的代表,民间有自己的代表。政府的决策是由这些代表作出的所谓代议制。那么我说中国现在没有代议制。所以这些民工的权益没有得到合理的一个表述。”

周教授说,中国的政治精英、企业精英和知识精英垄断了国家的资源,牺牲了广大劳动人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利益。周教授尤其同情农民工子女受教育的权利被剥夺的情况:

“有企业精英、知识精英、还有政治精英这三个集团的话把整个国家的所有的资源都垄断起来了,这个垄断集团占人口比例极少极少,说不定5% 、10%  左右。其他的所谓普罗大众的话,都是属于垄断集团的牺牲品。那么在大众里面有75% 属广大的农民。社会体制形成的社会不公有很多表现方式:我觉得第一,教育权被剥夺这个最厉害。你看很多民工他到城里来他有二种情况:一种农民他们把自己的孩子留在家乡让父母来带,虽然留在家乡的教育也未必好。也有很多民工,他们因为家里很多老人也不方便或者孩子舍不得,他们就把孩子带到城里来,要你是外地民工的话,受的不公待遇就比较厉害。比如说收钱多、或者没有学校进去、或者学校教育质量很差或者升学机会没有。”

周教授说,中国农民工在医疗照顾、劳动和社会保障等方面都受到歧视。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4)
Share

匿名游客

说得非常对,这种情况普遍从在。尤其少数民族极为显著,到城里各行各业都受到严重得不平等和歧视(到客运站,火车站,机场等公共场所)

2009-12-21 02:12

匿名游客

游客“评论”最好立即显示,不要通过检查。在言论自由的西方,不必再搞检查了。

2009-12-19 09:02

匿名游客

户口制度就是中国的柏林墙,必须摧毁,迟早会被推倒。

2009-12-19 08:19

匿名游客

其实政府早知道这问题的严重性就是不解决,不知道为什么?原来报道说2005年要解决户籍问题,一晃又过了4年我已经在自己家暂住了20多年了,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所以实际比你们报道得要严重得多,现在有的农民工子女也已经成人对于他们这些人的问题更多更复杂更不公平,在我们杭州最近政府搞出个居住证制度让人感觉哭笑不得。

2009-12-18 21:01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