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计生办强制引产花季少女和胎儿双双殒命

在中国湖南浏阳市金刚镇,计划生育人员对临近预产期的孕妇实施强制堕胎, 导致一位21岁的母亲和未出生的孩子双双死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2009-04-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海外中文媒体博讯网报道,湖南省浏阳市金刚镇21岁的刘丹和宋青山是中学同学,两人自由恋爱已达四年,因不到结婚年龄,无法办理结婚手续,去年刘丹不慎怀孕后,搬到宋青山家中居住,二人已办订婚手续,双方父母也认可二人的关系。刘丹在宋青山家居住期间,村里的计生干部朱某常到他们家中打牌,知道刘丹怀孕的情况,但并没有要求刘丹按照计生要求,进行人工流产。刘丹的哥哥刘中先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他妹妹刘丹的预产期在3月5号,但2009年2月26日,两辆面包车开到宋青山家门口,车上下来十几个金刚镇的计生干部,他们闯入刘丹的房间,不由分说就把刘丹强行带走,送往浏阳市计生委服务站,并给刘丹打了引产针,强制堕胎

“他们有什么权力夺取别人的生命?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力,并且他们非常野蛮。就直接到人家里,把人掳走。我听我妈说我妹不肯,他们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根本来不及通知家人,就强行把人掳走。”

刘中先说,刘丹和宋青山的家人出示了刘丹在此前进行孕检的报告,报告显示刘丹血压偏高,而且羊水状况不明,不适合人工流产,希望计生服务站考虑孕妇的实际身体情况,不要强行引产。2月27日下午,刘丹下体流血,出现产前预兆,家人要求将她送往医院,金刚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坚决不同意,说这是正常情况。刘丹坚决不同意引产,男女双方家属也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在这种情况下,金刚镇计生办主任祁志强代表镇政府签字。于是,刘丹被推入手术室,进行强制堕胎

“我听我妈说,专门引产的计划生育服务站,那些设施挺差的,我们家当时说,你要引产可以,我们去大医院,他们就是不肯。我妹怀孕体检的时候就说,她的羊水出现浑浊,并且血压偏高,肯定不能顺产,只能剖腹产。但是,他们坚持要我妹去顺产。当时生下来的那个孩子,在母亲体内就死了,相当于把一个死婴儿生下来。”

刘中先说,2月28日凌晨,在引产针的作用下,已经完全发育成熟的胎儿成为死胎生下来了。凌晨3点左右,刘丹下身流血不止,家人察觉情形不对,拼死推开手术室房门,见刘丹浑身是血。在刘丹家人的强烈要求下,计生服务站工作人员才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浏阳市中心医院的医生赶到后,当场实施抢救,但刘丹还是停止了呼吸,

“当时大家都很气愤,我们姓刘的家族都去闹,但是毕竟是政府,闹不过政府。最后只有赔款,赔我家钱。”

刘中先说,人的生命最宝贵,刘丹怀孕时虽未办理结婚证,但有医院所做的不适合流产的体检报告,而且,金刚镇计生办工作人员抓走刘丹的时候,离预产期只剩下几天时间,这时候做引产手术,很容易导致孕妇大出血,这是医学常识,可是金刚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完全草菅人命,最终导致刘丹母子双双死亡。事发后,抓走刘丹的金刚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刘丹手术单上签字的计生办主任祁志强也不露面,

“我们也是想让别人吸取一个教训,真的不要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她公公那边的人去到政府闹,但已经找不到那些人了。他们把那些人的照片,名单都摘下来了,你闹闹不起来。我们势单力薄,他们有机构,有人员,我们闹不起来,”

本台记者打电话到金刚镇政府查询这一案件的情况,

记者:“我想问一下,你们镇21岁的刘丹被当地计划生育办的人拉去做流产,结果死了。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事情?是2月26号的事。”

工作人员:“具体情况我不知道。”

记者又打电话到湖南浏阳计划生育办公室,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刘丹的哥哥刘中先说,出事后当地政府和计生办共赔款死者家人32万元人民币,其中计生办承受28万元。赔款已经到位。但他呼吁湖南省和中央政府能重视他妹妹的悲剧,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