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截访公司黑幕文章也被“劫”(组图)

为数以万计进京上访民众所设的截访公司“安元鼎”,日前被北京的《财经网》揭穿内幕。指其2008年的收入达两千万元,业务范围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不过,该报道被大部分网站屏蔽撤下。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9.14 09:5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914-ql2p1-305.jpg 图片:媒体及访民揭露“安元鼎”设黑监狱(网络图片/记者乔龙)
Photo: RFA


m0914-ql2p2-305.jpg
图片:“安元鼎”公司多次受到政府嘉奖(安元鼎网站/记者乔龙)











据《财经网》周一晚间报道,在各地维稳、打击信访的高压态势下催生出的专业截访公司,成为“黑宾馆”之外又一“黑色”。至少有七个不同省份的十多名来京上访者反映。近年来,他们遭遇一家保安公司的非法拘禁。这些人的遭遇相似,在突然被一群身着“特勤”标志的人带上车后,手机和身份证遭没收,然后被带到隐秘地点关押,直至被属地官员接走,或被“特勤”人员押回家乡。报道称,许多被关押者获得自由后,仍不知道自己被关押的地点。少数人通过路牌等印象重新找到这些地方。它们散落在北京城各处,环境脏乱、安保严密,被关押者不仅行动、生活不便,内心的恐惧犹胜生活条件的艰苦。系列被关押事件均指向北京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报道说,有访民获得自由后报警,但“安元鼎”依然无恙。其2008年年检资料显示,当年的营业收入高达2100.42万元。其主要业务之一即是帮助各地政府拦截上访者,业务范围甚至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
 
本台致电该公司招聘热线的侯先生,以便了解详情。
记者:有没有截访的任务?
侯先生:没有。
记者:在网上看到报道,“安元鼎”主要是抓截访人员的。
侯先生:我们是(公司)直属队,专门管饭店、酒店、写字楼、商场,管这些。
记者:截访是哪个地方管?
侯先生:那我不清楚,你再问问别人吧。
 
《财经网》说,目前已知“安元鼎”的关押地点至少有三处:一处在北京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的成寿寺路;一处位于南城更偏僻的一个村庄内的废旧仓库,“高墙、大铁门”;其总部则在北京朝阳区南四环红寺桥附近。而更多地点过于隐秘,无从寻找。北京市民李学会说:“‘安元鼎’,在最高法院(信访办)红寺村四环以外,我看过一个非常大的牌子,而且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门口巡逻的保安都是‘安元鼎’的,还有一个‘安元鼎’执法监督车。”
 
李学会说,保安公司属私人企业,没有执法权:“不能这样执法,好像许志永曾经专门调查过。我分析有可能当地截访人本人出面不如他们出面好,在‘安元鼎’后头肯定会有公安的背景,最起码是上层默许的。”
 
上述报道在各大网站转载,至周二中午,除了大洋网及少数网站,包括新浪网在内的大部分网站已无法打开,《财经网》也看不到该报道。该网站客服热线称:“杂志上刊登的文章在网站上会逐步的慢慢刊上去,不是立即会有的。”
 
记者在该网站输入“安元鼎”,搜索到的却是一篇署名“五岳散人”的相关评论文章。文章称,某些暴力的合理使用权目前正在经历一个下移的过程。我们其实对此并不陌生,警察周围有协警、城管身边有协管,拆迁的时候有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在相关机构的默许之下,这些力量作为工具还是挺好用的,就是出现什么追责的状态时,用来当做卸责的工具也是不错的选择。这种原本应该属于政府的权力一旦流失,就不会是从一个端口流失出去,而是从各个领域都开了口子。
 
熟悉内情的张先生告诉记者,这类公司已存在多年,都有官方背景:“地方官就怕你这些地方上访的人多了,领导就认为你在这边没搞好, 不和谐,他的位置就不保了。有可能像公安他的制服所有这些东西,我分辨不出来你那个证件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分辨不出,只有乖乖听你的话。手铐他们都有,打死人是经常的事,你看拆迁死人那是经常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