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繼續被官方窮追猛打 旗下王牌“花唄”遭當局點名批評


2020.11.05 04: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螞蟻繼續被官方窮追猛打
Photo: RFA

 

螞蟻集團旗下的消費金融業務“花唄”近年在中國大陸相當流行,用戶數以億計,但近日卻遭到金融部委的點名批評。究竟“花唄”如何運作,老百姓和學者對它又有什麼評價呢?

30多歲的北京居民回先生平時經常使用“花唄”購物。

回先生:“開通花唄之後,它就會根據它給你評估的信用情況給與你一個額度,這個額度往往會比信用卡來的容易。像我今天就剛訂了一家酒店,我就選擇用花唄支付,因爲反正沒有利息,而且我現在有這份錢去還,對我來說沒有經濟負擔,那我幹嘛不白用幾天呢?”

 


目前支付寶在中國大陸有超過10億用戶,當中半數曾使用花唄在內的消費信貸服務。用戶除了直接轉賬,還可以選用花唄先行透支,用途相當於信用卡。回先生說,“花唄”的出現改變了很多年輕人的消費習慣。


螞蟻集團旗下的消費金融業務“花唄”近年在中國大陸相當流行,用戶數以億計。(網絡視頻截圖)
螞蟻集團旗下的消費金融業務“花唄”近年在中國大陸相當流行,用戶數以億計。(網絡視頻截圖)

回先生:“內地的大學生現在很多都是每個月1500到2000元生活費。他把錢花太多了之後,又要買一雙3000塊錢的球鞋,錢是不夠的,就可以用花唄先買到,然後下月家裏再給錢了再去還。像我們用信用卡一樣,你只要在下一次賬單出來,還款日之前把錢還完了,就不會有額外費用產生了,但是如果你選擇最低還款,然後選擇分期(還款)銀行就要掙你這份錢了。”

用戶預支次數越多,並且透過支付寶準時還款,消費額度會獲得提高,相反,逾期利息率每天0.05釐,個人信用評級也可能降低。隨着使用“花唄”人越來越多,出現不少爭議。有人認爲,對於沒有工作,沒有任何收入的學生來說,花唄可能是陷阱。

回先生:“利息高低都不是問題。只要在產生合約之前,你明確告訴我,我願意承擔就可以,自願的嘛。但是它們卻向學生推廣這項服務,我認爲是非常過分的,而且額度評估沒有根據他的實際還款能力,像我們去銀行辦信用卡,你需要告訴銀行你的單位,也需要單位給你開收入證明。還有一個,如果你欠的錢多了,它可以把債務全部打包給收債的,然後那些人會跑去法院起訴,然後通過各種手段催收。”

 

視頻:馬雲上月在外灘金融峯會演說的這段話,被網民形容爲 “大鬧天宮”


銀保監會批評 “花唄”是“普而不惠”

日前螞蟻集團上市被緊急叫停。市場把暫緩上市的原因指向實際控制人馬雲前不久公開批評中國監管機構。除了馬雲等高層被當局約談。作爲螞蟻消費信貸產品的王牌,花唄也被金融部委點名批評。發文的銀保監會官員認爲,花唄的分期手續費高於銀行信用卡,實際上不是普惠金融,而是“普而不惠”。

對於當局的四字評語,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爲,公道自在人心。

賀江兵:“銀行信用卡要是到期不還,不還是一樣嗎?還要上黑名單呢。所以從這個角度,不能說它”普而不惠”,既然你選擇了,你也同意了協議,你應該遵守。惠與不惠不是監管當局來說,而是由消費者來決定。我不大相信是巧合,是雙重警告吧,上面約談了,下面的監管人員對於它的具體業務進行批評,這屬於政治正確吧。“

他認爲金融部委對花唄加強監管是時間問題。

賀江兵:“對消費與償還能力進行必要的審查,有可能會納入登記系統,因爲青少年進入不了登記系統。這樣對於遏止惡意‘刷唄’,給家人增加負擔,可能有些好處,這不是監管過度,是必須的監管。”
經濟學者胡星斗則認爲,中國當局對金融創新予以鼓勵,即使花唄被公開批評,也不大可能被全面叫停。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